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刻意叛逆,她之所以出眾,因不討好任何人地去活,【高小糕惡女說】寫滿布敏感神經的刺蝟女,尖刺底下包裹著滿富柔軟的心。

「你說你寂寞,那又如何呢?隨便被傷害了,那又怎麼樣呢?討厭、倒霉的事總不斷發生在我的身上,歇斯底里焦慮著,執著著防備著」《刺蝟女》——白目樂隊

我觀察到最近朋友臉書的動態,不約而同地出現幾篇關於無法融入人群,在人群中總是時時刻刻感到不自在、無法放鬆,無法融入群體,與人相處的模式這樣是不是對的?然後莫名給自己壓力,要自己做一個看起來開朗、好相處、有趣好玩的人。看到朋友們這樣的發言後,就突然覺得自己不再孤單,原來大家都有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原來我們都一樣。(推薦閱讀:【單身女子第二卷】艾蜜莉:你格格不入,所以你自成一格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必須給自己訂著完全跟個性毫不相干的規定,讓自己遵守,例如,儘可能保持一切正面、熱情、積極、友善、開朗;所有負面、冷感、悲觀、嫉妒、焦躁的情緒,都要將它隱藏的很好,在私人的臉書頁面上,也不能表現出自己那很愛抱怨、悲觀的一面。逼得自己無法信任任何人,對方是否在知道那些內在如此脆弱不堪的一面後,會不會把我看扁?這些最私密的話語,甚至是最親密的伴侶也常常說不出口。

過分壓抑著的情緒,變成了昨晚的惡夢,在夢裡,我總是一個人放聲尖叫,直到聲嘶力竭倒地不起的那一刻,卻還是只有我一個人寂寞的關在那無人觸及的邊境,從來沒有人注意並理解我的存在。

我不是一個很容易親近的人,如果認識的時間不長,當感覺對方越是想靠近,,我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害怕然後越離越遠,有時候也會對自己的內在充滿疑惑?為什麼對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過分敏感,有時候對最親密的伴侶也很難表達自己的情感,責怪自己怎麼會是一個這麼冷感的人。這種不知怎麼跟人自然相處的焦慮,也表現在日常生活中,我將禮貌、客氣、溫柔變成一種自我防護,在求學的過程中,很少與人真正的交心,團體、或是社交的活動也常常感到不自在。(推薦閱讀:珍惜身上不合時宜的刺!專訪汪綺:我終於不用討好你們了

這樣自我防護狀態,像極了刺蝟這種動物。刺蝟在安全放鬆的環境下,會將身上一根根的刺收起成柔順的模樣,毛茸茸的身體,看起來很可愛,讓人想觸摸,但若讓刺蝟感受到稍微不安全、危機時,它便會立刻把身體蜷曲成球狀,將身上的刺都豎起來,以保護自己,你就怎樣也無法觸摸到他那柔軟的身體。要解除刺蝟的防備,不是那麼容易,敏感的神經一旦被挑起,就很難卸除。

「說了很多謊,又是對誰說?哪句是真心的,但都無所謂了。」《刺蝟女》——白目樂隊

很多見過到舞台下的我的人,常常有疑問,怎麼跟在舞台上有著兩種極端不同的人格。我曾經只回應著一種答案:「我不需要時時刻刻都豎起我的刺吧?日常生活並不像舞台,隨時處於攻擊的狀態。」雖然說這兩種極端的人格,都是我其中一種不同的面相,但最近我覺得,台下的我才是一隻永遠豎起刺的刺蝟。

在台上表演時的狀態,其實比日常生活中更為自在放鬆,舞台上與觀眾彼此之間也處於一種安全的距離,在安全的狀態下,彼此享受著正在進行中的演出,大家產生一種自然的互動。白目在每一次表演前,都會進行好幾次的練習,用大腦記著拍點、記住這個段落的銜接處在情緒上要做什麼樣的表現,上台後的我們放掉大腦所有的練習與控制,用身體接收音樂產生最真實的律動與呼吸,因而流下的每一滴汗、觀眾瘋狂舉動對我們的回饋,都是來自身體原始的吶喊。在舞台上因為這些彼此的互動所產生的話語,也都是真心想對大家說的話。

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只是平凡的人,需要工作,配合團體活動,處在人際關係之中,要做真實的自己,在生活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常我們也無法決定自己在人際關係中是什麼樣的角色。還必須學會處事圓滑,思考現在講出的這句話,在關係上會有什麼影響,穿什麼樣的衣服也要考慮到場合,這些因素構成秩序,我想是團體社會必須遵守的。日常生活在某種層面上來看,比舞台還要嚴苛、充滿更多規則。(推薦閱讀:【單身女子第一卷】宮二:與其做短暫的佳人,不如做自己一世的英雄

「怎麼索然無味的事,總是合情合理的。」《刺蝟女》——白目樂隊

《刺蝟女》在編曲上,開頭就隱隱透露著似乎哪裏「壞掉」了,不和諧的合成器旋律搭配著穩定輕鬆的節奏,每一段主歌與副歌之間的間奏更是透露「壞掉」的又徹底了一些,每一次建構出的秩序一次比一次崩壞的劇烈,副歌就是獨自一人在房裡不掩飾壞情緒歇斯底里的狀態,但終究還是要回到主歌向生活秩序妥協,硬是故作鎮定轉回輕鬆哼著「Ooohoo Ooohoo hoo」。

我們可以是刺蝟,不需要扮演別人眼中的「女孩」。儘管台灣現在性別運動前進了一大步,但對於新時代的女性依舊存有著複雜的情感,希望看見我們充滿堅強、獨立、無畏、勇氣,也同時又希望我們保有溫柔、順從、安靜,強加多種矛盾在「女性」的身上。而台上台下極端兩種人格產生的衝突,曾經在我身上也製造了巨大的矛盾,或是說生活本來就是由種種矛盾組成,總是問著自己:「我真的能夠成為真正的自己嗎?」(推薦閱讀:演活我們的無懼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夠柔軟也可以強悍」

如果你想摸摸全身帶刺的刺蝟,就要有被刺傷的準備,像我們這樣的女生,別把我們當成可愛寵物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