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愛裡你終究是個擺渡人,搖擺著送他上岸,而那個被愛挾持的自己,傷得透徹後才懂,要愛得先愛好自己。

親愛的海苔熊:

我們在寵物旅館認識,我是保母,他是美容助理,一開始沒有交集沒有話題的我們,在一次員工烤肉後,她約了我去看棒球,為她最愛的 lamigo 加油,那天 lamigo 壓倒性勝利,那是我第一次看棒球,第一次看到勝利的煙火。

「我和你啊
存在一種危險關係
彼此挾持這另一部份的自己
本以為這完整了愛的定義
那就乖乖的守護著你」

在那場煙火落幕後的我們,才真正開啟序幕,開始每天用 line 聊天,每天都聊到深夜,直到她離職去考美容師證照。我受不了良心譴責,選擇與她斷絕關聯,因為我害怕我成為第三者,她有著交往多年的男友,而我是個女生。(推薦閱讀:寫在九把刀劈腿之後:我們真的都不曾在感情中犯錯嗎?

我們整整半個月沒有了聯繫,直到她考到美容師證照的那天,line 的訊息畫面又跳出了她的頭像,後來,她選擇回到寵物旅館擔任美容師,我們的進展越來越快速,終究我還是成為最討厭的第三者。我始終知道,我只是填補她男友忙著考取研究所無法陪伴她的時間,但我還是選擇愛上她,跟她一起的時候,有快樂有焦慮、有難過、甚至有痛苦,直到我歇斯底里得愛得無法自拔。

「相愛變成猜忌懷疑的爛遊戲
規則是要憋著呼吸越靠越近
但你的溫柔是我唯一沉溺
你是愛我的就不怕有縫隙」

我想讓她做出抉擇,而我的答案永遠是,我願意退出,因為我知道我沒資格去爭取什麼,而她的答案永遠是,她都不願意放棄任何一邊。在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爭吵、挽留後,我身心俱疲,在道德理智與愛情感性之間,憂鬱症狀找上了我,我發現在這段感情裡我不再擁有快樂,只有滿滿的害怕與失落。(推薦閱讀:【為你點歌】慣性劈腿的人在想什麼?

她男友順利考取研究所後,我明顯感受到她的轉變,她好像不再那麼需要我了,因為她男友回來了,而我好像被玩膩的玩具,丟棄在角落,我開始認清,我只是個有閒錢、有時間、有耐心的陪伴者,那些我選擇忽略的她對我說的謊言,那些我選擇看不見的包容的她的自私,那些我選擇不想聽的朋友的忠告,在這一刻,我好像全都看到了聽到了,只是我還是依然深愛著這樣的她。

「在我心上用力的開一槍
讓一切歸零在這聲巨響
如果愛是說什麼都不能放
我不掙扎反正我也沒差」

就這樣我選擇離開這個我當了半年的第三者身分。

記得我選擇結束那天,在她家門口,我心裡淌著血面帶微笑地對她說,「我知道我不夠好,我們當朋友就好」,她笑著好像解脫似的點頭說好,那一刻我的世界好像快要崩塌了。我忍著淚準備離開的時候,她叫住了我,跟我說了一句「欸,5/20一樣要陪我去看棒球喔,我票都買好了」,那一瞬間,我的世界真的崩塌了,原來,在最後一刻,她在乎的依然是她自己。(推薦閱讀:如何跳脫「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回到家,我哭到不能自己,直到現在我坐在電腦前,打著這篇故事,那種難受一直存在著,不願離開。

之後,我將離開寵物旅館,重新整理自己,學習多愛自己一點,妳若不愛自己,便不會有人願意珍惜這樣好的妳。朋友都說,為什麼不告訴她男友,她有多糟糕,我說我不想傷害她,如果非得要判一個人罪,那就由我來承擔。至於他們的未來,我無法祝福,但我希望,在未來那女孩可以更成熟懂事。還有我永遠記得她說過的那句話:「我只在乎我自己,剩下的人,看表現」,嗯⋯⋯我想我是恨你的,但我選擇放過我自己。

再次提起這故事,我有種快要解脫的感覺,就像信所詮釋的,對愛的痴情與執著,我沒有後悔愛過妳,因為這就是我人生的一部份,雖然很難過很痛苦,但至少我感受過愛過,我也會記得在未來,多愛自己一些。被妳挾持的我,在槍響後,已經應聲倒下,現在再也沒有誰,可以阻止我的離開,放下妳就是放過我自己不是嗎,我還愛著妳,是不爭的事實,但我的心痛的那麼真實,要我怎麼再去輕忽我自己。(推薦閱讀:單身日記:真正的愛,不會讓你老說「我愛你」與「對不起」

我想對女人迷說,這世界上無時無刻,都有著心碎的聲音,我想最好的陪伴,就是文字,也許在這忙碌的社會,我們都懶得提起筆,但不管以何種形式的訴說,都可以減緩那些巨大心碎的聲響,而你,謝謝你女人迷,你是那樣重要的存在著,謝謝你。

by 游滾滾(點播時間:2016 / 3 / 31  01 : 30 : 41 AM)

親愛的游滾滾:

謝謝妳跟我分享妳的故事。一年過去了(沒錯剛剛好滿一年,回應點播的速度嚴重落後阿阿阿~),不知道點播這首歌後一年的今天,妳還好嗎?

