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格雷式的戀愛裡,看似霸道卻無處不是柔情,看似若即若離確時刻牽絆。然而在愛裡,你最大的權力就是保有自己。(搶先看預告:《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

趕在西洋情人節上映的續集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延續原作小說為異性戀家庭主婦特製的 soft-core 情色片為核心,號稱將比第一集更加地「黑暗」(英文的續集片名為 "Fifty Shades Darker" )。但到底它更黑暗之處為何?是更誇張的性愛道具?更放蕩的床戲?更具衝突的主僕關係?或是更令人無法預期地劇情轉折?(推薦閱讀:愛是深愛你的脆弱!心理學解析《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束縛》

身為一個從未對這部作品有任何想像的完全局外人,在看電影之前對於它所宣稱的黑暗充滿各種無限地遐想,電影開始 15 分鐘後我明確感到自己所有的歪斜的想望將被全盤推翻。原來,《格雷》不過是一部愛情喜劇片,身價億萬的總裁總有完美的六塊肌、藝廊般的頂樓公寓和一個讓女人憐憫的不堪童年歷史,而做完愛後穿著男人襯衫顯示著無懈可擊身材的女主角,最終都能得到一台 MacBook、一顆鑽戒和一個把她從噁爛老闆手中拯救出來的英雄男友。

劇情一開始,分手後的兩人在安娜跟蹤狂男二的友人攝影展上再次相遇,無法抗拒安娜這個反物質主義的波特蘭女孩咬下唇的純真魅力,格雷說:「我想要妳回到我身邊。我們可以重新談判契約。」

愛情不過就是這樣,踩踏每人心中的弱點。分手何嘗不是為了再次相遇時、戀人會為了你改變自己的原則,何況是一名到處指揮別人辦事的總裁。無論你還愛不愛這個人,被重新追求的感覺就是爽快,如同這部續集。

《格雷》並沒有要讓觀眾有多麼深刻的情緒感受,又或是對於扭曲人格在關係中的反思,《格雷》不過就是圖一個視覺與心境上的爽,去體驗「啊,原來跟億萬身價總裁交往還得經常擔心他會駕私人直升機失事」或者「啊,原來擁有看似體貼地無微不致的男友,還是得處理對方能隨時買下你公司的恐怖情人控制欲」,不禁讓人珍惜身邊平凡的愛情。(推薦閱讀:《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背後的五種戀愛心理當貼心變成控制欲!

《格雷》確實是一部爛片,但究竟它有多爛,又爛在哪裡,卻是件極端主觀的事。

首先,在《格雷》的劇中,BDSM 不過是個假議題。格雷總裁那百萬打造的「紅色小房間」與形形色色的情趣用品,也許是第一集電影中的高潮,但在第二集中,不過是能讓男女主角能回到臥房,進行異性戀基本款的傳教士體位做愛的轉場藉口。

如同安娜在超級市場拿著香草口味的冰淇淋調侃格雷:「這將是你最愛的新口味!」(「香草」在英文中譬喻傳統的、幾乎無趣的性愛)。《格雷》的爛還爛不到骨子裡,因為至少在這個續集之中,它甚至會不經意地調侃自己。我在好多個劇情拍點上,都因為感受到彷彿是編劇的無奈而忍不住在戲院中笑了出來。(推薦閱讀:誰說只有格雷專屬?三十張圖卡,讓你第一次 BDSM 就上手

另外,《格雷》的續集中,性愛不過是個點綴,真正的主題其實是格雷總裁的財富——如同他自己對安娜宣稱的「每 15 分鐘賺 2 萬 4000 美金的財富」。這也是為什麼《格雷》的模式其實是一部主流的愛情喜劇,它試圖捕捉主流想像中異性戀女人們的慾望:頂樓公寓、直升機、遊艇、性愛後的隔日早餐、私人重訓室調教出的適量六塊肌、花瓣水池的浪漫求婚場景、男友如同小動物般無辜的眼神,還有一個自己鐵定贏得過的情敵。

換句話說,《格雷》中真正的 A 片是砸重金的奢華物質 A 片。女人到底愛不愛財富?劇中的安娜並不計較錢財,甚至不屑總裁的身價,但觀眾在情人節花錢便是想要得到某種回饋。若不是性愛的回饋,就是奢華場景的回饋,以及格雷全片一半以上時間都是上身全裸的回饋。《格雷》另具備主流愛情喜劇片中難得出現的口交場景:「香草化」的格雷不僅愛安娜的下唇,更愛她的陰唇,他跪下,盡情地舔著安娜;他不隨意動用他的性器,更迷戀電梯中的指愛。

他幾乎像是一個刻板形象中的鐵 T,不讓女人碰觸,從取悅女人而得到性的狂喜。在這方面,《格雷》可說是一部襯職的愛情喜劇。(推薦閱讀:讓情慾領路!我的女友愛看A片

但到底女人要什麼?浮誇的劇中場景幾乎讓我們忽略故事中的潛台詞。《格雷》告訴我們,劇中的世界與現實沒有差距太遠,無論你是一名多麼聰明自主的女性,你身邊的男人多半都還是敗類,唯一還能約會的對象也會有許多你無法預測或駕馭的問題。

這就是一個全然不公平的愛情市場,你最大的權力,即是在關係之中維持最大的理智,與重新談判契約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