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部韓劇《奶酪陷阱》引來廣大討論,男主角劉正在看似完美的性格底下,其實埋臧著非常深的親密焦慮。作者心靈偵探討論佛洛伊德的「超越快樂」法則與親密關係議題,不安全型依附、焦慮型依附、逃避型依附,在依戀關係的分析裡,尋找你自己戀愛的模樣

我試讀了一部分許皓宜心理師的新書《如果,愛能不寂寞》,裡面談及了一些關於親密關係的議題。

書中所提及的概念,讓我想到了佛洛伊德在1922年,所發表的《超越快樂原則(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一書,在這本書中,佛洛伊德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概念,過去的人們曾以為,我們追求的是快樂,但事實上,我們追求的其實是一種,讓自己安心的習慣性行為。

佛洛依德觀察了一個小孩子,他在母親離去之後,不斷的將一個線軸丟出去,再把線捲回來,直到母親再次回到他的身邊為止;這個孩子必須不斷重複這樣的行為,才能減低母親離去時,所帶來的分離焦慮。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原來,我們追求的不是快樂,而是一種習慣所帶來的安全感?

大家應該多多少少都聽過,或是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吧。每次在談戀愛的時候,總是遇到類似的對象,要嘛就是對方很強勢,要嘛就是對方很需要被照顧。總之,就是那種讓你每次在結束關係時,都發誓不要再找到類似的對象了,但你總又會和相似的對象在一起。(推薦閱讀:

精神分析學派就提出過一個類似的概念:「酗酒父親的女兒,在長大之後又找到了一個酗酒的老公,為的是希望能夠在這段關係中,修復當初未能修復的問題──她想藉由好好地跟一個酗酒的老公相處,來彌補自己當年無法跟酗酒父親好好相處的遺憾,藉此證明她是能夠和酗酒的人共處的。」

在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概念時,其實我是很訝異的,因為這樣的概念,很違反我們的直覺,我們不是應該很討厭那樣的互動關係嗎?為甚麼又會在親密關係當中,重現這樣的關係呢?直到我有了親身經歷之後,我才發現我們不自覺當中重複類似的行為這件事情,是多麼的深植於我們腦海中。

我曾經交過一任女友,我們的關係裡面充滿了不安,每次約會都會吵架,而對方對我的要求很多,也對很多事情嫉妒與吃醋。在這樣的關係當中,實在很辛苦。後來,我和這個女生分手了,過了幾個月之後,我和另一個女生在一起。在這段關係當中,對方很體貼我也很照顧我,不太會吃醋,也很樂意傾聽我的故事;在我很累的時候,她不會要求我一定得陪著她,反而要我早點去休息、在我臨時有事情沒辦法和對方見面時,她不會生氣,反而能夠體諒我。前一任女友所不能接受的事情,她都能夠接受。

可是很奇怪的是,我感受不太到深愛的感覺,儘管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很自在,也覺得很感激她這樣子對待我。後來,我開始會挑剔一些她不能給我的事情,例如她的穿著不夠體面、她和我約好的事情卻不能做到等等。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明明這就是我理想中的相處模式,但是當我得到的時候,反而嫌棄對方沒辦法給我的部分。

但是當我們有了一兩次爭執之後,我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在爭執過後的修復過程當中,得到了那種深愛的感受。」當時的我並沒有多想什麼,但是在分手之後,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這就是佛洛伊德所謂的「超越快樂原則」啊!

在過去,我總是不斷地被喜歡的人拒絕,拒絕之後我又放不下,於是不斷地重複想要接近對方,每次在痛哭之後,能夠重新親近對方,總會得到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受,反而更加迷戀對方;到了那一任一直爭吵的女友,我總是在爭執過後的和好當中,重新體驗了一次那種失而復得的感受;到了對我很好的這任身上,我得不到那種修復後的欣慰了,反而覺得感情當中是不是少了什麼,但是在我開始和對方起了爭執之後,我反而覺得有一種寬慰的感受,儘管那是那麼的椎心刺骨。

我不敢說佛洛伊德說對了一切,但是我覺得「超越快樂原則」,確實精確地點出了一些我所經歷的事情。原來,有時候我們理智上知道怎麼樣是我們想要的,我們的過去,還是會影響我們談感情的方式啊!

