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ristine Lee 反思自我,當孩子的自主和媽媽的進步價值拉扯時,該如何學會尊重與孩子溝通?

秋初,帶著孩子在歐洲,某日伴侶再度工作去,留下我帶阿皮和阿兜要和朋友阿資去拜訪一位厲害的建築學院老師。阿姆斯特丹的這一天,竟如阿資所說下起豪雨,幸好在倫敦已因想在雨中玩而添備雨衣但只有帆布鞋,於是三人浩浩蕩蕩衝去買雨靴⋯⋯

阿皮進門一眼看到粉紅色上有藍色 Elsa 的雨鞋說要買,我心一沈 XD,因為要趕去跟阿資午餐還要趕去拜訪,怎麼「又是要花好多時間力氣和唇舌『對話討論』」的坎卡在那裡非穩當過關不可,一個權力拉來扯去的拿捏失準,三年半被尊重慣了的「慣阿皮」就會成為敏感威權的反叛軍,用盡生命來對抗我這個自然威權且威權原罪的媽媽。有時候真羨慕那些媽爸說啥孩子就聽啥的家庭(噗⋯⋯啊你不是自找的嗎?羨慕個什麼 XD)(推薦閱讀:【性別觀察】當廣告創意踩到性別地雷,英國政府說:我不准


圖片|來源

吃了秤砣鐵了心,時空緊張壓縮,但我就是依然要把我倡議的進步價值搬出來。阿皮生理女,社會性別認同建立中,但社會常模設定他這樣的生理女,就是要穿女生顏色、要看女生卡通、玩女生玩具、要喜愛或被照護成公主,所以為了破除性別刻板,我全要跳脫社會常模來教養他,因此為了確保他是被教養成不在性別常模中的模樣,這時候針對雨靴,四點「能不要就不會要」加一點「能要就會要」檢核原則跳出腦門如下:

一、不會要買粉/桃紅色。
二、不會要買卡通人物。
三、不會要買裝 Q 的物件。
四、不會要買公主圖案。
五、會要買社會常模設定的男生顏色、圖案和設計。

但但但這一雙雨靴,已經全部翻轉我的預設值,我們真的沒有看過冰雪奇緣,但阿皮怎麼就⋯⋯我開始動用一種情緒勒索和三種權力不對等的拉扯策略,來和阿皮做一場自以為是的「對話」。

一、情緒勒索:

「吼~我真的很不喜歡 Elsa⋯⋯為什麼你喜歡 Elsa 啦!可不可以喜歡別的,我就比較喜歡你也喜歡的 Moana 啊!你跟我兩個人都喜歡多好~ 哈哈哈」無效。最近有夠獨立於我之外的阿皮也放大絕:「你有喜歡的東西,我也有喜歡的東西,我自己決定我的,好不好?」(推薦閱讀:如何擺脫家人情緒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順從,而是溝通

二、資訊不對等:

「你看這邊還有咖啡色的耶~ 哇!還有不一樣的粉紅色的、跟阿兜雨衣一樣藍色的⋯⋯可能店家倉庫還有你喜歡的恐龍顏色?」——試圖藉由眾多選擇去擾動阿皮的自主喜好。無效。阿皮直接說:「可是⋯⋯(戲劇化空拍許久)我就是只想要買 Elsa 的啊!」

三、經濟不對等:

「你如果拿自己零用錢的時候再買 Elsa 的好不好?如果用我的錢,我真的好難接受錢花在 Elsa 的東西上,很想建議你買別的耶⋯⋯」——試圖提醒阿皮財務大柄握在老娘手上。無效。腦筋動得超快的阿皮兩手一攤:「那你先借給我買 Elsa 的,等我有零用錢再買 Moana 的,這樣可以嗎?」

四、能力不對等:

「我們來問工作人員有沒有你比較喜歡的 Moana 的好不好?有的話就買 Moana 的不要買 Elsa 的?」有效。我馬上問工作人員阿皮的尺寸還有沒有其它花色圖案能選,心中竊喜,沒想到這家店真是豬隊友,阿皮的尺寸竟然只剩下 Elsa⋯⋯我昧著良心說:「其實 Elsa 這個尺寸對你還是大了一點⋯⋯」豬隊友工作人員看我跟阿皮的態勢,竟然說有鞋墊沒問題的,鞋墊一放雨靴一套,阿皮欣喜跳躍說:「耶!可以穿!剛剛好!耶!」我內心白眼翻完,就回答:「好!買!」


圖片|來源

阿兜也買了粉紅色,也是因為尺寸的關係,不過我很滿意。輪到我時,我跟手上拿粉紅色雨靴要給我試穿的工作人員說:「我真的無法穿這個顏色!」他大笑我一番,說:「吼~為什麼?不會啦!」然後還補一槍說:「你們三個一起穿粉紅色多美好!」我似乎必須在內心白眼這個豬隊友鞋店的豬隊友工作人員的「性別歧視和刻板壓迫」才能完成我的進步價值教養失敗都是這個外力介入的錯哼哼哼(這句是英倫感幽默 XD)。然後,我買了紅色。(推薦閱讀:教孩子前先教自己!從課綱談起,給自己上一堂《性別平等教育》

坐在往中央車站的車上,我看著阿皮的新雨靴,拍了一張照片傳給阿狗,腦中突然來了 epiphany 那電流通過般的領悟,但從我說:「好!買!」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終於被阿皮給性解放了,我才是那個性別刻板印象深植的人而不是工作人員更不是阿皮,阿皮他才一直都是遑論媽爸或外力如何都不斷努力成為自己的人,而拉拉扯扯的這一段歷程的我,才是真正過不去進步的彼岸的那一個。

於是,我對著阿皮腳上的 Elsa 雨靴微笑了。甚至晚餐時,阿皮陪我去餐廳廁所尿尿,開心地一直用英文說:「I like my Elsa boots! I really like it!」時,我竟然是內心沒有疙瘩而微笑以對的。然後,我默默拍拍自己內心的小女孩說:「恭喜你!你終於不再是阿皮了!」然後也拍拍努力成為進步媽媽的自己:「放鬆~外人不會因為阿皮穿這一雙雨靴,就覺得你是性教育失敗的媽媽的!XD」。看著就是阿皮的阿皮,我也內心迴向我的謝謝給神隊友鞋店和那位神隊友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