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們以〈〉看見了女人的深刻。2015 是展望性別的一年,我們期待帶入更多流動討論,放眼望去更多名人為性別發聲的這年,不一樣不該是病症,因為差異,所以我們存在地如此與眾不同而美好。(推薦閱讀:

2015 年,美國 51 州通過同性婚姻法案,而後沸沸揚揚談著墮胎、薪資平等、種族議題。身在台灣的我們,望梅止渴地慶祝多元成家,眼巴巴看著西方重視平權的大躍進。可是,台灣人從不妄自菲薄,我們沒有停。金馬 52 把電影產業女性弱勢議題搬上典禮台、公眾人物大方談論出櫃、陽光註記帶來的一點曙光⋯⋯

性別已然是公眾議題,愛的自由,是那些曾死在性別霸凌下的亡魂超渡社會、是那站在鎂光燈下被獵奇批判的公眾人物用真誠戰鬥。在《韋氏大字典》公布的 2015 年度代表字中,女性主義(Feminism)驕傲入榜,不只帶著兩性平權,更一同牽進同性戀、酷兒、種族議題。人權就是身份,在不明確的性別百科裡,我們需要的是一種擁抱「其他」的可能。2015,從一月到十二月都充滿了性別的震撼宣言,與你分享十二個不能錯過的性別時刻。

一月・手天使:每個人都該擁有情慾

「我常常做春夢。更怪的是,在我大部份的夢中,我不是身障者。從小到現在我一直被人觸摸。我想我需要為了感受快樂而被觸摸,而不只是為了生活起居。」——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病患 Laetitia Rebord


(圖片來源:手天使

今年一月,《壹周刊》刊登了一篇報導〈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手天使議題在台熱烈發酵。事實上 2013 年初台灣就出現「手天使」服務,免費協助重障人士滿足慾望。至今他們仍遭遇許多現實困境——家長的不理解、法令的限制。

手天使服務備受爭議,有人嘲諷從事性服務的志工,也有人深入討論身障者與智能障礙者的「自主界線」,他們對自己的情慾可以掌控到什麼程度?哪一條線會讓人感覺被侵犯?台灣法令的不友善、公家社福團體的拒絕、父母的不願理解都是身障者追求情慾的高牆。

生理不便,不表示社會有權剝奪他們的心靈空間。我們需要還給身障者更友善的人權環境,而非以保護之名剝奪討論性的場域。情慾從來不骯髒,身障者應該擁有建立情慾討論的管道與模式,或許,我們能因此更靠近理想的性別流動世界一步。(推薦閱讀:

二月・派翠西亞艾奎特:女人,為自己而戰

「致所有替這個國家生育的女性,所有納稅人與公民,我們已經為他人奮力爭取過了平權。現在該是我們一勞永逸地擁有薪資平等,以及美國女性平權的時候。」

第 87 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結束,講台上出現了一段讓人驚豔的演說發表,來自《年少時代》的女配角——派翠西亞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說完這段得獎感言,梅姨起立鼓掌。

2015 年,派翠西亞艾奎特做了優秀的先鋒示範,這份掌聲給所有為自己拼搏的女人。女權不是潮流,不是跟著流行喊聲,我們需要真正的落實,真正了解身為女人、其他弱勢面臨的社會處境。不只讚揚,更挺身而出!(推薦你看:

三月・國際女人日!艾瑪華森:你應該要是女性主義者

艾瑪華森:「女性主義不等於厭惡男性,這絕對是兩回事。如果你相信性別平權,你就是個女性主義者。」

3/8 是國際女人節,聯合國婦女署親善大使 Emma Watson 在這一天於臉書直播談論女性主義,與社群讀者有了相當具時代意義的對談。在 3/8 晚上的討論中, Emma Watson 重申去年九月演講的核心理念,清楚指出女性主義從不等於厭惡男性,舉凡相信平等的人,都是女性主義者。(同場加映:

艾瑪華森企圖以更有社群力的方式接近群眾,包括今年有人質疑艾瑪華森的「白人女性主義」,她虛心受教並且繼續努力。今年十一月她參與《馬拉拉:改變世界的力量》現場直播,申論女權與人權議題。

我們嚮往的世界,男人與女人不因性別劃界,我們同處於這個世界之上,都握有讓世界更好的力量。Emma 呼籲更多人加入 HeforShe 行動,每個人都可以是身處環境裡的性別行動大使。

四月・#FreeTheNipple:我的情慾與身體,干社會何事?

