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吳宥蓁給父親的一封情書:我們有各自的遠路要走,但家永遠在我心中。或許成長過程裡我們各自過活,唯有家人安好,才能放心地好好生活。

Yahoo 信箱突然跳了通知出來,不知道為什麼,順手就點開了這累積了兩萬多封未讀信件的帳號,我敲了密碼進去,自從父母離婚後,我就再也不想打開這個信箱,我知道裡面有什麼,這麼多年了,沒想到我還是哭了。這是 5 年前,一樣的九月,爸媽離婚後半年,我寫給父親的一封信:

Dear dad,

還記得很久以前,你和媽媽曾經告訴過我,關於我的一個小故事,那時候我才沒幾歲吧,一次帶我去打針,你們說那次針頭刺進去了以後,我一直很勇敢的沒哭,直到針頭都拔出來了,我才莫名其妙的開始大哭。也許很多時候我就像那個小小女孩一樣,等到事情都結束了才開始意識到疼痛。

今天是 2012 年 9 月 23 日,星期日,下午 2 點,天氣晴。媽媽出門聚會,爸爸不知道在哪,弟弟在房間用電腦。

這幾個月來,想得很多,改變也很多。

還記得前一陣子你跟我說過,「我不是最窮最糟的那個人」,這不重要,我一點都不在乎,我想說的是,打從出生開始就擁有的東西,我一點都不懂得珍惜,視為理所當然,就像是爸爸接送我上下學,媽媽煮飯給我們吃⋯⋯。對於那時候的我,這些都是無庸置疑的。(推薦閱讀:父親溫柔的不只有背影:別怕,爸爸一直都在

很久之後的我,知道我錯了,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沒有什麼是無庸置疑。自從事情發生了改變之後,到現在也好幾個月了,我不知道那時候的我,為什麼會說「離婚是可以接受的」,我真的懂什麼?知道些什麼?什麼也沒有。

那天在整理房間,翻到了以前的照片,打下了這封信,也許是一時感性細胞作祟也許不是,我只希望從今天起,我都能開開心心的向前看,努力過好日子,我還有美好的 18 歲耶,哈哈。

最近好多人生日,看著周圍的同學們一個一個的許願,我也曾經是那個被大家為在中間許願的人。願望?我從來沒有思考過我有什麼真正的願望。可是從今天起,我知道了下一次當我看見流星或是生日時要許什麼願望了。我只是想要有個簡單幸福的家庭,放學回家時能看見爸爸媽媽在客廳看電視,弟弟在旁邊嘻鬧,電視的聲音很歡樂,客廳的顏色是溫暖明亮的。我知道很多事都回不去了,我也知道有一天我會向前看,放下這些煩惱,但是爸爸,你一直都沒告訴我,如果有那麼一個晚上,我真的很想你很想你很想你那我要怎麼辦。(推薦閱讀:寫在父親節快樂之前:多希望你真的是,一個快樂的父親

我愛我的爸爸,不管他做過什麼,他都是我的爸爸,所以我愛他。
我愛我的媽媽,不管他做過什麼,他都是我的媽媽,所以我愛他。
我愛我的弟弟,因為他是我弟。

還記得小的時候,都會拿著彩色筆在白紙上大大的寫上「爸爸今天要早點回家噢」的字樣貼在你的房門口,如果可以重新再來過,我願意貼十張,一百張,一千張,一萬張。

中秋節快樂

爸爸常說,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路要走,他也有他想追求的人生,我們約定每周六見面,所以我每個週末都一定會回老家。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有機會能夠寫點什麼關於家庭的文字,我一定要把這些想法寫出來。我們常常因為習以為常,忘了其實所有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都是需要維繫和培養的,抱括家人在內。中學時期的我總是對自己的朋友寬容,卻對自己的家人斤斤計較;見到朋友就笑,見到父母就想關房門躲回房間。這很奇怪,為什麼我的不耐煩總是丟在了離自己最近的家人身上?

因為我知道他們永遠不會離開也不會放棄,他們對我愛的額度是無限,所以我總是敢隨意發洩這些情緒,就像是如果這個房租包水電,我一定會每天恣意泡澡吹冷氣。但他們明明是我這麼親愛的人,可為什麼我總是只有在他們生日或是父親節母親節時,才想起來要給予他們關心和愛。小的時候,他們可以天天陪伴我們,但長大後的我卻從來沒有想過,其實我也可以陪父母去做他們喜歡的事情。(推薦閱讀:致總在身後的家人:是你們讓我放手一搏,追尋自己的人生

後來的我,一直不斷地提醒自己,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在不斷成長地忙碌之餘,也一定要記得回頭去看看,那個當初生根的地方是否一切安好,因為只有他們都好,我才能真正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