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單親家庭來說,「父代母職」、「母兼父職」其實是種傷人的說法,讓我們停止以單一家庭形式的想像,套用在每個多元的家庭上!

某天周米謎對我說:「妳是我的媽媽,也是我的爸爸。」當時我們正整理東西準備出門,我停下來問她:「有大人這樣跟妳說嗎?」她點點頭。

我說:「不是喔,我只是妳的媽媽,而且只想做妳的媽媽。」她說:「但是妳要做很多爸爸該做的事。」我問她:「有什麼事情是爸爸該做而媽媽不用做的呢?」

她愣住了。從小到大她的認知都是「媽媽會設法完成一切」,我知道這樣告訴她的大人是好意,希望她能成熟懂事體諒媽媽,殊不知周米謎所認知的家庭分工系統,並非以性別為基礎。

況且我想告訴她的,遠比她現在所能理解的多得多。


圖片|來源

我們的社會常以一種「父代母職」、「母兼父職」的說法來勉勵或褒揚單親家長,這種說法雖然是希望凸顯單親家長全功能的辛苦,但背後其實隱含了兩個假設:

一是「正常」家庭中應該要同時有爸爸和媽媽

二是爸爸和媽媽的功能及角色是固定而分化的。

其實真的不是這樣。

有次周米謎告訴我她的觀察:「我發現舅媽平常都自己開車接送小孩,但到了周末出去玩時,永遠都是舅舅來開車。」我稱讚她:「妳觀察得很細微,很多同時有爸爸媽媽的家庭確實都是這樣,因為大部分的人認為,男生比較會開車,女生比較會照顧小孩。」她搖搖頭,說:「妳兩個都會。」我說:「沒錯,會做某件事是因為妳有練習,而不是因為妳是男生或女生。」(推薦閱讀:我主動選擇成為單親媽:與其痛苦的一起生活,不如幸福的單親


圖片|來源

我常常說,單親家庭在性別教育上是有先天優勢的,因為在一父一母的家庭中,成人若對性別有很強烈的意識,就必須花很大的力氣調整自己的日常生活;因為大人也是被這種性別分化的潛規則養大,就算我們很平等地對待孩子,也很難避免在日常生活中以身教示範這樣的性別刻板印象。

但在單親家庭中,孩子看到的是:會或不會,取決於能力而非性別。

所以我跟周米謎非常喜歡玩一個問答遊戲,我問她:「媽媽很會什麼事?」她說:「開車和寫文章。」「那很不會什麼?」她會非常開心而調侃地大聲說:「打掃房子和認路!」

先區分父職與母職,再誇獎「單親家長可以兼顧這兩種性別角色」,我認為這是種不必要的拐彎,甚至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遺憾;例如很多單親家庭的成員會這樣說:「雖然我的家不完整,但我們還是很幸福。」(推薦閱讀:這不是你想像的勵志故事,單親告白:「不完整的家庭,完整了我自己」

所謂「完整」只是用成員組成來定義嗎?或者受暴婦女帶著孩子離開婚姻後,常會說:「我的小孩沒有爸爸很可憐,我會加倍愛他。」

「不是的,他不可憐。」有次我終於忍不住對一個因為家暴而離婚的單親媽媽說:「他失去的是一個充滿暴力的家和會傷害他的父親,得到的是勇於為自己和孩子改變的媽媽,他會為妳感到驕傲,其他人一直說他可憐反而傷害他。」

請接受每個家庭當下的形式,有的時候,硬塞進不存在或已離開的角色,某種程度上是將偏見或無知用善意包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