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時代雜誌》年度人物,德國總理梅克爾以堅毅的政治領導風格獲選,對此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跺腳氣惱表示「不管我多受歡迎,我都不會入選,為何選一個把德國搞砸的人?」梅克爾是把德國搞砸還是引領德國走向一個更好的世代?讓我們一起聽聽她的故事。(推薦閱讀:

「她的政治領導風格沒有華麗的言辭與手勢,她也沒有與生俱來的領導者風範,她有的是一個生存者對於權利的銳利感受,以及一個科學家對於數據的追求。在梅克爾於2005年成為德國總理,並掌握世界第四大經濟體之後,她依然保有一貫的平直,這是被時代低估的可貴價值。」——Nancy Gibbs

美國《時代雜誌》選出德國總理梅克爾 Angela Merkel為 2015 年風雲人物,這是繼1927年以來,第四度有女性單獨登上年度雜誌封面。在本期《時代雜誌》封面上,油畫風格呈現梅克爾一身白衣,藍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方,小標題寫著「梅克爾,自由世界的總理,從東德路德教派牧師的女兒到歐洲大陸的實質領導者。」

2015的歐洲,歷經希臘債務危機、難民、移民議題、兩次巴黎攻擊事件與俄國干預烏克蘭局勢...等寒霜,諸多風雨撼動歐洲持續結盟的未來可能。而梅克爾在歐洲動盪的局勢下,展現了安定與堅毅的氣魄。

在希臘債務危機處理,梅克爾堅守要求希臘採行撙節政策,以保歐元區的未來;在難解的難民議題上,梅克爾小心處理,當多數大國選擇封閉邊界,她選擇對難民與移民張開德國的大門,儘管此舉讓她在德國支持度大幅下滑,她的對手攻擊這無疑是德國的經濟與文化自殺;在巴黎攻擊事件後,梅克爾向法國總統歐蘭德保證,德國將出動戰機與地面部隊協助反恐,這對於二戰後多採和平主義的德國來說並不多見。

從 2005年,梅克爾擔任德國總理後,她用強悍平直的態度,揭示了新的德國價值,人道、慷慨、寬容,她證明德國的力量可以用於拯救而不用於毀滅。

《時代雜誌》編輯 Nancy Gibbs 撰文寫下,梅克爾獲選年度人物的原因是「她勇於向德國要求了大部分政治人物不敢要求的東西。」當多數政治人物忙著討好、猜測、順從民意,以穩固下一次的連任,梅克爾想的是怎麼讓德國來到新的高度,怎麼讓歐洲成為一個更強的結盟。為此,她不輕易妥協,展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與被世界遺忘的堅毅道德領導。(推薦思考:從世足看梅克爾的女性領導風範

梅克爾:東德難民、婦女青年部部長、首位德國總理、歐洲實質領導人

當我們回望梅克爾的成長歲月,長達35年,她是東德一億七百萬居民之一,過著類似難民的生活。直至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她懷著研究量子物理的嚴謹與耐心,加入民主覺醒運動,那成了她政治生涯的開端。1990年,前西德總理任命她為婦女青年部部長,隨後她又出任環保與核能安全部長。

2005年,她成為德國有史以來首位女性總理,也因而改寫歐盟由男性主宰的領導劇本。


梅克爾深入人心的心型手勢,透過肢體展現穩定的力量

2009年,接受 Spigel 訪問時她提到「自由是社會政經體系的核心理念。除卻自由,人類不具有革新的能耐。」

2010 年,梅克爾發表演說:「在歐洲,沒有人應該被拋棄;在歐洲,沒有人應該被排除在外,歐洲要成功只有一種可能,我們必須同心協力。問題不是我們能否改變,而是我們能否改得夠快跟上時代的腳步。」彷彿預示 2015 歐洲的問題。

2015年,難解的難民與移民問題延燒整個歐洲,梅克爾曾於出席論壇時誠實回答小女孩提問「政治有時候很棘手,我無法告訴你,德國有辦法收容所有的人。有些人必須再回去。」梅克爾不說謊,而德國已是歐洲境內對於難民最包容的國家,收容了80萬來自敘利亞與伊拉克的難民,梅克爾承擔著國內人民對她的憤怒與移民向她投射的眼淚。

9月3日,當梅克爾被問及如何阻止讓德國在大量難民移入情況下「不被伊斯蘭化」時,她回答「我深信,在恐懼中成型的文化與社會,絕不可能有未來。」

梅克爾不操弄政治手腕,當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喊她「蠢婦」與「搞砸德國的女人」,並稱難民是這世代最顯而易見的特洛伊木馬,梅克爾選擇保證不加稅,選擇面對直落20%的民調滿意度,選擇用廣播一次又一次向德國人民保證 wir schaffen das,我們可以,德國可以。

梅克爾在一片噤聲蕭條的歐洲局勢裡,證明我們仍應保有身為人的氣度。縱然不見得每個人都同意她採取的途徑,但我們可以絕對相信,她選擇的向來不是容易的道路。獨排眾議,必須走孤獨的路,但唯有願意帶領國人走艱難道路的領導者,有能耐帶國家展現新的氣度。(推薦閱讀:

當世界需要她時,她都在!2015 屬於梅克爾的十個時刻


2015/1/11,查理週刊攻擊事件後,梅克爾與法國總統歐蘭德、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巴勒斯坦總理阿巴斯攜手前進。


2015/5/10,在俄國總理普丁發表對烏克蘭的和平言論時,梅克爾指點示意。


2015/05/29 喀麥隆造訪德國總理府,梅克爾與喀麥隆一起聆聽國歌


2015/06/07 G7 會議的晚餐聚會,討論希臘舉債危機與烏克蘭的境內暴力。


2015/06/08 梅克爾與歐巴馬在 G7 會議後,繼續談話


2015/06/24 英國女皇伊麗莎白二世與菲利普王子造訪德國,參觀法蘭克福以及造訪貝爾森集中營,這是自 2004 年後英國的再度造訪。


2015/10/09 梅克爾與英國首相喀麥隆於英國會面


2015/10/25 希臘總理奇普拉斯與梅克爾晤談


2015/10/21 梅克爾與以色列總理班傑明於總理府會晤


2015/10/29 中國總理李克強與梅克爾在北京外的迎接大典

在梅克爾之後,期待世界更多女性敘事

梅克爾,是自1927年來,第四度女性代表單獨登上《時代雜誌》人物封面。前三位分別是1936 年的溫莎公爵華麗絲・辛普森、1952的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1986年的菲律賓首位女總統柯拉蓉・艾奎諾。

每隔約二十年,我們才等到《時代雜誌》表揚一位女性,肯定她對新聞的影響力以及對世界的貢獻。而我們生存的時代,早已不乏為世界致力貢獻的女性。

這一年我們腦海中的名字,除了德國總理梅克爾,也有以筆桿教育對抗槍枝的馬拉拉、以聯合國性別大使呼籲平權的艾瑪華森、以自身經歷召喚更好世界的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我們也期待 2016 年,能夠聽見更多尚未被媒體揭露,卻在各個領域紮實努力的女力敘事。(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