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談老妹世代裡的虛幻神秘感,活在包裝紙式的幻想裡只會換來不耐用的愛情。

周末晚上八點半,霓虹燈在街頭閃爍,像是對疲憊的下班人潮招著手。

江剛忙完最後一份報告,才從辦公室打卡下班,連晚餐也在電腦前草草解決。她看了看腕上的手錶,發覺約好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於是急匆匆地往小酒吧前去。

就在江推門進酒吧的那一刻,包包裡的手機響了。她看了看螢幕,是聯誼認識的男人打來。最近他們經常通電話,問對方下班沒,或順路去對方公司附近吃宵夜,來場沒有負擔的小約會。她覺得彼此之間已經有點曖昧了,沒意外的話應該會在一起吧,應該。她微笑接起了電話,同時跟入座的朋友揮了揮手,放下包包,坐在留給她的位子上。(推薦閱讀:【柚子甜老妹日記】一個人也很好,不代表不能想要一個伴


圖片|來源

「喂?」電話的另一端,男人的聲音跟往常一樣溫柔。「妳下班了嗎?餓不餓?要不要去我們上次路過的那間店吃個飯?」

「下班了,」江嘻嘻的笑著回道:「不過已經跟朋友約好喝酒了。嗯嗯,在東區的 Lounge,下次有機會帶你來。哈,你放心,我跟朋友在一起很安全,我會搭計程車回家,再跟你說,好,掰──」

江喜孜孜地掛上電話,一旁屏息偷聽的朋友們,馬上爭先恐後地發問:

「剛剛那是誰?是妳上次說的那個男的嗎?」
「在一起了嗎?還沒?」
「那妳還跟他報備自己在哪裡?妳也太乖了吧!」
「妳怎麼跟他說自己會喝酒?這樣他會覺得妳不是好女生耶。」
「還有,妳怎麼這麼誠實告訴他妳晚上跟誰在一起?妳要對他裝神秘啊!」

看著好姐妹們圍著她妳一言我一語,好像剛剛她真的做錯了什麼,江一時之間也為之語塞。

等好姐妹們終於安靜下來,她才堅定地說道:「對,我承認,對男人坦白的女子一點都不神秘。」她對這群睜大眼睛的好朋友微笑:「但我要他跟我在一起,是因為了解我才喜歡我,而不是因為神秘感而害怕失去我。」

神秘做成的包裝紙,只能換來不耐用的愛情

老妹當然記得,年輕時她們奉若聖經的「約會教戰守則」,幾乎每一本都會再三強調:「女人要像貓一樣神秘,捉摸不定、行蹤成謎。」它們要女人萬事都別交代太仔細,要讓男人覺得自己很多人追,當他們感受到危機,才會更加積極地追求妳。

「有秘密的女人最性感。」兩性大師這麼說,少女也都奉為圭臬,照著學來的小手段,真的成功收服了猴急的男人。當少女們演起撲朔迷離的戲,男人也開始誤以為有其他人對她這麼積極,於是搶著告白,先下手為強的模樣,讓她們背地裡竊笑好幾次。(推薦閱讀:【柚子甜專欄】老妹語錄:需要妳太努力的,不是愛情

「可是我現在不喜歡這麼做了。」江說,那些年用高明手腕得來的愛情,來得快,失去得也快。男人因為害怕失去而急著告白,但在交往後,對她的熱情也隨著逐漸褪去的神秘感而迅速消失。

就像急著想拆封精美包裝禮物的小孩,熱切的佔有慾只是出自於好奇心。但當禮物本身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時候,很快就會發膩厭倦,不久就將之丟棄在一邊。


圖片|來源

老妹式的愛情:就是要原本的自己被愛上

老妹的人生,已經不再像單純少女一樣,只是一張平凡的白紙。她對自己有足夠的底氣,因為她變化得太快,每一年都有驚人的成長,她早就不怕別人太懂她,只怕別人跟不上。

「與其裝神秘,不如早點讓你看清我真正的樣子。」老妹心裡是這樣想的。

與其只是有個伴,她更希望有人懂。她懶得對你裝神秘,有什麼主見也會坦率地說給你聽,她甚至也不怕想法跟你有摩擦,因為她也想看看你會怎麼面對摩擦。

老妹也不會為你隱藏自己的本性。如果她喜歡跳社交舞,她不會因為你介意而放棄興趣;她也會坦率地讓你知道自己跟誰出去,不管那個人是同性還是異性。她不是在報備,更不會擔心你對她不緊張,她只是要你提早了解她。你喜歡最好,不喜歡她也罷,她不會為你改變分毫。

老妹不需要男人對她有太多幻想,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步調、自己喜歡的生活,不想要為任何人偽裝。她會盡力撕掉自己的包裝紙,讓你交往之前就清楚她真實的樣子。

「老妹的魅力,從來都不是靠搞神秘。」她要的愛情,是讓自己被明明白白地愛上,而不是讓男人迷失於包裝紙式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