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晴舫新作《無名者》,愛情的開始與結束總是同時發生,愛你讓我成了無名者,甘心為你顛倒。

我尚未開口,你已經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世間情話千篇一律,所有人生的結局皆一模一樣,死亡既然無法避免,誓言終究無法實現,依然,你等待。等待我開口。

清風吹,山下大海翻滾。金黃秋日午後的島嶼,彷彿一艘船,擱淺在時間大海之中,蔚藍無邊無際,吞噬了歷史感,道德羅盤無效,指針不具意義,過去早已遠颺,未來還未離岸,現在只有我們,我們只有現在。不久,風也會停止,我們將如兩隻靜止在岩壁上的羊,不曉得自己當初怎麼傻呼呼爬上那片嶙峋山坡,每塊岩石都銳利如刀,走在上頭每一步都割破一個傷口,然而我們畢竟已來到此時此地,就算想要離開,一時也找不出法子。我們卡在遍山石巒,眼巴巴看著自己腳掌不斷流注鮮血,宛如紅花綻放岩縫,竟不覺得痛。(推薦閱讀:【單身日記】一輩子太短,我們何必蹉跎?


圖片|來源

因為秋光燦爛。天氣美好得像這個世界仍值得活下去。

我該說什麼了。我能說什麼呢。如果一個單字就完成一個句子,我早說了。如果一個句子就能翻轉全局,我早吐露了。我的遲疑,不正是我的絕望拖住我的舌頭。

你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像兩盞灼灼明燈朝我照來。你不著急,不催促,不顯露任何期盼,你只是靜靜望著我,連呼吸也那麼輕。你甚至收起等待的表情,好像你其實沒在等我開口。但你知道我會開口,你明白我終要訴說,你準備好了你聽見我聲音的反應,裝在口袋裡,只等適當的時刻,你就會掏出來戴上你的臉。此時此地,你像一名懂得天意的農民,縱使聞到了空氣中的潮溼,那般濃重,彷彿正站在滂沱瀑簾之下,水氣撲人,很快渾身都溼透了,你依舊不發一語。(推薦閱讀:【關係日記】王牌冤家的愛情,連你的不可愛我也想去愛

我在你的深深凝視下,就要開口。我知道我不得不說。我必定得說。

人們痛恨我寫什麼都用愛情比喻,怨嘆我不肯正正經經談政治,嘲笑我沒有能力討論嚴肅藝術,總是這樣閃閃躲躲,躲在庸俗詞語臨時搭建的街壘之後,從來不敢光明正大戰鬥。如果我表現得懦弱了,請原諒我。沒法老老實實信奉一套主義是我終生難以根治的毛病。路上,我聞到了意識型態的氣味便會轉彎,聽見激情口號就閃身牆角,讓遊行隊伍從我面前過去,然後我執意反向而行。

我不相信什麼,亦相信著什麼。

我不相信宗教經典的預言,不相信政治傳單的承諾,不相信政客的微笑也不相信革命家的高貴。我不相信天堂因此也不相信地獄,因為我相信善良亦可能犯錯,而邪惡也有機會變得無私。我但願我相信孩童的純真,然而我徹底不相信人性,即使是剛剛冒芽的稚嫩人性。我也想學別人對明月起誓,但我心中明白,明日,月亮就會宛如狗咬的缺一角。

如果我真能用一句話改變這個世界,我毫不遲疑立刻就會說了。

但是,話未出口,我已經不相信那句話。包括我現在要告訴你的這句話。

我羨慕那些斬釘截鐵的信仰,嫉妒那些立場堅定的演說,他們罵起人來是那麼頭頭是道,砍人頭顱的刀勢那般俐落神氣,指向前方的指頭是如此突出剛硬。不像我,他們從不懷疑自己會摘錯腦袋、判錯刑罰或指錯方向。對他們來說,一切事物都黑白分明,像生死那般嚴明清晰,非生即死,非死即生。不生不死,那就是殭屍了,還是該死。(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致拼命愛過的擺渡人,最好的愛是不抱期望

什麼都不確定,立場搖擺,時時搖晃得像暴風雨中的船,也就難以捍衛。這艘破船,就讓它沉了吧。

但你的眼神,卻讓我想續浮海上,等待天晴,所以我能航向你。

這一點點渴望,已經好久不曾在我心中出現。一個目標,一個目的地,一個前方,朦朧的世界突然聚了焦,像在赤道無風帶搧起一道風,船動了,心動了。汪洋之中,升起了一座綠島。

我該動身往那裡去嗎,我問我自己。我居然還在懷疑。

我明明白白,此刻,此生,海上吹來的風,與你的眼神,是唯一確定的東西。其餘都是可笑的,荒謬的,無聊的,虛幻的,真真無需理會。

而我應該告訴你。用最平庸的鎖住最不平庸的,好像這樣就能直接抵達永恆。聲音大一點,就能推翻生活的暴政,旗子搖得力氣大一些,就能減輕人生總是無奈的辛酸。


圖片|來源

你明白我要開口,你也明白我一旦開口,這一切終將結束。再偉大的革命理念終要融入日常,再不平凡的愛情終將落入平凡,那句話是邱比特的箭,劃破寂靜空氣、射中一顆心的同時令它停止跳動。因為一切都將確定了,安心了,便難以改變。不該改變。接下來就是盡力維護。哪裡都不該去。未來遠方再度起風了,亦不能航行。愛情中,必得擱淺,為了成全。

我的墮落於是開始。愛情的開始與結束總是同時發生。所有我珍惜的,以為是我的,像是你,像是在陌生城市也能尋到你臉孔的把握,像是白日將盡之際在你懷裡沉沉睡去的特權,像是現在只是互相凝視的一分鐘,我終將背叛。就算我堅持到最後,死亡也會逼我背叛。(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花慧與常輝:愛過你,生命便有了歸途

或者,我什麼不必說。只要好好看著你。這一秒,它不是開始,所以不必擔心結束,因為它沒打算去哪裡,它只是在時間恆流之中取了一滴水, 在蒸發積雲落雨重新回到時間隊伍之前,它就在我們的舌間,看似尋常,無色無味,嚐出細細甜蜜。

就坐在彼此身旁,牽著手,海浪慵懶,秋葉緩緩飄落,凝視對方。沉默中,我們已經相愛很久很久,確認彼此忠貞不渝,死亡亦非我們的敵手。

一秒,一生。一秒過完,而後,已是下輩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