聽著信的歌聲,交織在妳的故事裡,我可以想像那個槍聲有多響亮,而他那一句「我票都買好了」也真實地讓妳的世界崩塌。在這段感情裡,妳有過良心譴責、有過焦慮痛苦、曾經想要離開,但還是選擇深愛,直到後來妳發現,自己只是她男朋友的替代,妳一直在意著她,但她始終愛的,只有他自己。

「人質在這一刻得到釋放
相愛的純粹落得如此下場
你滿意嗎
我們都別說謊」

這段關係展開於當年那場煙火,結束在她家門口。我可以想像妳離去的背影,心裡都在滴血。曾經和他一起構築的世界,就像是剝落的瓦片,一塊塊地碎裂在地上;她鬆一口氣的表情,妳可能還保有一點點「她其實沒有那麼自私」的小小期許,但當妳忍著眼淚準備離開時,那一句「票已經買好」的叮嚀,終於讓妳從自己的謊言裡面釋放——原來以前朋友說的忠告都是真的,我終究只是一個被玩膩的玩具。(推薦閱讀:別和錯的人攪和了,看清玩咖六大招數

看起來有點哀喪的劇情,我反而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轉變。

在這樣的故事裡面,看到了妳「為自己努力」的勇氣。妳可以看看下面這些我依照妳描述順序排列的句子。

  • 「員工烤肉後,她約了我去看棒球⋯⋯」
  • 「我想讓他做出抉擇,我的答案永遠是我退出⋯⋯她都不願意放棄任何一邊」
  • 「男友回來之後,她好像不再那麼需要我了」
  • 「我選擇離開了這個我當了半年的第三者身分」
  • 我說:「我知道我不夠好,我們當朋友就好」

在這段關係裡,可以感覺到妳的權力位置是比較低的、妳常常覺得自己不夠好,或許是因為妳覺得無法提供他像男友一般「正常」的感情,也或許妳總覺得自己不夠有資格去爭取,可是從開始到後來,妳慢慢地願意為自己做一點決定,從被動的角色,漸漸願意為自己做點事情、正視妳的痛苦,含著眼淚開口提出要結束這段關係。

其實,三角關係裡,最重要的就是看見自己正在受苦的勇氣。

心理學OK繃

一般來說,第三者會經歷幾個不同的階段,這些階段也反映了他們在這段感情裡面的渴望和浮沈*。

1.看不到也做不到:

有人說,在三角關係裡面,我們常常會鬼遮眼(Blind to Betrayal)(Freyd、Birrell,2013PanSci,2013),明明他對自己這麼糟糕,為什麼還沒有看見?或許這個問題應該反過來說:正因為妳看不見聽不見身邊的朋友的勸,妳才有辦法繼續讓自己留在在這段關係裡面。

2.看得到但做不到:

那麼,什麼時候才會看見呢?就像點播裡面談到的,當妳發現自己被遺棄、當妳看見自己只是一個替代品,當那些碎落的玻璃片都已經無法再拼成一塊完整的圓(詳請參考陳靜怡心理師《愛上不該愛的人》影片),就會發現這個嘴巴上說很在乎妳的人,實際上並沒有真的很在意妳,他只是害怕失去。可是妳腦袋很清楚,身體和情緒仍無法離開,因為這麼愛,就算看清了還是很難 bye-bye。(推薦閱讀:面對分手的心理學方法:承認結束,才能擁抱開始

3.看到,但常常做不到:

終於,妳可以偶爾拒絕他、偶爾不再被他綁架,他很長時候,他的一句話、一則訊息、一個看似輕鬆的邀約,又讓妳跌入那個沒有辦法逃離的深淵。妳討厭自己為何總是被捲進去(蕭英玲,2003)。

4.接受自己暫時做不到:

選擇留在這段關係裡的人,往往是可以接受自己「暫時做不到」的人*,這樣的看開變成一種釋懷,也不用一邊拿棍子打自己的屁股;選擇離開的人,會有大大的失落卻也伴隨著解脫,因為雖然暫時找不到讓對方愛自己,但仍有可以做的事情——離開,並且接受自己可以恨對方。

很多時候我們被不甘心、捨不得給綁住了腳踝,寧可對自己壞,也不要讓對方受到傷害。但如果連妳自己都不願意給自己愛,那麼在這段感情裡面痛苦到已經「變形」的妳,也很難繼續「可愛」。

那些總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要求對方愛的人,其實真正該面對的並不是對方愛不愛妳,而是那個「沒有資格」的擔心,是從何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