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撫慰的心理學,連結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從心理學裡的依存行為看見自己內心的渴望與依戀。

 

文|林仁廷

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

她來諮詢是想要戒菸。她其實不那麼愛菸,但又不知為何戒不掉,她試過很多方式總功虧一簣,懷疑自己缺乏恆心、缺乏意志力,她越感覺低潮沮喪越戒不掉,怎麼連一件事都控制不了。

心理師請她先緩著別下結論,不妨先談談她的第一根菸怎麼來的。

她說,起初學前男友抽菸,嗆到後只在旁邊看。前男友比她大十一歲,是前公司上司,教她許多社會事,讓獨自來北部打拼的她感到安心。幾年後分手,最初寂寞的日子裡,她總是去買他愛的菸牌,點著橫放菸灰缸,像是一種他還在的儀式。然上班不可能這樣做,於是她開始學抽菸,直到現在。

「抽菸也是有故事的,聽起來,抽菸對妳的意義似乎跟前男友有關?」心理師問。是啊,她終於想起,當她不安時菸才抽得特別兇,吞雲吐霧讓自己陷入回憶裡,感受過去被人關愛的感覺。(推薦閱讀: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型態!用心理學找回感情安全感


圖片|來源

心理師當場找了一首歌,是歌手辛曉琪的「味道」:

我以為傷心可以很少 我以為我能 過得很好;
誰知道一想你 思念苦無藥 無處可逃
想念你的笑 想念你的外套
想念你白色襪子 和你身上的味道
我想念你的吻 和手指淡淡菸草味道
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

是啊,「『手指淡淡菸草味道』就是『記憶中曾被愛的味道』」,她這麼說,「難道說,我還沒有從前段感情走出來嗎?」「也不是,懷念與過去的連結,是因為對此時此刻感到不安,又沒有別的出口。向過去尋求慰藉,是很自然的事,也是一種自我照顧。」心理師如此說明。

與過去連結的自我撫慰

覺得無助、孤單及挫折時,腦袋就像一塊負面磁鐵,把過去種種失敗、寂寞,類比式吸附,接著自我否定、向下沈淪。此時我們會回想過去,懷念它們,讓熟悉而安心的感覺自我安慰,就像辛曉琪的歌詞,味道不僅是味道,而是過去記憶的入口,讓曾擁抱、溫暖、親密生活的畫面歷歷在目。法國文學家普魯斯特的經典《追憶逝水年華》也是如此,某個感官感覺觸發他,以文字回憶童年,彷若真實。

小朋友也常這樣,他們出生包裹的毛毯或布偶觸感、味道,讓他們捨不得丟,要一直帶在身邊或擺在看得見的地方。「懷舊」是一種有形的連結:童年毛毯、玩具玩偶、古厝老家、兒時卡通、食物味道、旅遊照片或特殊紀念品;「懷念」則是無形的連結:美好回憶、習慣行為、舊有關係的角色位置⋯⋯當需要支持時,我也常想念照顧自己長大的曾祖母,我會看看照片、她的戒指(遺物),嗜吃像她手藝的食物,或者在床上回想童年依偎在她身邊的那個午後,老人家的氣味猶在氣味。知道我與曾祖母的連結還在,才會安心安慰。(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明明想愛你,卻又推開你的矛盾依戀者

危險關係:依存他人才能重現的安全感

有些人由於種種原因,過去缺乏安全依附、缺乏穩定關係,也就沒有適當回憶可以自我撫慰。例如疏於照顧的兒童,從未有過完整的親密關係,創傷使他很難藉回憶自我撫慰,他只能從過去抓取微弱的線索,如父親只會嚴厲處罰,唯一有的「順從與屈服」便成為與過去連結的印記,那種感覺是負面的,但仍是連結的線索,喚起潛意識裡渴望父親的關愛。安全感與變形的關係配對後,長大的當事人可能會尋找與父親相像的形象(外表、氣味、年紀),並在關係裡模塑出過去行為模式(順從的、被掌控、被責罰⋯⋯),這種關係是危險的,當事人不計代價依存另一人才能重現他的安全感。


圖片|來源

習慣在關係裡楚楚可憐者也許與渴望安全感作了連結,習慣威權命令、情緒失控者也是。復刻過去負面的關係與連結,無法維持長期及穩定,互依存且不平等的關係最終會耗竭而斷裂,迫使逃離,然後,再次無助、孤單及挫折時將重蹈覆轍再現另一段危險關係。

認識自己需要什麼,並找到可行的滿足方式

要改變一件事,通常要先認識自己對過去的留戀是什麼。

「抽菸對妳內含一層重要的意義:尋求過去曾被愛的感受。那表示你現在有需要(need),也許此刻妳遇到了什麼困境,感覺無助、孤單或挫折?先解開它們的相連,菸就只剩下菸,要改掉就會比較單純些。」心理師說。「要不要說說看目前你感到壓力或煩躁的其他事情呢?」

與過去連結,是為了回味記憶中曾被愛的感覺,自我撫慰。我們並不是真的愛那個開門鑰匙,不管那是一根菸,或者變形的角色位置;我們也不是愛那個回憶,不管那是正向的被愛或負面的屈服。我們需要的,其實都是接納自己,得到安慰,並從中得到力量再出發。(推薦閱讀:賈伯斯的依戀障礙之路:重新找回與人相處的樂趣

最好的方式,是從認識自己開始,知道需要什麼及害怕什麼,並找到可行的滿足方式。試著找個信任的人,勇敢敘說自己故事、經歷與感受,情感彼此有了連結,就有力量面對自己隱藏內心的需要,並明確學習具體照顧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