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的遠方風景】醒在他方日常,活場無悔人生。愛的意義不在天長地久,而是相愛的當下,兩顆為彼此跳動的真心,有時去愛很難,但不愛更難。

與幾位好姊妹聊過這個話題,她們各個眼神堅定,異口同聲的點頭:

「如果穩定交往的男友被調去海外工作,當然是世界的盡頭都跟他走啊。」

是阿,相愛的人不該分開,要走一起走。但我仍像站在陰影裡,愣愣看著這群女孩眼裏為愛情閃出的光芒,咽嗚的說不出一句話。父母離異的關係,讓我從小就相信,這輩子,千萬不能為另一半犧牲自己,任何事都不能,例如原本想出國唸書、原本的夢幻工作機會等⋯⋯因為誰能保證你放棄自我去成全的那份愛永與不變質?不可靠,太不可靠了。(推薦閱讀:【張硯拓影評】《愛在黎明破曉時》:愛與被愛的瞬間就是永恆

那如果是遠距離戀情呢?


圖片|謎卡 Mika on the road

「男友是德國人,我想以後搬去跟他住。」女孩說。

「別,千萬別做傻事。」向來理性思考的艾咪當下破碎了女孩的粉紅泡泡。

「第一,你有能力生存嗎?還是要當米蟲?第二,你真心喜歡那個地方嗎?生活不習慣怎麼辦?第三,離父母這麼遠你放得下心?真的以為光有愛就能支撐一切?現實一點吧!」

艾咪眼也不眨的說完。女孩啞口無言,卻也無法不開始懷疑,有愛就能支撐一切嗎?為一個人搬去陌生的國度,難免凡事變得依賴,若相處不如預期,心中定會有所埋怨,兩人若不對等,對雙方都是一種壓力。我在旁聽著,不知不覺喝完了手中的咖啡。啊,為愛遠走,聽起來多麼瀟灑,怎麼會跟現實生活互相抵觸呢?荷西也是為了三毛而深耕西屬沙哈拉,難道奮不顧身的人都只是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傻瓜嗎?(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致三毛,我愛你就是最好的時候

我疑惑著,思考著,直到遇見芙伊。

「工作可以再找,環境可以適應,但遇見一個懂你愛你的人,不容易。」

芙伊是一位嫁來台灣的法國女子,我好奇著是什麼樣強大的感情讓她願意離開原有的一切,搬到地球的另一端,一個語言不通、文化習慣完全不同的國度。

「你怎麼知道他是對的人呢?」

「不知道呀,我只知道我沒辦法想像沒有他的日子。」

她輕鬆的笑著說。剛開始的確很不容易,努力了好久,現在在台北有了新的朋友圈,也開始了自己的事業,兩個孩子都健康快樂。她說遠距離的愛情,總會走到抉擇的時刻,抉擇開始一起生活,或者結束這段感情。

「這是出自於內心的選擇,不是一種犧牲。」這句話讓我頓然醒悟了,為愛做出的決定,是選擇不是犧牲。

人說隨著年紀增長,想法會改變,開始旅行之後,看過太多聚散離合,才明白了原來美好的價值從來不在於它是否被永久延續。我開始相信愛了,趁著還有能力擁抱的時候,勇敢去追尋吧;趁著還呼吸著,去與思念的人相見吧。愛像一段旅程,有捨才有得,在每個交叉口上,要學會傾聽心的聲音,別愧對了稍縱即逝的生命。

我想起 Elizabeth Gilbert 的話: 

Sometimes to lose balance for love is part of living balanced life.  有時候為愛失去平衡,是過著平衡的人生的一部分。

世界很小,卻又太大,七十四億人口在流連,紅塵滾滾緣易散。愛不是水到渠成,而是兩顆不畏艱難朝彼此靠近的心。你願意為愛遠走天涯嗎?如果有人問起這句話,我想我心中已經有答案了,有時候愛很難,但不愛更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