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只能是裸照外流的「受害者」位置嗎?我們只能出來道歉說「自己好傻好天真」,後悔不該拍裸照嗎?又或者我們可以像珍妮佛羅倫斯一樣,面對裸照外流事件,大聲說「這不是醜聞,而是性犯罪」?一起討論裸照背後的身體賺賠邏輯!(同場加映:

談到裸照外流,近來最為人所詬病的莫過於好萊塢女星 Jennifer Lawrence 的裸照意外曝光,但裸照外流早已不是新聞,八年前香港藝人陳冠希的裸照事件已響起警鐘,同時撼動了性價值觀、隱私道德和法感情。上述這兩個事件都是明星裸照外流,掀起不少論戰,雖然我贊同明星的隱私與百姓同等重要,但事實上,一般人因裸照外流所遭受的傷害絕非明星所能比擬,不論在樣態和影響層面皆有所不同。(推薦閱讀:珍妮佛勞倫斯裸照背後:觸犯隱私權比女人享受性還道德?

聚光燈外的真實世界

新聞所播報的裸照外流事件通常多聚焦於影視明星,明星的裸照外流,縱使建立了負面形象,但部分明星仍承認該事件或多或少為其提升了知名度,甚至有被認為是刻意炒作新聞,如Kim Kardashian。明星的裸照外流有時難免讓問題失焦,因習慣鏡頭的明星對輿論有較高的免疫力,且明星身體部位的裸露有時甚至本為工作的一部分。

聚光燈之於明星,好比太陽之於向日葵,但聚光燈外的世界,才是一般人的真實世界。裸照外流不只發生於影視名流,更可怕的,是親密關係間的背叛與侵犯:復仇色情(Revenge Porn)。(推薦閱讀:該為愛情留下裸照嗎?愛你的人不會強迫你

約會暴力已不限於過往的肢體接觸如強暴或性騷擾,新型的約會暴力已延伸至網路空間,而網路犯罪如同變形蟲變化無常,復仇色情即為近來相當棘手的情趣暴力。(推薦閱讀:「他說這是情趣,以後會刪掉」裸照外流的性別暴力

復仇色情已成為新型的情趣暴力

裸照的愛恨情仇

我們這世代從出生時起就被各式的新興科技所圍繞,網路的存在被視為理所當然,一睜開眼就是浩瀚的網路世界,數位語言就好比母語一般,使用起來得心應手。手機、平版、相機幾乎是人手一台,螢幕是窗,鏡頭是眼。年輕世代喜好圖像式溝通,習於虛擬性、即時性和互動性的溝通模式,對鏡頭不害羞,慣於處處捕捉影像,而裸照的拍照留存卻也成了新世代談情說愛的方式之一。(推薦閱讀:好萊塢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會被強暴」的年代,其實並未遠離

情人節剛過,你是否曾拍攝性感的私密照給遠在天邊的他?遠距離戀愛在網路搭起的幸福橋下破除牛郎織女的神話,一封封性感訊息,一張張親密照片,愛戀的熱度從不衰減。或許你曾分享你精心準備的視覺饗宴,但卻從沒想到而後緣分已盡,那最親密的愛人卻將你最私密的時刻公諸於世,供人審視,留下永不可抹滅的傷痕,你的無助,有誰能領悟?

螢幕是窗,鏡頭是眼

但,不論裸照外流的是名人還是凡人,為什麼受害的都是女人?

男賺女賠、男爽女虧

根據研究復仇色情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受害人為女性,顯然在散布裸照的權力關係中,生理性別的差異非常鮮明。復仇色情之所以可以對女性造成如此驚人的傷害,以何春蕤教授於《豪爽女人》一書中的「男賺女賠」一說,最能解釋社會就女體所建構的穩固共犯結構:「男爽女虧」。何春蕤教授以「看與被看的身體情慾賺賠邏輯」來批判情慾流動中的男強女弱、男進女退的不平等權力關係,並舉出如下四個前提闡述此邏輯:

  • 前提一:不管進行觀看的主體是男是女,值得被看的永遠是女體。
  • 前提二:女體上值得看的只有那三點,其中又以最後一點最難得。
  • 前提三:男人看到女體是賺,如果自己的身體被女人看到也是賺。
  • 前提四:女人的身體被看到是賠,如果自己看到男體也是賠。

此邏輯的基本精神在於:男性無論如何都賺,女性無論如何都賠。上述四個前提,簡短有力地道盡無論觀看者是男或女,都認定被窺視的女體就是被消費的物體,一旦被公諸於世,女體就失去了價值。(推薦閱讀:「這不是醜聞,而是性犯罪」Jennifer Lawrence性感亮相,首度公開談裸照風波


PHOTOGRAPH BY PATRICK DEMARCHELIER

大法官眼中的猥褻與男賺女賠不謀而合

我國大法官解釋第407號將猥褻定義為:指一切在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並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於社會風化而言。大法官解釋第617號則將猥褻定義為:排除無藝術性、醫學性或教育性價值,或對其他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而令一般人感覺不堪呈現於眾或不能忍受而排拒之猥褻資訊或物品。

大法官主要將猥褻的定義分為兩個部分,一是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二是引起羞恥或厭惡感,侵害性的道德感情,令一般人不堪或不能忍受而排拒。但弔詭的是,這兩部分乃為互斥的感受,若要能同時滿足性慾,又要同時引起羞恥或厭惡感,除非大法官認為性慾與羞恥感是並存的,否則似顯為矛盾。

巧妙的是,在放入「男賺女賠」的架構後,卻巧合地能完全實現猥褻的定義,因對男性而言無論如何都賺,故可刺激或滿足性慾,對女性而言無論如何都賠,則會引起羞恥或厭惡感,侵害性的道德感情。

女體裸露與猥褻糾纏不清

在「賺者恆賺,賠者恆賠」的社會風氣下,無論觀看者是男是女,當女體被看皆屬觀看者穩賺時,復仇色情的賣點自然落於女體,猥褻的內容標的也就容易聚焦於女體。在男賺女賠的權勢架構下,女體容易被「性化、猥褻化」,一旦女體影像帶有些微隱晦的性暗示內容、姿勢、部位,或效果,該影像的散布便能使被害人淪為猥褻的客體。在整個社會如此看帶女體的共犯結構下,女體和猥褻難以脫鉤,這也說明了為何復仇色情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受害人為女性,以及為何猥褻的定義與社會就女體所建構的共犯結構能如此環環相扣。(推薦閱讀:你也曾散佈裸照嗎?她的身體不是你茶餘飯後的話題

如果男賺女賠的前提無法破除,女體與猥褻就無法切割,大法官對於猥褻的定義更能加強鞏固社會看待女體的「賺與賠」邏輯。

如果面對自拍裸照外流,我國刑法還僅能用散布猥褻物品罪加以相繩,則對遍體鱗傷的受害人來說,猥褻標籤的貶抑不僅是二度傷害,其背後所支撐的男賺女賠共犯結構,更會持續在傷口上灑鹽,留下瘡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