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一種失戀。失戀時讀詩,從似懂非懂的語境裡,我能讀出屬於我的心境,找到自己的身影。用詩,療癒。

上週一首詩一種失戀,在 IG 社群上,蒐集了許多人的失戀故事。談失戀,有一些情況,或許比分手失戀,更令人感到遺憾。當兩個人,明明對彼此有著好感,卻因為不可抗的因素,沒有在一起;或是只能單戀著對方,無法讓關係有進一步的可能⋯⋯。這些情形,雖然沒有在一起,卻也像是經歷了一場失戀。(同場加映:一首詩一種失戀|鯨向海與男子失戀:離開妳後,憂鬱無法痊癒

S 和 E 分享的故事,正是面臨了這樣的情況。聽聽他們的失戀故事,從他們的故事中,我看到了不捨,也看到了堅定。

S 的失戀故事

一開始就知道,夏季的時間有限。

在陽光炙熱的季節裡,我們耗盡所有時間相處,花去每一刻陪伴對方,奮力靠近彼此,只為耽溺在短暫的愉悅裡。
然而我卻沒因此厭倦,反而恐慌地發現你就是那個人,害怕自己逐漸養成的依賴和安全感。

但是我們都知道,我們不可能。你曾說:如果我們早點相遇,或許一切會有所不同我從不追求永恆,但那瞬間,多希望時間就此停住。
而時間是如此殘酷,我們終究無法放棄彼此的未來藍圖,而走上不同的路,在模糊的夜色中與你道別,看你踏上不同的路。

夏季已過,因為你已不在這。

「連在一起都沒有,算什麼失戀」朋友聽聞,僅傳給我這句話。
我們不曾真的開始什麼或結束什麼,只是在人生的旅途上,短暫地陪伴了彼此片刻,那瞬間卻宛若一切,我曾默默渴求的一切。

如今,一切塵埃落定,或許我們終將成為陌路。
Wrong place, wrong time but I know you’re the right one.

#我朋友打氣的方式都很奇怪 #期待秋天快來臨
#summerisgone

E 的失戀故事

我們 沒有在一起
就 不用害怕分手
我 愛 你
僅此而已 

這兩個故事,一個詳細地,寫出了在炙熱的夏天,一段如煙火般短暫,卻絢麗的愛戀;一個則是很簡單扼要地,表明了沒有發生的關係,不用害怕分手,但我愛你三個字,卻濃烈地洩露出單戀那方的心聲。


圖片|來源

我想,或多或少,我們都經歷過同樣的情況:彼此陷入愛戀,卻有著無法在一起的理由;單戀著一個人,卻得不到對方的回應,但仍舊願意,竭盡所能地喜歡著他。

這時候,傷心難過一定會有,可能還會出現深深地無力感。想著為什麼不能突破僵局,為什麼不能改變現況。是否我知道了他的想法,變成一個他理想的人,就能讓關係產生不同的化學變化;是否我堅持下去,就能夠打動他的內心,得到他的親睞;又或者,不去在意現實的阻礙,相信兩人的結合,能夠對抗種種外在困難。(推薦閱讀:【為你點歌】致單戀心情,騰出一點心力好好愛你自己

這些不確定和假設,顯示了這段關係無法得出一個你要的答案,但仍深深影響了你。甚至願意讓你不惜改變自己、不在意現實因素,只為了能夠好好讓對方了解你的決心。或許你的奮力一搏,真能得到對方的回望,但此時的你,卻也遍體鱗傷。

之所以甘願這樣付出,應是對方有著深深吸引你的特質。你也曾經感受過他的溫柔,才讓自己無法自拔。

看完這兩個故事,我想起了徐珮芬的〈過冬〉。還記得,兩年前我讀到這首詩時,想起了一直縈繞在心中的他。以為已經平復的心境,卻再次激起漣漪。想起不能一直牽著的那雙手,想起過去和他的的點點滴滴。雖然都過去了,但憶起過往的心情,不單單只是遺憾,也有著一絲存於心中的溫柔。

徐珮芬〈過冬〉

記住一個愛不得的人
記好他的手
曾經冰冷
交給你的小小火焰
足以撐過
一個冬天

詩短短的,卻精準地寫出,對於一段沒有結果的關係,無法忘懷的那方,會產生的心境。愛不得,卻讓你很愛的那個人、曾經牽過自己的那雙手。那樣的感受,會在心中一直反覆咀嚼,支撐自己,走過每個想念的時候。

不敢奢求,有沒有機會完整兩人中斷的故事,只求自己,能一直記得手掌與手掌交握的觸感。小小的溫暖,會在心中,不論是不是只有一個夏季,不論你愛不愛我,都沒人可以奪走。


圖片|來源

這首詩,曾經我想一直放在心中。它點出了我幽微的憂傷,但也讓我記起了憂傷背後的美好。我想著:既然我無法留住他,那麼透過擁有這首詩,彌補心中他的空缺。

但我因為你們的故事,回想起了那段沒有在一起、失戀的故事。雖然是覆上一層遺憾的微黃過往,仍舊有著支撐我往前的動力。希望這首詩,也能陪伴你們,度過需要療傷的日子。(延伸閱讀:相信自己療傷的能力:大哭吧!但記得不要太久

或許有天,火焰再也無法提供溫暖,我想,就是你能好好熄滅它,再次點燃新火苗的時候。嘿,願我們都能好好地迎接那天的到來。 

【失戀陣線/一首詩一種失戀】

失戀陣線,這個月,來接棒說自己的失戀心事。

蔣勳說:「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

或許你忘不掉曾經的她他她,或許你遲遲等不到回覆,或許⋯⋯。邀請你來女人迷關係 IG 貼文(點我)留言分享你的失戀故事,就有機會讓女人迷編輯為你選一首詩寫成文章,陪你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