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寫《老妹世代》,所謂情人,不只是相戀時感到臉紅心跳,心靈交流的無話不談才是必要!

幸的妹妹慵懶地躺在沙發上,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飛快地在螢幕上點擊著,一邊吃吃地發笑。

「笑什麼?」幸揶揄剛上大學的妹妹道:「在跟男友聊天?」
「哪可能啊!」幸的妹妹回嘴道:「我男友才不會陪我聊天咧,他整天只會窩在家裡打電動。」

「不會吧!不然妳跟男友一起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幸驚訝地反問道。
「也沒做什麼啊!之前在學校會一起念書,偶爾一起看電影,或是他在家裡打電動,我在旁邊用他電腦看韓劇。」妹妹一邊敲著螢幕說道:「怎麼了?男女朋友不都這樣?」

是這樣嗎?幸疑惑著,說不上有什麼不對,但又不覺得應該這麼理所當然。「所以妳跟男友不會聊心事嗎?各種事──開心的事、不開心的事,聊聊對事情的想法,還是對未來的期待?」


 圖片|來源

「不太常耶,男生又不懂。」妹妹放下手機,坐起身來認真地說道:「男生很多都搞不清楚女生在想什麼。有時候連跟他分享突發奇想的心情,他只會說我想太多;連上次跟他抱怨同學排擠我的事,他也只會說不要理她們,接著繼續滑他的手機,連一句安慰的話也沒有。」妹妹皺著眉頭繼續抱怨道:「或是有時候,我跟他一起看電影,看完想跟他討論感想,他常常只說一句『還不錯啊!』接下來又沒話了。如果追問下去,他就只會說『不知道』,最後又都變我一個人在說,真的很無聊。」(推薦閱讀:【柚子甜專欄】少女的愛是不離開,老妹的離開是懂得愛

「既然這樣,當初怎麼會在一起啊?」幸有點意外。

「可是他對我很好啊!」妹妹反駁道:「他是個好男人耶,每天都會騎車來接我上學,中午都會來陪我吃飯。而且他很專情,不會跟其他女生走太近,出門還會主動幫我提包包,這樣還不夠嗎?」她道:「我朋友都說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呢。」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妳男友真的是個非常疼女友的好情人,這點毫無疑問。」幸拍拍妹妹的肩,笑著說道:「但我們老妹要的愛情,真的跟少女不一樣──老妹的男友,只當一個稱職的好情人絕對不夠,他還必須要是她最好的朋友。」

老妹的愛情與友情,並不是那麼界線分明

剛墜入愛河的時候,女孩常以為朋友跟情人之間,有一條壁壘分明的界線:界線那端是平淡似水、無風無浪;界線的這端則是驚天動地、心跳不已。似乎一位異性的身分只能有朋友或是情人二擇一,因為兩者的感覺是這麼不同,不可能也不應該有重疊的時候。

於是,少女跟讓她臉紅心跳的人走在一塊兒,跟聊得來的人變成普通朋友;女孩不在乎將心事說給不是男友的人聽,因為她認為,男友是負責讓她臉紅心跳的人,朋友才是那個懂她的人。然而,當戀愛的新鮮感逐漸褪去,女孩和男友開始無話可說,她才會發現,一個好情人,讓她臉紅心跳只是次要,無話不談才是必要。(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我們之間,好朋友式的曖昧


圖片|來源

老妹的男友:親愛的,我們之間不能只有愛情

老妹也會希望戀愛的對象讓她臉紅心跳,但是她同時也明白,自己要的愛情,不能只有臉紅心跳。

老妹知道,愛情點燃就像擦亮一根火柴,如果兩人之間只有激情的火花,那麼保存期限就只到火柴燒盡為止。那樣的愛情她已經看得夠多,火焰熄滅後的冷教她難以忍受。她才終於明白,能夠擦出火花的是愛情,但能夠維繫愛情的,卻是心意相通的友情。有著友情當基底的愛情,就像擦出火焰的火柴被丟到木材上,即使原本的激情已經不復存在,也能靠著友情繼續燃燒著溫暖的熱度。

因此在老妹的心中,最理想男人,不能只是情人,他還要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會介意男友逛街沒幫她提包包,但在意男友聽不聽得懂她的話;她不介意男友無法隨傳隨到,但是她在意男友有沒有能力傾聽她心中最私密的事,而且不會恥笑她無聊。

老妹的男友,說難不難,說簡單卻也不簡單──他不必為她做牛做馬,只要做她的知心朋友就好。
「真正的愛情跟友情之間,不是真的壁壘分明,而是舒適的友情,被包含在彼此的愛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