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寫紐約都會愛情,愛到最後或許考驗的都是人品,我不想要留之無味,棄之可惜的愛情。

Disclaimer: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與許多在紐約遇上的女孩們的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純屬巧合。

在這個時代,我們享受的比上一輩更多更好的資源,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更難以維持。有人說,是因為以前的女人沒有選擇,也有人說,因為以前感情的累積過程比較緩慢並得來不易,所以人們比較不容易輕言放棄。

因為有更好的資源,現代的女性反而背負了掙脫陳舊道德框架的重責大任,在職場上要學會爭取,在愛情裡要勇敢地放手,在面對傷害我們的人要頭也不回的離開,我們不能向流逝的青春低頭,不能浪費自由多元的就業環境。但卻沒人教我們如何傾聽自己,並有自信有力量的說出自己的決定。

面對爸媽反對與J繼續交往,表面上是我無條件委屈同意,但讓我缺少勇氣反抗的是我跟J之間的矛盾跟恐懼。

與父母結束通話後,馬上鼓起勇氣播了電話給 J,轉達父母親的反對。

「我需要一個計畫,我們之間未來該怎麼走的藍圖」我天真的以為 J 至少能說出一個想法,讓我有理由去捍衛好不容易建立的感情。但 J 只是用哄小孩的態度柔聲回應:「會的,我們會有計劃的」。(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你熟悉所有約會的市場規則,但我就是不喜歡你

「我不要以後,我要現在,我們必須要有規劃。」最後一次,我堅定的說。

「你到底要什麼規劃我不了解,我現在有的就是愛你的心,你要或不要隨便你!」J把我的堅持當成無理取鬧,語氣開始不耐。

「我真的不能繼續這樣,談一段沒有未來的愛情,我不要了。」


圖片提供:PIXTA 圖庫

這句「我不要了」的背後,是來自心底深切的嘶吼,你他媽這把年紀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樣的未來,憑什麼霸佔我的青春陪你一起耗!你以為自己是加拿大人老人年金很多、福利很好很了不起嗎?你知道如果我跟你這個不會說中文的混蛋繼續走下去,我就必須一輩子離開台灣離鄉背井,犧牲照顧父母晚年的機會嗎?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說清楚,你不要了?」J 震驚地問。

「我說,我不要了,我們分手吧。」心臟無力到必須用盡胸口所有的力氣說每一個字。

就這樣,我們分手了。

三年前,一次回台灣的假期中,經歷了媽媽小中風緊急送醫救回,養了八年的阿毛在掙脫牽繩後發生意外過世,才明白生命裡的理所當然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當下便決心從此要把家人的平安快樂擺在任何一切之上,既然不能控制失去,但少要學會珍惜擁有。J 不能理解因家人反對提出分手,反而讓我正式面對累積在我們身後,多的不知從何說起的矛盾 。直到分手這一刻,J 始終沒有認清,當我在告訴他關於我自己的未來規劃還有想法時,我同樣期待他能夠給我回應,或是告訴我關於他對自己的期許還有規劃,然後我們能夠協調出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藍圖。(推薦閱讀:【紐約都會愛情】我們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當愛情走到分手時,考驗的是初相遇時的眼光,還有對方的人品。

隔天我還想再與 J 談談時,J 不接電話,只回了訊息說:我很失望你如此輕易就要放棄我們的感情,但已經決定的事情就不要再談了,祝妳研究所申請順利。


圖片|來源

兩天後,剛下班回家經過大廳時大樓管理員叫住了我,說有東西寄放在櫃台。平時常見 J 來訪都會多聊兩句的管理員大哥,把紙袋交到我手上時,眼中透露了惋惜卻又欲言又止。兩大袋紙袋,裝著放在 J 家的盥洗用品跟幾件衣物,還有妹妹與 J 第一次見面時送的微熱山丘鳳梨酥禮盒,J 把剩下幾個沒有拆封的鳳梨酥退還給我。袋子裡每一樣物品曾經都承載著快樂與期盼,現在卻是 J 的憤怒與失望。同樣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分手,毅揚選擇一再與艾莉溝通到她能接受的那天,他希望艾莉完全理解,如果再拖下去,只會讓兩個人失去追尋適合自己的幸福的機會,因為面對十年的感情,他最後能做的就是好聚好散。

看著艾莉與毅揚的分手,我才終於明白成年人的戀愛,最重要的就是傾聽自己,傾聽對方,理解對方的期待,理解對方的目標,而逃避只會讓分手變得更加難堪 。從那天起,下定決心撿回最後僅剩不多的自尊心, 從手機到電腦把所有 J 的聯絡方式刪除,送的禮物通通丟進垃圾袋,彷彿這個人不曾存在過。

唯一丟不掉的是我們轉身後的可惜與遺憾,遺憾沒能與他好好道別,可惜了我們曾經擁有過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