「追求『真正女性的』情慾模式應該是去虛心認識每個具體的女人在真實生活中的情慾存活方式,以多元開拓的自我創造發明實驗,向著不斷重新定義的『女性』前進;而不是充滿焦慮,預設立場的檢驗排斥別人的情慾實踐,自以為義的要求人人都像自己那樣『正確的』認識和體驗情慾吧!」——《呼喚台灣新女性》 


圖片來源:《Lady's 尖頭們Free the Nipple》

今年四月冰島一名 17 歲少女 Adda Smaradottir 為了對抗 facebook 審議機制所上傳的上空照,遭到網路霸凌,照片被強迫下架,引來更多人不分男女的聲援。他們上傳自己的上空照,並標籤 #FreeTheNipple 來表達性別平權。

有人諷刺「#FreeTheNipple 」追求的「像男人一樣」這種女性情慾的表現是在模仿、學習、靠近男性慾望。女人從來沒有真正要「像男人一樣」,那是因為「像男人」儼然成為一種「自由」的圖像。(同場加映:

「裸露」背後的結構,是男性凝視女體的觀點、父權對性感尺度的拿捏修剪。如今我們不再做一個脫下衣服才知道你是誰的人,不再甘願被動地被社會裹上層層糖衣。當我們爭辯女星裸照外傳、波卡與王大陸的屁股蛋,我們更想進一步思考的是在當代社會裡作為一個女人代表的涵義是什麼。

五月・叫我凱特琳!活過半輩子我終於成為自己

1976 夏季奧運,美國運動員 Bruce Jenner 奪下一面「男子」十項全能項目金牌,而2015年的現在,已經65歲的他,決定變性成為「她」。沒想到這樣的勇敢,竟然在風氣自由的美國遭到不少冷嘲熱諷。五月初的時候,美國誕生了一位全世界最有名的變性人——Caitlyn Jenner。

Caitlyn Jenner 的出現振奮了許多人的心,因為「兩性」以外的其他可能,原來也可以如此被祝福。她宣布捨棄 Bruce Jenner 這個名字,擁抱 Caitlyn Jenner 的新身份,人們紛紛視他為跨性別族群的代言人。儘管 Caitlyn Jenner 近期談論「真正的女人」備受爭辯,我們依然肯定她的發聲。(推薦閱讀:

寫在 Caitlyn Jenner 之後,社會真正需要的不是族群 Icon,而是社會如何想像性別,當「變性」成為性別認同顯學,還有「不變性」的跨性別族群,需要每個人理解與擁抱。

六月・美國51州同志婚姻合法:相愛值得慶祝!

「他們的願望,是想要脫離如詛咒一般孤寂終身的命運,不再被公民社會的傳統制度排除在外。他們希望,在法律面前擁有平等的尊嚴。而憲法,同意他們擁有這樣的權利。」——美國大法官 Anthony Kennedy 

2015 年 6 月 26 日,每個人都該記住這個日子,因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讓這個看似平凡無奇的一天,成為歷史性的一刻。歐巴馬發表:「所有人生來平等。每份緩慢而堅定的努力,都可能換來如雷電般的正義。今日早上,最高法院作出了決定,婚姻是所有人共有的平等權利,無論他們是誰,以及他們愛誰。」歐巴馬的語氣平穩且堅定,道出二十一世紀性別平等的里程碑。

在那之前,蔡康永於中國節目談出櫃歷程,一句「我們不是妖怪」引起震撼,背負鎂光燈的非戰之罪,他一路近十年孤獨且矛盾地走,蔡康永的赤裸告白與美國憲法通過同性婚姻發生在接近的時間,臉書紛紛出現了彩虹大頭貼,所有人慶祝著相愛。愛並不容易,因為難得我們更不退讓人權應該擁有的相愛保障。(推薦你看:

