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在生活周遭早已充斥著的、被過度放縱的父權凝視,還有那些陽剛的、「無傷大雅的玩笑」,我們還要靜默多久?

昨晚跟兩位男同事小酌一杯,竟無意間地激撞出了許多激烈的爭論。

其實爭論的起源發生在上一個周末與同事的聚餐上,席間大家在分享自己今年夏天的旅行故事。其中一位女同事艾蜜莉擁有居住在不同城市的未婚夫,她跟大家分享今年夏天他們一起去瑞典北方登山的旅行趣事;另一位男同事比佛跟我一樣,都是來自紐約辦公室的短期交換,他跟大家宣布他的女朋友今年秋天即將拜訪瑞典,並且詢問瑞典同事有哪些有趣的地方可以去拜訪。

一切看似是個美滿和諧的同事聚餐,卻沒想到,隔周的周一工作日的午餐期間,艾蜜莉生氣地跟我與另外幾位較要好的同事分享了一則比佛在當天聚餐結束後所傳來的簡訊。

簡訊簡短地詢問艾蜜莉:「我覺得你很吸引人,你願意跟我出來約會嗎?」

當然,被異性吸引固然是很值得高興的事,可是當你知道對方有未婚夫卻還是傳出這則簡訊時,代表了比佛並不尊重艾蜜莉,又或者他對自己過度地充滿自信,覺得他可以與艾蜜莉發展出一段特殊的關係。艾蜜莉非常地生氣,除了覺得自己就像獵食者的囊中物一樣,也開始質疑自己是否給異性自己很 easy 的觀感。(延伸閱讀:外國女生很「Easy」?做愛和談愛是兩碼子事!

分享完這則故事與這兩位男同事,原以為會獲得對比佛生氣的譴責。沒想到,其中一位男同事所開口問的第一個問題,卻是:「你們有發現艾蜜莉的胸部很大嗎?」我反問:「她胸部大跟比佛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他進一步解釋,因為艾蜜莉的胸部很大,然後她又很喜歡穿著展露自己身材的服飾,所以比佛的動機當然可以理解,因為或許艾蜜莉給人很飢渴的感覺。

聽完解釋,我腦中除了驚訝之外也帶有憤怒。這就跟性侵犯把罪怪在受害者的頭上一樣,認為是因為女性穿著暴露才激發了他們的獸慾。男性為自己的犯罪做出合理的解釋,認為女性罪有應得——不管他們遭受到了多少的侵犯,加害者不會有錯,一定是受害者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才自作自受地引發犯罪。


圖片|來源

換句話說,對他們而言,女性就是屬於男性,他們可以為所欲為。

話題繼續進展到最近在美國吵得沸沸揚揚的最高法院候選人 Brett Kavanaugh 遭到高中女同學性侵的指控。他們認為一切都是因為政治操作,因為他們無法相信為何受害者在 35 年之後才願意出來指控加害者。

其實並不難理解——當你曾經被噁心的加害者摀住嘴巴並對自己做出骯髒的行為卻無力反抗時,大多數人會選擇保持安靜以期盼自己盡快遺忘那傷疤,尤其當你還是青少年時。可是在數年之後當你看到當年的加害人竟然沒有遭到任何的懲罰而且還被提名進入到美國的最高法院時,你當然會想要出面讓大眾知道事情的真相,讓大家知道他醜陋的一面。

我並不是說所有女性的指控都一定是事實,但是在事情的真相被公布前,理解受害人的立場其實才是我們最應該要做的事情,也是對他們的尊重。

我想,我同事的想法或許代表了大多數男性的聲音,尤其是白人男性。他們從出生開始就享受較高的地位,不僅社會對他們沒有歧視,性騷擾或性侵害也幾乎不曾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所以當 #Metoo 與 #Blacklifematter 活動發生時,大多數的白人男性甚至展開強烈的抵抗,認為這全部都是政治操作。(推薦你看:和你的孩子談談 #METOO:任何人都不能未經你同意觸摸你

昨晚結束後,我的心沉篤篤地,原來,一直以來相信自己年紀與工作環境相似的朋友們與自己的想法會一致,沒想到,原來只是自己活在紐約市的泡沫之中罷了——世界上其他角落還是充斥著這些保守與富有攻擊性的想法。

多一點同理心,真的有那麼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