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全職奶爸陳廷宇,透過婚前邀請伴侶到自家短居數月,彼此能更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懂得雙方難處!


當一個男人向妳求婚時,妳一定要提出一個要求,就是他要來妳家跟妳的爸媽住一到兩個月。(攝影:葉信菉)

適婚女性在面對親朋好友對婚姻大事關心的詢問時,常常會聽到她們回答:「沒有遇到對的人。」,這個「對的人」,指的不是「談戀愛的歐巴」,而是「可以共築家庭共同生孩子」的對象。因為「很難遇到對的人」,所以女性結婚年齡不斷後退,結婚率下降,生育率雪崩,明年開始台灣的死亡率正式超過生育率,「少子化」終於成為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了。

「找到對的人」,是一件這麼重要的事,關係個人幸福國家前途,那麼,什麼樣的人是對的人呢?

現代的女生為了幫助家庭經濟,以及實現個人理想等等因素,結婚後多半需要繼續在職場打拼,所以,面對結婚問題,與其找一個英俊的「歐巴」,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能夠體諒、分擔家事及育兒壓力的「好男人」。

現在,「專業家庭主夫」陳廷宇,就要用自己的經驗告訴大家,如何找到一個能夠在家庭生活裡共同奮鬥的好男人。

Q:你回家帶孩子之後,對女人有什麼不同的看法?

我以前就對「男女平等」很認同,可是我回家帶孩子以後,現在更敬佩女人,更愛我老婆了。我每天在生活裡會遇到很多女人,我聽了好多好多女人的故事,她們每個人以前都是家裡的心肝寶貝,嫁到人家家後,卻被迫去孝順只認識了一、兩年,甚至沒見過幾次面的公公婆婆,說實話,連她們的老公都沒這麼孝順了!生長在台灣的女人很可憐,有這麼多的困境:小孩的教養、夫妻的生活、家庭的經濟,還必須去照顧另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是,她們沒有選擇權,唯一能選擇的只有不婚、不生了!(推薦閱讀:單親奶爸告白:他們說我很魯,但我很幸福


台灣女人很可憐,要生要教,還要去照顧另一個家庭,若先生對家庭的認知只有貢獻經濟的話,那麼她們會非常辛苦。(陳廷宇提供)

Q:女人要如何找到一個好男人?

我有一個非常有效的方法,我教過好幾個人,結果還算成功。這個方法就是:當一個男人向妳求婚時,妳一定要提出一個要求,要求他要來妳家跟妳的爸媽住一到兩個月。

用過這個方法的女生,後來都跟我說,她們的老公變了,變得體貼了。

只要去女生家跟她的父母一起住上幾個月,這個男人一定會變。因為男人從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和社會化的過程裡,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叫做「嫁到別人家」,「嫁」這個字,就是一個女人到家裡來,所以他們從來不曾想像過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境,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推薦閱讀:全職奶爸陳廷宇:一手帶大女兒,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

「嫁」過去,就是不一樣,因為他們就是對方的爸媽,就不是你的爸媽。讓男人去老婆的娘家住看看,他才會知道,「嫁」的感覺是什麼,什麼叫做「寄人籬下」。

只有他有同理心,知道老婆的處境,老婆結婚後心情的轉變是什麼的時候,他才會知道老婆的困難。

Q: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訓練好老公」的方法的?

我在結婚之初,有一段時間新房在整修,就和老婆在我岳父家住了快兩個月。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震撼教育。我的岳父是一個很和氣也很有教養的人(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他對我客客氣氣的,可是,我還是會知道我是住在別人的家裡,坐都是正襟危坐,講話也要先思考一下。

以前談戀愛、甚至結婚,我可能看我老婆就是一個勤勞工作的人,可是,住到她娘家去,我看到她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有時候她下班回來,說她很累就直接回房間睡覺,把我一個人扔在客廳,和她父親一起看電視。我一開始很生氣,覺得妳怎麼都不招呼我,這樣我很尷尬啊,可是我後來想想,這不就是嫁人的感覺?男方覺得女方融入婆家,配合婆家是應該的?

何況,我那時候不過是短期住一、二個月,所以還可以盡量忍耐,女人嫁進一個家庭可是一輩子,她要冒很大的風險。


老婆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下班很累也會想直接回房休息,要互相體諒。(陳廷宇提供)

Q:會不會擔心自己待在家裡變成「黃臉公」?

很多人都這樣問我(笑)。男性朋友可以聊的夜店話題,我都沒辦法聊了,也沒辦法在外面呆到很晚,不過我還是有興趣(劇場),也持續在路跑。

我也想過要不要再生一個孩子,不過,孩子是緣分,勉強不來。等到女兒小學畢業,我也年近半百了,到那個時候我想要為自己活。我的岳父退休後就在佛堂講道,我覺得這樣很好,可以去作自己喜歡的事情。(推薦閱讀:兩性都要挺身而進!職場媽媽與超級奶爸的性別困境


家庭主夫拖地洗碗曬衣服哄小孩買菜煮飯,日復一日,不過,我並不後悔自己變成「黃臉公」。(陳廷宇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