我們系上的林以正教授,在談論依附理論時,很喜歡用這樣的例子描述焦慮型依附:

女: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男:.........(苦惱了很久).......我真的想不到耶
女:其實是我騙你的啦,我只是想知道你會不會亂掰騙我而已。

女:你為什麼喜歡我?
男:因為你長得很漂亮呀!
女:所以我老了之後,你就不喜歡我了嗎?

如你們所見的,焦慮型依附會不斷地用這些試探的方式,來確定這段關係是安全的,就如同依附理論的大師 John Bowlby 所描述的,依附是一套演化所內建在嬰兒身上的系統,為的是要確保自己是能夠安全地生活在世界上的,這套理論後來被 Shaver 和 Hazan 等人,沿用到了成人戀愛的研究當中:我們期望我們的伴侶,在我們需要時是可得到的(available)、敏感的(sensitive)、支持的(supportive),如此一來,讓我們能夠應付壓力情境、維持自尊、情緒穩定、建立相互滿意的關係[2]。

但是,由於焦慮依附者在內心想接近對方的同時,他們又意識到了可能會被對方拒絕[3],因此他們會變得很矛盾,於是焦慮依附者會透過不斷測試對方的方式,來確保伴侶是可得到的、對自己需求敏感的、支持自己的。Bowlby 的理論就和佛洛伊德所說的「超越快樂原則」一般,闡釋了人們何以不斷地透過重複性的行為,來尋找一種安全感,但是這樣的行為,有時候反而讓我們離快樂越來越遠。(同場加映:

那我們有沒有可能超越「超越快樂原則」,透過健康的方式,重新找回愛情當中的安全感呢?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先想想,不安全型依附的人身上,到底出現了什麼事情?焦慮型依附的人,他們認為自己是不夠好的,別人是比較好的,所以當他們渴求別人愛自己的同時,又擔心被別人拒絕,所以他們會變得很矛盾;逃避型依附的人,則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很危險的,別人是不好的,所以他們寧可和他人保持距離,不願意和他人發展長期的親密關係。(推薦閱讀:

但是,他們對於自己或他人所抱持的負向信念,也讓他們難以相信長久的愛情會降臨在自己身上,進而不斷重複著悲劇的上演,焦慮型依附的人不斷在愛情裡充滿矛盾,不斷測試對方終至自己被拋棄,然後驗證了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這件事情;逃避型依附的人,則是打從心底不願意相信別人,不願意和對方太親近,於是,即使自己的伴侶對自己釋出善意,逃避型依附的人依然認為那只是虛假的,於是逃避型依附的人不斷的尋找新對象,但卻從來沒有真正認定過對方是值得長久交往的;「交往的開始,就是失去的開始」,或許是不安全型依附者最好的寫照了吧。

那麼,要怎麼超越這樣的依附型態呢?其實,所有的諮商理論,都會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我覺察,透過看到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把本來沒有意識到的模式帶到意識當中,讓我們更了解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許皓宜老師的書《如果,愛能不寂寞》也是如此,透過一段又一段的故事,讓我們從故事當中看到了某一部分的自己,然後領悟到了自己過去都用什麼樣的模式在談戀愛,進而有機會修改自己談戀愛的方式。也許,我們在下一次的互動當中,又不小心陷入了過去的循環模式當中,但是提醒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將有助於我們能夠漸漸地不再被過去所習慣的模式帶走,也讓我們更有機會走向自己想要的愛情。

或許你會覺得我寫得好像很簡單,但是真正做起來卻是很困難的,怎麼能夠一語帶過呢?我也常常會想這個問題,但後來想想,每一個人的情況的不一樣,又該如何為每個人量身訂做一篇文章呢?心理諮商就得花去好幾次諮商的時間,才能漸漸了解當事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很難透過一篇文章,為每位讀者量身訂做適合的方式了。(同場加映:

不過,我想真正重要的是,在讀過了這些文章、這些書籍之後,每一個人體悟到了什麼?看到了什麼過去沒能看到的事情?是不是能夠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慢慢得讓自己不再為過去所束縛呢?

這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但卻也是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

當你開始瞭解自己,就是接近幸福,更多分享都在《如果,愛能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