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總統與立委選戰,第一任女總統身份牽涉出更多「性別議題」。我們看見國會新政治力量林昶佐把妻子放在「背上」、而非背後的女人;我們也看見朱立倫妻子出來道歉的「嫁雞隨雞」形象、看見人們如何假想一位「女總統」應該成為的樣子。(推薦閱讀:

大選裡的性別意識

大選過後,新總統誕生,因為新總統恰巧是位女性,於是有人說臺灣性別意識和性別平權都跨進了一大步。說真的,如果只是因為女性居要職,就是進步,那臺灣對性別意識和性別平權的想像也未免太平面了些。

仔細回頭看,這次大選,性別意識和性別平權,似乎只有在抹黑的時候才會成為焦點。在形容參選人時,女性的身分往往比男性的身分還需要被特別強調,所以我們有溫柔的女兒和強悍的小辣椒,而性別氣質的形容詞,則較少在男性參選人身上出現。延伸閱讀:性別權益不是你的催票工具!2016總統大選缺席的性別政策


(圖片來源:來源

蔡英文的幕僚為她創作了貓小英的動漫分身,據說這個動漫分身有平衡她剛毅的形象的功能,所以顯然一個嬌小甜美的大眼睛假娃娃,被認定可以增加蔡英文的女性氣質,可又好像太理所當然,因為沒有多少人問這樣的女性氣質定義從哪裡來。

婚配關係上的標準當然也是男女有別。所以即使是善意推薦,也要強調沒有結婚的女人是好的從政者,因為沒有包袱,可以全心奉獻。而男人則最好要有妻子的幫襯,因為一人當選兩人服務。當選要不忘牽手,落選也要強忍悲憤,安慰已經在流淚的妻子,好像妻子流的眼淚都是這次選舉的委屈,真奇怪,究竟是誰在選舉啊。

其中,大概只有新科立委林昶佐答應要揹上葉湘怡人夫的彩帶,是少數的亮點吧。是啊,這些已婚男立委都是人夫,只是他們的夫人們即使勤跑基層,卻是沒有名字的面孔。我當然也好奇這個問題又是怎樣影響已婚的女立委,不過坦白說,這不是新聞關心的,因為少有新聞報導這類的消息。

 


(圖片來源:來源

大選開票當日的性別意識

還是來看看大選開票當天吧。花絮之一當然是蔡英文中外記者會的口譯人員。網友戲言,他的美妙聲音,讓網友的耳朵懷孕。幾家電視台紛紛以這個做標題,當天播一次,大選隔天重複撥放無限次。表面上看起來是對這位國際事務部副主任的稱讚,然而這樣的言詞,已經達到性騷擾的程度。居然是這樣「強而有力」的留言幫助燈光聚焦到他身上,我們也才得以知道他回臺灣貢獻所學的故事。可是當社會還不自覺的以騷擾當恭維時,又好像只要對方是男性就必定不在乎的假設,說進步可能還太遠。(延伸閱讀:

當外媒在報導,蔡英文這位女總統,她不是誰的女兒或寡婦,也不是誰的妻子,而得以當選這個特別的民主意義時。PTT 八卦版一則轉載蘋果日報新聞的發文,卻關注蔡英文受訪時對情史的回應。

固然也有理性網友,但推文裡討論性傾向者有,趁亂以言語騷擾兩句者有。坦白說,不忍卒睹。PTT 的推文常常是一種自嗨式的發表,不少發文或看文的網友,不一定全部看完推文。所以那些以言語騷擾者,與其說是試圖對話,不如說就是想以最直覺得方式喊爽一下。

再看看敗選的國民黨這邊又傳遞了甚麼性別的訊息給人民。

朱立倫的太太上台了,和競選團隊一起鞠躬致歉,她的角色比擔任競選主委的胡自強還搶眼,得到的鏡頭似乎也比王如玄多些。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她需要道歉。這是不是本末倒置了。還是原來我們都誤會,這次其實是要按照往例選擇總統和他的總統夫人,而不是總統和他的副總統。(同場加映:

此外,多令人難受啊,一直以家父長制度主導選戰的國民黨,連年輕的男性發言人也染上這個氣息。評論敗選原因時,他說群眾之所以同情周子瑜是因為她是年輕小女生,如果是個中年過氣女星,臺灣人不會這麼生氣。對,我同情她年紀輕輕就得面對這樣巨大的壓力,但這真的是無關性別的。16 歲的臺灣男孩被逼著眼眶含淚的唸出我是中國人,今天這種羞辱和國殤的感覺都不會減少。況且,為什麼中年女星就非得搭上過氣兩個字呢?

性別只是特質之一,不是唯一

2016 年臺灣誕生了新總統,還是位曾經從失敗裡站起來的新總統,不僅讓人高興,也讓人期許很深。然而,或許只有當這個社會理解到,不論是哪種性別都需要彼此互相的尊重,以相似的標準對待不同性別的人。當人們對他人的性別習以為常,不過度去強調某人的性別身分,把這個個體當個人,而不僅是當成個女人。那麼那時候,或許才可以宣稱我們真正往前邁了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