七月・珊卓布拉克謝絕「年度最美女人」

珊卓布拉克:「當他們頒給我這項『殊榮』時,我笑了,我想如果我可以頒這個獎項給誰,我心中的『美麗』絕對會給那些總是無怨無悔照顧他人、努力工作的女人。」

美國雜誌《People》的年度美女肯定一向是殊榮指標,50 歲的珊卓布拉克被《People》評為 2015 年「全世紀最美的女人」,她大力反擊這項冠冕。珊卓布拉克談論迷戀年輕、崇尚青春的媒體如何大肆對女星的年紀與外表公開發表評論、羞辱女性:「此類現象越演越烈像是公開狩獵季,獵物是女人。女人被攻擊或批評不因為她是什麼樣的人,而全然因為她的長相以及年齡。這讓我感到非常震撼。」

《People》選出的年度最美女人,珊卓布拉克聳聳肩說謝了、把美麗的定義規則還給我。她卸下《People》「授獎」的美麗,把美麗還給世界上每一個認真生活的女人。(同場加映:

八月・波多野結衣:AV 女優能不能做慈善?

波多野結衣:「只因為我是 AV 女優,就不能參加有善意的活動貢獻社會嗎?」

8/26 悠遊卡公司找來日本 AV 女優波多野結衣行銷悠遊名人卡,分別以白衣露事業線及黑衣露背裝扮呈現天使與惡魔版本,引來各界質疑「有違善良風俗」。波多野結衣的身影從男孩們在青春裡細細珍藏的謎片成了棄如敝屣的「猥褻悠遊卡」。(推薦閱讀:

從「#FreeTheNipple」到「波多野結衣悠遊卡」,我們申訴的不再是「猥褻畫面」,更多人願意「下海」站在所謂猥褻一方,勇敢的為情慾上訴。也讓人重新思考:脫掉的衣服,為什麼一定要穿回去?

波多野結衣事件帶來我們對性工作者的思考,一:性工作者是不是一項專業?二:在性工作裡面是不是還有階級存在?但願那一天很快來,性工作者的身體與良家婦女的身體可以不必再對立,女人能享受展現慾望的過程,懂得在性愛中擁有歡愉是深刻的、脫下衣服的我們是舒服自在的、觀看謎片的我們不必躲藏在漫漫深夜了。​

九月・墮胎成為全球議題:女人的身體自主惹惱了誰?

今年六月美國維持德克薩斯州墮胎法的主要條款。2013 德州墮胎法實施後,診所關掉一半。如果門診手術中心的標準生效的話,在主要城市診所將減至 8 家。九月墮胎維護者訴請美國最高法院重新審理德州墮胎限制條款的爭議,他們認為制定這些規定的目地是讓診所停業,而不是真正為了保護婦女的健康。

九月中美國國會駁回墮胎資金法案、歐巴馬與教宗公開批判墮胎同時,美國作家琳達在社群網站發起「#ShoutYourAbortion(說出你的墮胎經驗)」活動。墮胎議題談論的是「人身安全」與「心靈安全」。除了「選擇與生命」的道德之爭,或許我們更該關心女性生理缺陷所帶來的弱勢處境。(延伸閱讀:

當#ShoutYourAbortion 沸沸揚揚地在網路上發燒,有人出面反彈「流產有什麼好拿來說嘴?」,同時一群女人仍奮力抵制羞愧,他們發聲,不只為了身體自主權,更為遠方因不健全醫療體系犧牲的婦女、因強暴盛行而早婚早產的女孩、為尚未準備好成為一位母親的她。

十月・珍妮佛勞倫斯:女人不必委屈,自己的權益自己掙

「之前,提到女性主義的議題時,我總是保持沈默,或甚少發聲,不平等的情況不會有所改變,我不想再繼續討好,我的聲音能夠為這件事情上帶來改變。」——珍妮佛勞倫斯

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身為奧斯卡影后、好萊塢第一線女星,並且榮獲今年富比士女星收入第一名,在 Sony Pictures 資料外洩後發現自己已經是眾女星收入之首,但片酬仍比《瞞天大騙局》同片男星低,她出面申訴好萊塢同工不同酬議題,同為圈內好友的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一齊發聲。

儘管許多電影界大佬紛紛以「貪相」、「真是不可愛的小女孩」、「聊錢很不上道」批評小珍妮佛,但她一概接收「不可愛」,不再討好,就是她爭取性別自由的第一步。好萊塢高談女性權益同時,看向今年金馬 52 影后頒獎前的女力影片,舒淇、林嘉欣、張艾嘉、宋芸樺、趙濤為所有電影界女性工作人爭取權益,共同期待一個女人更有參與感的世界。(延伸閱讀:

