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ristine Lee 寫親子教養,不要再被性別標籤影響,用差別待遇來教育孩子,讓男孩在成長過程裡學會擁抱並且表達情緒!

第二個孩子阿兜出生後,一方面想延續細緻照顧第一個孩子阿皮的心情、一方面又因為工作變多的關係,我沒有刻意地一直把阿兜掛在身上,和刻板印象裡對男孩形容如洪水猛獸不同,他反而很願意「逆來順受」,常在家跟我伴侶玩耍,等我開完會回家也無怨尤地歡欣迎接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相處,阿兜對家人的愛序,一直都是「阿皮 > 伴侶 > 我」,加上他很能自己玩,也癡情地緊跟著阿皮玩,我也偷巧覺得不黏不膩比較能讓自己喘息,所以沒刻意想填補給阿兜什麼尊榮寵愛的獨子時光。


圖片|來源

去年秋天某日,阿皮受夠了阿兜這個癡情種和學人精,阿皮堅持跟著我的伴侶出門去公司上班,即便在公司什麼都不能玩,阿皮就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擺脫阿兜去「靜一靜」。於是,當阿皮走出大門,和阿兜道別,阿兜竟拎著鞋想要跟,我們忙著解釋說:「你沒有要一起去,是阿皮去而已。」阿兜跌坐在門邊,嚎啕大哭吶喊:「一起去」。

我們開始跟阿兜好說歹說,同理他想跟去的心情,也說了阿皮想獨處的需求,阿皮後來慌了,也勸他想想自己在家、玩所有玩具的爽度,把獨享媽媽的誘因擺出來,沒用。最後我向阿兜提議:「我們一起送阿皮上車吧?送完再回家。」阿兜噙著淚水說:「好」。

浩浩蕩蕩到地下停車場,目送阿皮上車,阿皮還回首溫柔體貼地說:「謝謝你下樓送我,晚上我就回來跟你玩了喔,阿兜!掰掰~」阿兜掰完,竟還跟著要爬上車,阿皮緊張了又揮手澄清:「你沒有要去,是我要去而已啦!」阿兜聽完,再次身體一癱,崩潰成碎片。

抱著進入生離死別模式的阿兜,我只好問他要不要上車、坐阿皮旁邊,再送到停車場門口。他淚眼汪汪地又說:「好」,我側抱著他讓他依偎在阿皮汽車座椅旁,阿皮伸出手牽他。我們就從地下二樓停車場,再送到停車場出口空地。我對阿兜說:「我們送到這裡了,好不好?阿皮要跟爸比去公司,我們兩個要走回家喔!」阿兜似乎對這場漫長的道別,有了終將分開的頭緒,獲得初次分手的歷程陪伴,低盪但平靜地,跟阿皮再次揮手說掰掰。

站在空地一起看著車子駛遠,我突然鼻子一酸、流下了兩行淚。阿兜,向來是很會撒嬌,這時,他更是將頭埋進我肩頸內側,小手臂兩隻緊緊環抱我,嘟起經典的嘴。我只要看到他嘟嘴,就知道他覺得委屈、有點生氣又有點傷心,我安穩一下自己,開始試著幫他梳一梳心思說:「你一直覺得阿皮會永遠跟你在一起,沒有想過會跟他分開,是嗎?」(推薦閱讀:【性別觀察】不能哭、貶低女性、以性支配!一個男孩的「男子氣概」是怎麼養成的?

沒想到才說完,竟換來阿兜嘴一凹、眼角一垂,眼淚又開始撲簌簌,我霎時心疼。回到家,阿兜玩什麼都顯得鬱鬱寡歡、玩阿皮玩具時他會抬頭講:「阿皮的。」阿兜也沒特別想獨佔媽媽,反而自顧自玩自己的。晚上阿皮心滿意足地回到家,歡喜地跟阿兜說:「我回來了!」,阿兜一反常態、沒有像平時聽到電鈴就跳起來衝去應門,他背對著阿皮悶不吭聲,直到阿皮過來示好,他才恢復蹦跳,追著阿皮癡情跟隨。

從這一天起,我才恍然大悟,我只是自以為不分性別在對待阿皮跟阿兜:形式上幫阿皮和阿兜選中性名字,絕不說男生該如何女生又該如何這種話,遇到路人問性別也不刻意回答。

阿兜穿戴非典型男孩顏色,兩個孩子都一起做家事,更不會分男女來選購玩具。但是,我竟然潛意識地差別待遇了他們,不像之前對阿皮照料細緻週全又深刻,我把阿兜個性柔和的情感和思緒當作理所當然。我也才真的知道什麼叫作「不要再用以前傳統養男孩的方法養男孩」,因為,阿兜不像刻板印象中的男孩,他平穩、情感豐沛、心思細膩又容易取悅,也就這麼容易被忽略了。


 圖片|來源

即使讀了《該隱的封印:揭開男孩世界的殘酷文化》,但書是書、理論是理論、案例是案例,一年多來其實並沒有心領神會「使出來」。書中說道:「男孩被有系統地帶離情感生活,力量有兩種:一是成人教養方式,另外一種則來自於男孩同儕的殘酷文化。」所以,男孩從來沒真正學會去面對自己情緒,或者當他處在軟弱無助狀態時,沒能相信有人會保護他,那他長大後還是會認定「有情緒是危險的」。我們必須讓男孩真心相信「有情緒是安全的、被接受的、被陪伴的」,且不管如何都會被愛、被接納支持和等他長出應對能力的那一天。(推薦閱讀:「你不一定要當英雄」每個男孩,都需要一個情感教練

也是從這一天起,我的心頭像是被捏出一塊瘀青,終於狠狠感知,阿兜、阿皮都是需要被仔仔細細、至情至性地去照顧「那一顆心」。不該因為他們是所謂男孩或女孩,或我們自以為是的性別標籤,就被「差別對待」;我們越是妥善對待,他們越能長出「沒被性別刻板印象虧待」的模樣。

請不要再以性別標籤分別育兒,請貼心觀察孩子個體特質來照護款待。不要再聽信「女富養.男窮養」、「不要管男孩,放手讓他玩」或「媽媽養女.爸爸養男」,不要再用「壓迫男性」思維,去故意挫男孩銳氣、粉碎男孩心、苦磨男孩意志、強給男孩責任擔當、逼迫男孩不能哭泣只能樂意。

每一個孩子,無論什麼生理性別,或甚至在慢慢長出自我獨特的性別認同、性別氣質、性取向時,都需要被尊重珍視他們大大小小的心思情意,都需要放手給他們自由遊戲、快樂成長,也都需要擔任親職照護的我們,認真努力陪伴和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