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歷史上,女人干政一直是朝廷的大忌,即便出現了出類拔萃的女子,也只能退居幕後。看看《羋月傳》裡的女子。為什麼只能為人妻為人母,而不能成為一名真正的政治家,並且享有一個女性應有的愛的權利?(延伸閱讀:

大型歷史劇《羋月傳》已播完,觀眾亦隨著羋月跌宕起伏的一生度過了四十幾個夜晚。電視劇情設置了無數的波瀾,而結尾部分的高潮當是義渠王之死。當義渠君獨闖宣室殿被利箭射殺而亡,羋月最是撕心裂肺、肝腸欲斷。義渠王是在危難時刻幾度救下羋月性命幫她奪取大秦江山並且以夫君相稱的人,他們之間不僅有恩情,更有濃濃的親情與愛情。但羋月也知道,唯有義渠王之死,才能保住秦國的江山社稷,使秦國免於重回四分五裂的割據狀態。

不是羋月無情,而是因為她是秦國太后,肩負著開疆拓土,統一天下的重任。身為政治家,她只能捨棄兒女情長。

女子為何只能在幸福的共名下犧牲自己的權力

然而,作為一個女人,羋月的一生也留有諸多的遺憾,不能與青梅竹馬的黃歇長相守——這是時勢所弄,人力無能,但對於義渠王的情感,羋月是完全有能力把控和選擇的。倘若如義渠王的設計,羋月不做秦國的太后,而是隨他回到草原,在天高雲闊中享受草原上的日月星辰,在無拘無束中呼吸單純的自然之氣,與夫王和孩兒一起享受天倫之樂,做一個真正的王的女人,這豈不是令很多人羨慕的完美人生?(延伸閱讀:

而且,羋月在回到秦國登上太后之位,以攝政之名平定了函谷關之圍和諸公子內亂之後,就已經面臨著人生抉擇上的兩難,這種兩難是由她多重身份的不兼容造成的。

羋月身為太后,但她不是只在后宮行使權力,而是在朝堂攝政,是真正掌握王權的人,對兒子公子稷來說,她是太后專權,勢必對公子稷造成性格和權力上的擠壓;對義渠王來說,她是不能公開身份的妻子,義渠王只能與她暗地私會,而且不能公開與公子芾的血緣父子關係,這對義渠王是情感與身份上的雙重傷害;對公子芾來說,她假借先王之名,使芾一出生便是一個沒有父親的人。這些都是多麼的尷尬和無奈啊。

如果羋月放下太后的身份,隨義渠王到草原,做一個在王的庇護下的小女人,一切矛盾和糾葛都會迎刃而解,贏稷將真正地獨自擁有王權,義渠王有了合法的妻子,公子芾能與親生父親相認,一切看起來皆大歡喜,這是我們所熟悉的通俗電視劇的情節設計,這或許也是我們能想到的大團圓結局和一個女人最好的選擇與歸宿。

可是當這樣想的時候,又有一種莫名的心痛:女子為何只能在幸福的共名下犧牲自己的權力來成全他人?為什麼她只能為人妻為人母,而不能成為一名真正的政治家,並且享有一個女性應有的愛的權利?

歷史和理性告訴我們,是的,她不能。她是大秦的太后,因此不能與義渠王光明正大地生活在一起,而且為了保全太后的身份和秦國的利益,犧牲掉了曾經以身相許的人。因為她是太后,她也不能公開公子芾的真實身份,只能假借先王來當擋箭牌;也因為她是太后,她也不能光明正大地端坐在朝堂上為王,而只能以公子稷母親的身份攝政。

是的,她不能,因為她生而為女子。女性不能為王,只能為妃、為後,只有狹窄的后宮才是她們施展聰明才智的舞台,鉤心鬥角去爭得被大王寵幸的一點點權力。即便有為後的掌握了實權,最多也只能垂簾聽政,並落得更多的罵名和道德上的討伐。(延伸閱讀:

縱使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王武則天,在位時亦受到政治倫理上的攻擊與軍事上的討伐,死後諡號為「則天大聖皇后」,終也逃不脫為「後」的命運。在中國歷史上,女人干政一直是朝廷的大忌,即便出現了出類拔萃的女子,她們有著超群的智慧與才華,有著無與倫比的干練和果決,也只能退居幕後,以隱身的形式出場。

 「太后」這一命名逃離了夫權但走不出父權的陰影

太后這一命名,雖然是從夫權中逃離了出來——不是威後、惠後,但依然走不出的還是父權的陰影:因為兒子,她們才成了母后、太后,被認可的權力擁有者是大王(兒子),而不是大王的母親。與其他影視劇相比,《羋月傳》其實已經淡化了太后羋月和大王公子稷之間的矛盾,從而放大了羋月行使權力的合法性,許多時候,羋月是獨自坐在宣室殿聽政議政的。

即便如此,我們仍能感受到女性的第二性身份,也能深刻地體察到女權主義者所力爭的女權不是空穴來風,迴響在人們潛意識深處的恐怕依然是「女子不可干政」的古訓,迴盪在歷史隧道中的依然是對女子賢德的頌揚之聲,那些曾推動過歷史前進的太后們又有誰人知曉?由此如文章開始時的設想,羋月不應該做什麼攝政的太后,而理應隨義渠王回到草原,做一位賢德的王后,這樣的選擇或許會獲得更多的讚美和歌頌吧。

好在編導們沒有把《羋月傳》拍成大團圓式的浪漫言情劇,羋月從歷史的褶皺中走了出來,從「女子無才便是德」的金科玉律中走了出來,以運籌帷幄、氣宇軒昂的女政治家的形像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完成了她的「霸星」之旅。推薦閱讀:

但,她又是以犧牲心愛之人換來政治上的霸業,當黃歇遠去,當義渠王被射殺在宣室殿,羋月驟然間老去,她以太后的王權殺掉了她作為一個女人的愛的權利,此種結局,是幸耶、悲耶?


作者:周雪花

原文鏈接:中國婦女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