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無法成為別人眼中的「台灣女孩」裡提到,在台灣,當個別人眼中期待的「女孩」是一件很疲憊的事。你也有同感嗎?關於「女孩」的刻板形象,必然是要可親又可愛,而對於逸散出這個規範以外的人而言,做個「一般的女孩」永遠是非常困難的事。但是事實上,當個「女孩」何必有規則呢?(推薦閱讀:

長期以來我對於我的形象困擾很久。

我是一個體重破百,買不到好看衣服以及聲線相當低沈的女生,對於形象這個問題,長期以來是我煩惱的問題,特別是學生時代,周遭的同學打扮的很潮,很有女人味時,相對於我這種無論是長相還是穿著甚至到聲線都毫無女人味可言的人來說,有一種隱形的壓力環繞我四周並且產生莫名的壓迫感。

我曾經被一群畫室的小孩子這樣形容我的外表:「有女生的頭卻有男生的聲音,有男生的身材以及穿男生的衣服」;我在五專的時候也曾經被同年齡的女生取笑:「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 MAN 的女生」;我去便當店買便當的時候被店裡的小男孩說我「看起來不像女生欸」。然而我只是不會打扮也沒辦法打扮,卻因為我的形象而困擾我的一生,好像一定要長成什麼樣子才看起來「像是女生」,我的聲音必須要像貓咪一樣輕柔才能算是合格的女人。(同場加映:

其實我自己對於我外表的現況並沒有什麼不滿,但是這社會對女人的外表似乎有一種潛在的規範,好像女人一定要有什麼樣的體型和穿著,才能被說「有女生的樣子」,甚至連自己個人的喜好都可能被別人認為自己不像是個女人。

比方我喜歡研究歷史和哲學,然而我曾經因為這個因素被同圈子的男性們認為我「不是一般的女生」,我知道這句話對一般直男來說是對女生的一種讚美,然而這句話對我來說反而是一種無以名狀的壓力,因為我不知道所謂的「一般的女生」到底是什麼。

我在被「稱讚」的當下我不知道我要回應這些同好什麼,我也不想因為性別政治跟我的好朋友撕破臉,只是我很納悶到底對這個社會而言,女人到底要展現什麼樣的形象才算「正常」?我猜想這個社會(特別是對直男而言)好像女人的打扮一定要像 ViVi 雜誌那種風格,然後成天聊時尚和生活瑣碎的事情才叫「正常」,可是矛盾的是,這社會對女人的期望一面又希望女人只聊時尚和瑣碎的事情,另一方面又在鄙視女人成天只會聊這種事情,好像女人不管怎麼做都不正常,我甚至覺得這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就是希望她們永遠當一個「被優越」的群體。(推薦思考:選擇你想成為的女人!女人迷內容準則 Guideline

想到這裡我對於我的處境一直處在一個相當矛盾的狀態,一方面我滿意我的現況,但一方面我又非常想要改變我的現況。因為我的現況對這個社會來說似乎是不應該滿意的存在,而我在現實這樣的環境下,又對自己的現況非常自卑,因為即使我對我自己滿意,我還是得不到社會的肯定,除非我活成像社會期待的那個樣子,我的存在才會令這個社會滿意。(推薦給你:

我們這個社會是個矛盾的社會。我們自稱現代的時代是個開放的時代,然而這個時代的人在看待某些族群時心裡還是異常的保守;我們表面上支持 LGBT 群體,然而當有男人留長髮或者是有女人穿男裝時卻還是會受到鄙視甚至仇恨;我們高喊我們要性解放以及去除性汙名化,然而當胖子或是其他少數群體要表達他們的情慾時,卻會被視為比鐘樓怪人還要畸形的怪胎,並且取笑這些人「醜人多作怪」。

我們的社會自由嗎?我們的社會開放嗎?說實話,我們並不自由,我們並不開放,我們只是催眠自己既自由又開放,然後只為私心能接受的群體敞開大門而已。

我們常常說我們是多元的社會,然而不幸的是,我們一點都不多元,而是只有一元,我們只能接受那些被社會設定好的規矩的人,對於那些設定不好的人,就像看到地上骯臟的垃圾一樣鄙視之,或者只會叫他們去迎合社會的期待,而將這些人在社會所遇到的性別困境,就像空氣一樣,視而不見。

而這樣的結果造成「不像是這個性別」的人要為這個問題所困擾,而不能自由自在去選擇自己應該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同場加映:

人之所以為人,最珍貴的地方在於我們是個獨立的個體,我們有不一樣的個性以及不一樣的思想,因此每個個體都是獨立而且必須要被尊重的。我們當然不能因此而太過自我,並且要適時的為群體和整個社會著想,但是這並不代表一個人必須要剝奪自己的特質,而符合社會成為一個「正常的」什麼人。

對於一些可能不是一個「典型」的性別個案,我們要做的不是希望這個人符合社會的期待,我們要做的也許是包容各種不同的性別樣貌,並且尊重每個人的個體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至少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在打電話或者走在路上的時候,不再被稱呼為「先生」或者是被認為「不像是個女生」。(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