性別平權不該再是假議題,美國主流票房數據顯示我們世界的主流電影維度缺乏性別流動,除了女性薪資仍居弱勢,在故事表現上仍以父權觀點為主要文本。因為女星們的發聲,每種音量都造成舊有體制或多或少的撼動,丟掉批判與標籤,一同期待更友善的職場文化

十一月・兩性產假之爭:當馬克·佐伯格請產假成為模範父親

臉書執行長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霸氣向公司請了兩個月的產假,寫在奇摩執行長梅爾(Marissa Mayer)「節省產假」後,他對家庭的大器顯得更有性別意識?這樣的討論在社群上爭辯著「女人能不能更在乎工作」、「誰的決定更政治正確」。(延伸閱讀:

當所有人都讚揚馬克·佐伯格是新世代好男人,我們肯定他的決定,同時也想捍衛梅爾對工作的選擇。女性執行長被高道德審視,她們要有游刃有餘的手腕,強勢但不能「嚇跑男人」;要有領導人的企圖心,但最好具備「女性的柔軟」。產假該請多長?請長了被歸罪女人職場弱勢,請短了被家庭正義畫叉。

做為一個新生兒的準父母,馬克·佐伯格在性別平權的文化下尊重「父親身份」值得讚許,不表示梅爾就該挨罵,相信若是馬克·佐伯格只請一週產假,相信不會有任何人大肆責罵他。逃出模範母親框架,我們該還給職場女人更多選擇的自由。

十二月・楊雅晴:一起當一個自在快樂、坦蕩蕩的蕩婦吧!

楊雅晴:「站在公領域,我刻意讓自己以『陰柔』的樣子出現。我要讓社會看到陰柔也可以,女人不見得要陽剛才有餘地說話。我就是要穿洋裝,要大紅唇,我後來看錄影,還懊悔怎麼沒拍到我的乳溝...」

十一月底,《百吻巴黎》作者楊雅晴在 TEDxNCCU 的現身說法,女人握有情慾為何會讓社會如此焦慮?十二月開始,社群上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位「情慾女孩」。《百吻巴黎》是一部少女獵豔記,她拍下 100 張吻照記錄巴黎的文化地景。

景框來到台灣,好多人為她辯解這是藝術而非情慾時,楊雅晴說:「我覺得很尷尬,好像我如果帶著一絲情慾去親這些人,我的作品就髒掉了,然後我這個人就髒掉了。但是,怎麼可能沒有情慾?」(推薦閱讀:

鏡頭來到楊雅晴居所,十二月我們進行了楊雅晴的深度專訪,過程看見她更像一道光譜溫柔照進世界,絕非推翻道德的左派。有人推崇她是少女情慾教主,我們知道,她只是盡自己所能,誠實地擁抱與親吻。

回望女人迷從一月走來十二月的性別議題,我們企圖更愛更愛所有世上的存在。我們要坦蕩的情慾表述、要更自在正義的工作場域、我們要自己決定自己能成為的模樣、還決心要擁抱兩性以外的廣闊宇宙。在這個世界還沒褪去老舊皮囊前,我們會更盡情挑逗。

也許有人告訴過你,我們無需談論性別,性別從來是美國、德國等強權國家的事;甚至他們會說,在性別之前,台灣眼前還有居住正義、醫療、長照⋯⋯。關心一件事沒有優劣,如果你聽見有人這麼說,你應該勇敢地告訴他:你錯了。無時無刻,我們都為性別受困,男孩被要求經濟能力,女孩被勒索生育能力;你的姐妹、母親、女兒,都可能因為一時放過的性別討論錯過人生。

這個時代,你應該談論性別,無關階級無關身份,你談論性別是因為你在乎世界、在乎人的本質——無論美國還是非洲都會發生的童婚、無論發展中國家或是先進國家都有層出不窮的強暴案,無論是女人、男人、酷兒,我們都有自己的生命課題。我們用性別的觀點去溫柔看穿、去凝視軟弱、去理解差異。

如艾瑪華森所說,世界需要你,你應該做一個女性主義者。讓女性主義為性別多元領路,那是一個繽紛綻放的光景,每一個人,都能選擇你想成為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