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月,女人迷与 TAAZE 一起谈恶女。恶女的“恶”在于她架构了人们从未想像过的生活,自由奔放、不甩规则、是所有你苟且偷生欲望的实体化,挑战最脆弱的父权神经。我们为走在前头的恶女们写信与选书,吴珊珊、汪绮、陈思宏心目中的恶女是谁?哪一本书又是他们推荐的恶女书?(推荐阅读:

恶女如是说道,所有认真去爱的少女,都是失败的女人。

吴珊珊:你他妈的,自己的人生自己搞定

说来取巧,我所有对恶女形象的建立,都依附在《恶女花魁》这部电影上。女主角土屋安娜,蜷川实花执导,以及椎名林檎担任电影配乐,之后再也没见过这样阴丽妖华的阵容。

对我而言,恶女的恶,并不是缘由于犯了什么难赦之罪,而是对立于善,对立于贞洁,对立于贤良。从这个层面去理解,恶女绝非不识责任,不解是非,相反地,他们是以另外一种绝世独立的姿态去建构以及解构世上旧有的义理。而世人只能惶惶以惊异的眼神,目睹她们以一种令人懊恼的姿态,轻盈地游走在各种角色之中。是母亲就在意衣着餐饭和最低程度的心理舒适,是妻子就只做到家庭完好,是情人就只专注相爱而不以未来和书约彼此相缚。

不僭越别人的本份,也拒绝承担原应由别人消解的情绪,不外包也拒绝成为外包的对象。成为欲望的容器同时,也以相同的炽热凝视着对方。绝不代位,绝不信服于以爱为名的剥削。一如《恶女花魁》清叶那句嘻啐,“你他妈的,自己的人生自己搞定”。其中“人生”二字,把随意两块字砖扔进去,“自卑”,“老妈”,“欲望”,或者什么的,都可爱极了不是吗。(推荐阅读:

恶女选书:《安静,肥满》

卢慧心的《安静,肥满》吧,这实在是太适合在独自一人的失眠冬晚里,静静地翻过一页一页直到一夜也这么轻盈地翻了过去。现在的社会时常提醒我们用力,走路得用力,工作得用力,爱人得用力,抗争得用力。但若世上福祸往往相倚,总是得有人,站到光源寡少,盛名寡少,爱戴寡少的一边去,去做红花旁的绿叶、好妻好女的帮衬。(推荐给你:

卢慧心十分精准于描绘那样的光与暗。里头每个人物彷佛以娇憨又精明无比的嗓音问,“那样用力,何苦?”其中人物迷离旁徨的旋转时,却也不免给人笑睇人生的媚行感。

可以爱也可以不爱。性子一来可以做爱,但兴致散了也可以一秒恢复淡定。人事如果破了也任其聚散。不想用力过生活的小资女孩,对爱情与工作的责任永远承担到界线为止,绝不多给,同时也不贪因为多给而伴随的赞美。若说世人对美好女子的想像是只高傲的玻璃鞋,里头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执着于切割自己的双足,好血泪斑斑地行过人生。

不合穿,那就算了吧。这般的人生反覆穿脱后,发现终究不是我的尺码,那就登出吧。(里头有个角色真如此轻飘飘地去了远方)。

而里面最要人惊心动魄的桥段无非是《蛙》,女主角去探望侄女,做她的短期保姆。小女孩也许缺乏安全感吧,每天都要问,“阿姨妳爱我吗?”女主角永远都要说,不爱。她只爱自己。甚至在小女孩不依地哭将起来时,失却耐心与和蔼地回问,“好好不哭了,妳爸妈都很爱妳,还不够吗?”

这就是我眼中的恶女,她们从不试着去僭越,是母亲的妹妹就安于姨的角色,不让自己的爱过分汹涌,不捞过界,哪怕小女孩精致细微的世界从此绽开一枚缺口,她们也不心疼,甚至使劲,让那枚缺口裂得更敞吧。谁叫世间悲欢离合总是反覆流转生灭,早一点通晓人事,也不坏呀? 势必是这样“也不坏”的想法,让她们背上“恶女”的美名声吧。 命之为恶,也是男性的语言,所能做出的微弱辩抗吧。 既称微弱,那也没什么好怕的。

汪绮:亲爱的恶女,玛丽·安东尼特殿下

至玛丽·安东尼特(Marie Antoinette)殿下:

话说有人问我,我喜欢的恶女是谁,这个名单实在太长。但是啊,如果说到和恶女头衔最不相称的女人,我想那就是您了。 当您离开女帝膝下嫁到法兰西就注定是场悲剧,对于流行那么敏感的你,如果是个商人之女或一个贵妇就好了啊。

我也不太明白,在您遗留的信件里责怪自己让人民穷苦,又怎么会说出“没面包吃,为什么不吃蛋糕呢?”这样的话,或许您没说吧,但那又怎样呢,只因为您是个外国人、饥荒跟贫穷还有魔女的名声,就足够上断头台了。

虽然说,养一只凤凰大家都知道那会很贵的,但最后大家还是因为养起来很贵所以杀死你了。如果有天堂和地狱,而被操弄之下的无知和不合时宜的无能也是一种罪的话,您现在估计在地狱里吧。(同场推荐:

再见了,会对被踩到脚的刽子手说对不起的孔雀小姐

恶女选书:蒙马特遗书

Why?他带我走过死亡幽谷。是一个很适合帮你先死一遍的书。(推荐阅读:

陈思宏:罗莎·卢森堡领军,后世恶女不可输

德国马克思主义者罗莎·卢森堡 Rosa Luxemburg(1871-1919),注意她的生卒年,她在性别极度失衡的年代,办报、书写、上街抗争,最后被补,被严刑拷打至死。恶女冲破历史局限,尖叫嘶吼,铺路展路,后世 bitches 不可输,这世界需要妳们的音量。

恶女选书:《每一本 Alice Munro 的书》

Alice Munro 那些短短的故事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恶女。有隐性的、潜伏的、安静的恶女,有露出凶牙的。小城小镇里的故事,有割人力道,刀锋上有这些恶女。


恶女讲座现正热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