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舉辦的選美小姐,觀看選美標準與參賽定義,彷彿給了社會一種美的定義與框架;聽聽作者張萍萍的論述,女人該是多元,愛自己,也愛他人。(推薦閱讀:他們都想說: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

伊拉克選美比賽
(伊拉克選美比賽 / From:Tencent )

近日,各地舉辦的「小姐」選美比賽的軼事見諸媒體。

海南三亞「世界小姐」參賽者林耶凡與中國政府對抗的新聞甚至蓋過了賽事;飽受戰火摧殘的伊拉克 43 年來第一次舉辦選美;美國拉斯維加斯第 64 屆「環球小姐」出現冠軍烏龍事件。這些「選美」事件中,「小姐」們負責表演,觀眾負責制造輿論。

對於選美比賽,我從未關註,只是最近太熱門了,以致於不得不看。在泰國,最近目睹的一次選美比賽是 11 月底舉行的水燈節選美比賽。說實話,泰國的選美比賽看不出有多大的實質性內容,比起內在,外表出眾就更容易獲得評委青睞。甚至,前段時日還爆出醜聞,一位泰國選美冠軍被查出偽造學歷而被撤銷冠軍頭銜。因此,對於所謂的環球小姐、世界小姐、國際小姐之類的選美比賽能承載多大的意義,我表示懷疑。

眾所周知,這三大國際選美比賽的宗旨挺高尚。比如,世界小姐選美大賽以「促進世界和平友誼,樹立傑出婦女榜樣」為宗旨;環球小姐大賽以「幫助全球女性實現理想,促進事業、生活和個性的發展」為宗旨;國際小姐則是旨在「傳達公益理念、實施愛心工作」。(以人為本的商業模式:600 名雅芳小姐把健康和未來都帶進非洲貧民窟

在女權主義勢力漸長的 21 世紀,女性憑藉個人魅力(外表和內在),站在國際舞臺展現自我,這對女性地位確是一種提升。然而,仔細考究小姐們的參賽目的和賽後的命運,以及賽事本身的局限性,對於選美的意義就不得不打個問號了。(美沒有 SOP!多樣的新加坡,讓我看見美的自由自在

在這個追名逐利的年代,要出名是許多小姐們參賽的主要目的。因為「名」、「利」是一對孿生兄弟。比如,2005 年參選港姐的袁彌明就曾透露,如果自己不是名人,就不會有數百人在「袁彌明生活百貨」還未開店時就先訂貨。甚至 1961 年第 11 屆世界小姐羅斯瑪麗・弗蘭克蘭曾直白地道出賽事的虛偽性:「美女皇後們精心打扮一番,魚貫走上舞臺,只是為了讓某些人得到一點快感。他們應該把這種活動送入檔案袋裏,永遠忘掉它。」這位世界小姐沈湎於桂冠帶來的虛榮,最後選擇自殺。

有人說,通過選美比賽可以讓自己獲得自信,這或許無可否認,但除了選美,難道就沒有其他的途徑可以找到人生的自信?這恐怕也說不過去。縱觀世界小姐們的出路,大多嫁給富豪,或成為藝人,或回歸平凡生活,真正發揚賽事宗旨的「小姐」少得可憐。

所以,對於小姐之類的賽事,我認為看看就好,不必太認真。

因為女性的美不該被舞臺上的小姐們的美所定義,女性的美在於活出自己的姿態,包括外在的舒適與內在的充盈。

站在舞臺上的小姐們那是被規定化的美,用身高、體重等客觀指標來衡量,然而,難道矮胖的女性就都不美了?再者,在鎂光燈下短短的幾個小時,何以客觀判斷出一個女性的真正內在美?因此,當我們看著她們在舞臺上展現自我時,在投以羨慕之餘,最重要的還是回歸平凡生活,在實踐中完善自我。

我把女性的美歸納為6個字:「愛自己,愛他人」。如果用英文来表示,那就是:To grow and to help others grow. To live and to help others live.

我無意倡導取消「小姐」比賽,因為每場斥資上千萬、甚至上億的選美比賽,能夠滿足觀眾所需要的娛樂,小姐們能展示自我,商家們可以擴大知名度,以及電視臺能獲得收視率,所以這是一場多贏的賽事。

如果要說有什麽特別的,可能就是伊拉克的選美比賽是有些意義的,在收到死亡威脅後,這些小姐們仍有勇氣上臺,與宗教頑固勢力對抗,目的是證明伊拉克仍是瑰麗於文華之國。不過,除了伊拉克選美,其他所謂國際性或地區性的選美比賽似乎並沒有多大的實質性意義,反倒像是壹次集體意淫。(奪下美國加碼小姐后冠的愛滋病患:「我重頭學習怎麼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