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於近期推出台大詠絮 12 伶 - 台大杜鵑花節大使活動專頁,一一亮出 12 位典型美女的照片,並在介紹裡頭寫下12 伶可以表現台大「知性、才德、親民」的良好形象,宛如新時代的「三從四德」。聽作者周芷萱聊,為什麼對於美女、大使還有台大人,都只有單一化的想像?如此單一化的想像,又會造成什麼傷害?(推薦閱讀:女人,你可以定義自己的美

天啊這個活動槽點多到不知道怎麼吐,先分成兩個部份好了。一個是關於對「台大人」的想像,一個是「杜鵑花大使」的想像。這兩個部分都有同一個問題,就是單一化的想像。  

杜鵑花大使是誰?誰是杜鵑花大使?

老娘個人並不反對選美,只反對單一化人們美的方式。

在這個大使的選拔活動中,從被選的對象乃至於致敬的對象,都很顯著的,有一種美的模式。其實這個美的模式我們並不陌生,就是台灣社會現在正在流行的那種。皮膚白皙光滑、瓜子臉、濃眉大眼、身材窈窕。所以膚色較深的、臉蛋較圓的、眼睛較小的、身材較豐腴的,這些身體的樣態都不見了。(推薦閱讀:

難道擁有這些身體樣態的女人,就不能當杜鵑花大使嗎?而且,這整個頁面裡面,都是女人。男人去哪了?男人就不能代表台大、代表杜鵑花節嗎?

這樣的活動在倡導一種對女人的慾望,所以小編會說:「聽說沒有一個男生能跟她對眼直視超過五秒不臉紅的,不信的話歡迎來試試呀!」那對男人的慾望呢?非異性戀男性的、非主流美的模式的慾望,在這樣的活動裡完全消失。老娘很想看男人啊,怎麼不照顧一下女人們的需求?杜鵑花大使不能是男人嗎?

再者,誰說所有的男人都喜歡這樣的外貌?在這個活動裡面,男人的慾望也被單一化了。一句話同時得罪男人、女人、異男、異女、同男、同女、跨男、跨女...等不同性傾向跟性別認同的朋友,實在滿厲害的。(同場加映:

表現台大「知性、才德、親民」的良好形象?

我的天啊這個粉專是認真的嗎?很不幸的應該是,因為文章裡面還不停的提到第一學府。這是關於台大生的單一化想像,菁英。聽到菁英這兩個字我實在不屑到想打成陰莖,但還是認真聊一下好了。

這些用詞都展現出了,這個活動的企劃者對於台大學生的想像,就是跟社會中的其他人不一樣,而且不只不一樣,還是位置比較高的。為什麼?不然怎麼叫做親民?親哪個民啊?宋楚瑜嗎?(對不起我很難笑)

而且講難聽一點,這些照片的介紹詞,看不出來這些女生的才智在哪裡,沒有花力氣在介紹每個女生的人格特質,背後的企劃者就是把台大和才智畫上了等號。但是考上台大當然不等於「才智」啊,頂多就只是會玩考試遊戲而已。

台大學生菁英嗎?看會做出這個粉專,就知道一點都不吧。  

這個活動打上了台大杜鵑花節的名號,就算不如老娘所打聽的,是秘書室主辦的活動,勢必也是經過台大官方一定程度的同意與合作。

臺灣大學的性別意識本來就爛到有剩,性平會只有一個員額配置,還叫辦性別活動的學生不要去申請;社輔會極力阻撓 BDSM 社申請因為違反善良風俗;老娘當年辦性別活動被說太偏門不給經費...太多太多。(同場思考:專訪周芷萱:「社會要接納性別與情慾的更多可能」

台大在2010年就辦過水果妹選拔,六年過去了,校方換了一批人,顯然性平意識一點都沒有進步。我們還要說台灣的性別主流化做的很夠?不用再花時間跟力氣做這一塊了?

作為一個畢業校友,我看到的不只是對美的單一化、性別意識的貧乏,更是台大菁英主義的高漲和對台大人想像的更加單一化。

除了丟臉兩個字以外,老娘真的是沒啥好說的。台灣的性別意識和對於各種身分想像的多元化,需要你我持續的努力。(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