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汶穗讀《失敗的力量》,正視日常生活中認知失調的情況,感受失敗帶給你的學習與力量。

作者|汶穗

即使是那些備受尊敬的名人,也會用明目張膽的方式掩飾他們的錯誤——從錯誤中學習向來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都可能在維護自尊的懸崖邊自欺欺人。

人人都有的假性失智:「認知失調」——我們都會不知不覺失去判斷力。

我們一起來設想一個情況:你是一名權威的醫生、飛行員、或法官。(請自行帶入其中一個)你在工作中不遺餘力地拯救他人性命、確保人民安全、或實踐社會正義。你的工作績效與社會聲望與人的存活息息相關,不論是病患的存活率或復原狀況、飛航事故的次數、誤判案例的次數都與你的未來緊密相連,犯了錯可能因此影響你的升遷、薪水、聲譽、你的下一代甚至整個家族。(推薦閱讀:生活苦樂交替,記得自己失敗時的溫柔

同時,你的工作肩負著偉大的使命,這是份可能讓你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的工作:你可能把原本受傷的病患的右手錯截肢成左手、你可能因為操作不當一次害 250 人包含你自己丟了小命、你可能讓清白無辜的人浪費了 20 年光陰被監禁在見不得光的地方,同時讓真正的罪犯仍然在逃。那麼,當你犯下錯誤,你會如實呈報給你的上司,或和你的同事分享嗎?你能不顧有三個小孩或兩個長輩要養、你能放棄當上執行長或管理階層的機會——你會賭上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只為了從錯誤中學習嗎?

本書(《失敗的力量》)中多的是關於上述內心的掙扎與衝突的真實事件,多數時候人們會在不知不覺中,擁有強烈動機去擁護錯誤的主張;比如堅持病患的病因是因為複雜的醫學起因,而不是對手術手套過敏、比如因為幻想敵軍有強大毀滅性武器,決定戰爭而非談和;比如寧願讓飛機盤旋至燃料耗盡而墜機,也不選擇嘗試相信只是機身的偵測系統出了點小問題。


圖片|來源

我們常常有好理由相信一個系統的正當性,像是相信司法程序的正義,而拒絕重新調查案件;或是堅持自己在曾會議中提出的策略,會對企業帶來良好影響(儘管沒有任何數據支持);或因為面子,而對外宣稱自己已經盡了全力——「當我們面臨一項挑戰自身內心信念的證據時,比起調整自身的信念,我們更可能做的是重新建構這項證據。我們會輕易的創造新的理由、新的自我辯護、新的解釋,有時候我們會乾脆忽略這項證據。」

這就是「認知失調」!這普遍發生在當我們把面子當作籌碼,把錯誤的判斷當成自我價值的威脅,我們便會建立保護自己的盾甲,自動過濾掉不利建構自我認知的事實。

如書中舉的生動例子:有些檢察官們會想要相信,因為追求正義而耗費了無數個無法跟家人相處的時光後,自己的努力真的讓這個世界變得安全了一些。他們的自尊心與他們的能力息息相關,他們有高度的動機去信任自己所參與的體系的正直。所以他們寧願相信司法程序不可能誤判,也不願正視程序可能揭示的系統性問題。

「認知失調不會留下書面記錄,也沒有任何文件能夠指出我們在何時重新構築造成不便的真相。沒有任何由國家或人犯下的暴行。認知失調是一個自欺欺人的過程,而這往往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認知失調很常見,我們都會為了荒唐的理由堅持顯而易見的錯誤決定。以下是常見的三種情況,你也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 明知長期在較小但離家近的健身房健身會是比較好的減肥計畫,卻選擇了比較遠的設備豪華健身房,結果一年以來沒去幾次。

    • 認知:明知自己需要更近的健身房駔促進動機和行動力

    • 失調:仍然選擇比較遠的健身房

  • 明知一段錯誤的感情只帶給自己傷害,卻因為想維持一直以來自己和伴侶關係好的外在形象而繼續在一起

    • 認知:明知自己在感情中不斷因為對方身心受創

    • 失調:仍然選擇和伴侶繼續再一起

  • 明知自己在咖啡廳靜不下心唸書,非要在不做任何改變的情況下,祈禱下一次自己可以因為在咖啡廳唸書而成為學霸

    • 認知:明知自己需要在安靜的空間才能進入念書的狀況

    • 失調:仍然選擇在吵雜的地方不做任何隔音措施閱讀

這個清單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無限增長,現在你知道認知失調到底多常見了吧。(淚)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書中也寫到,心理學家時常指出,這樣的自我辯解並非全無益處:「它讓我們不用苦思每個抉擇、質疑每個判斷、夜不成眠的納悶著假使結婚、接受這份工作、繼續這個課程是否正確。」(推薦閱讀:30 歲以後:夢想要實現,「失敗」是必經之路

「然而,問題在於當這個舉動成為無腦的自我辯解時,當我們自動扭曲事實;當我們忘情的重新建構真相;當失敗的威脅性大到我們已不再能從中學習。」


圖片|來源

阿德勒心理學很好用,但也很危險

阿德勒的理論可以兼容任何事情上。例如某人拯救溺水的小孩,按照阿德勒的說法,這人便是借由跳入水中,證明自己擁有為了生命冒險的勇氣;假使這個人拒絕下水拯救這名溺水的小孩,便是證明自己擁有甘冒社會指責風險的勇氣,在這兩個情境中,他都克服自己的自卑感,不論發生什麼狀況,這個理論都能得到實證。

無論發生任何事,阿德勒理論幾乎皆可兼容,但用阿德勒理論解釋一切,將無法從錯誤中學習,因為對他們來說錯誤並不存在。如果人們希望從自身的錯誤中學習,首要之務是認知這個世界是極為複雜的,我們必須拒絕立即責怪、互相指責的壞毛病。我們必須更深入探查與錯誤相關的因素,對彼此坦誠,一起思考下次可以共同做得更好的方式。

因此,要練習減少認知失調的情況。下次當你發自內心認為某件事情都是對方的錯,記得提醒自己,在準備好用批評大開殺戒前,先想像自己如果是他,會怎麼避免他即將犯下的錯誤:如果是你在沒有完全的資訊下出去面對客戶、如果是你在時間壓力下操作複雜的飛機系統、如果是你在輿論壓力下指揮一個中央政黨——當我們不曾站到第一線去執行,很多時候不會了解對方的難處。事非經過不知難,不是全無道理,互相理解可以幫助整個企業或團體有更快速的進步,也讓彼此的關係昇華到另一種層次,讓夥伴互相合作本身變得一件非常愉悅的事情。

最後,這些書摘,寫下來貼在工作桌附近吧!

「當我們卸下種種對失敗的恥辱感後,展現在眼前的,並不是我們做了白費力氣的事情,而是變得更有能力實現有意義的調整和適應——無論代表的是放棄、嘗試其他新事物,或是不屈不撓的堅持到底——都能進而成長。」

「當我們勇敢面對失敗且從中學習時,我們就能飛快進步。」

貝克漢:「被趕出場很痛苦,但是我學到了寶貴的教訓,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我們都從《失敗的力量》中得到對經驗的觀照,如果想知道更多,一起來看看這本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