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那麼多時間聽他說話,為什麼他又去重蹈覆轍?」你心裡是否曾有這種感覺,你絞盡腦汁給了朋友最好的人生建議,但他怎麼就是要走那條錯的路。Psydetective(心靈偵探)說,即便再靠近,都別試圖掌握別人的課題,沒有真正正確的解答,即便是錯的路,或許他都應該如實走過一遍。(你會喜歡: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呢?你的朋友失戀了,跑來找你安慰,在她心情稍微平復了之後,你告訴她:「最近先別急著找替代品,沉澱一陣子會比較好喔!」,她想了想也覺得你說得有道理;沒想到,過了半個月之後,她居然交了新男友,這時候,你開始覺得自己給她的忠告,她居然這麼輕易的就忘了,而你之所以會這麼告訴她,是因為按照你過去的經驗,分手之後馬上交的下一任,通常都不會太長久。

果不其然的,她在兩個月之後又分手了,跑來找你哭訴,你卻無法同理她的感受,「我不是說過,不要這麼急著交下一任嗎?」,你這麼對她說著,你覺得她糟蹋了你的好建議,所以心情很糟糕,但在她聽完之後,她覺得你不適合當一個傾聽者,於是漸漸地不再和你談心了。(推薦閱讀:

確實,在心理學上有一個名詞,叫做「替代性客體」,就是在描述分手後,馬上尋找一個替代品的現象,因為當一個人分手之後,本來每天和自己說晚安的人不在了,出去玩拍照分享的對象不在了,跟自己說情話的對象不在了,因此,在分手之後,我們都會變得特別空虛,很需要有一個人來填滿這個空洞。如果這時候,剛好有人能滿足這些需求,那麼,他就有可能成了這段時間療傷的依靠,來填補這些空洞。

也許你會覺得這樣聽起來很糟,那個人好像只是作為替代品罷了,這麼做很不應該;但是,當一個分手的人這麼做的時候,肯定有他的理由,因為分手真的是一件讓人難過的事情;在海苔熊的演講當中,我也聽過他報告的一篇分手心理學研究,那篇研究告訴我們,比起心理治療,找到下一個伴,是讓一個失戀的人好起來最快的方法;只是那篇研究沒有提到的是,在前一段關係,或者說從小到大遺留在你身上的課題,並不會因為找到下一個伴而就此消失,你仍然很有可能會一直擔心對方不接自己電話,擔心他和其他異性的互動,擔心他忙於其他事情而忽略了你。因此,在分手之後找尋下一個伴,有他的好處,也有他的壞處。(同場加映:

事實上,每一個人在做出某個決定時,無論他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或是他只是一時的衝動,他的決定,在他的世界觀裡,一定有他認為需要的地方,這個需要,並不一定是「正確」,因為人有時候是很靠情感的動物,就好像每次問一個戀愛的人,你為什麼會喜歡上對方,她總會告訴你:「就一種感覺,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就某方面而言,人是一種很靠感覺的動物,就好像對一個失戀的人來說,此時她最需要被滿足的,就是那一個心中的缺口,即使她知道馬上找下一個伴或許不太好,但是一件事情到底好不好、對不對,和一個人在情感上是否需要,常常是衝突的。

這背後有一些生理學的機制在,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大腦並不是一個完全整合的整體,而是有各個部分負責不同的功能,所以在某些時候,我們的理智告訴我們這樣不好,但我們的情感還是促使著我們去做某件事情,因為,有時候要理性地做某些事情,或是不做某些事情,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

因此,在你這個傾聽者的世界裡,你有你的應該,你認為根據你過去的經驗,做某件事情可能是不應該的,做某件事情可能是比較好的;但是在此時此刻的你,你的心,並不處於一個失戀者的狀態,你所看到的世界,並不是她所看到的世界,你所以為的應該,或許對她來說也是一個應該,但此時的應該,對她而言卻是一種壓力,她內心肯定也是很掙扎的;就好比馬斯洛所說的,要先滿足了 wifi,才能滿足生存需求,要先滿足了生存需求,才能滿足安全的需求,再進一步,愛與隸屬感才會是重要的,接著才是受尊重,最後才是自我實現。(你會喜歡:

當一個人不被愛、被排擠的時候,你要她往正面想,要有自信,自己是很棒的,此時此刻的她一定聽不進去,因為她在底層的需求沒有被滿足,要如何有高自尊?又要如何朝向自我實現前進呢?此時此刻的你,與其教導她應該怎麼做,並為了她沒有做到而生氣,不如陪伴她、渲染她,用你的力量陪著她前進,因為你的陪伴,將帶給對方愛與隸屬的感覺,讓她更有力氣往前走下去。

請把對錯和情緒分開吧。一個人在爭執時,一氣之下打了另一個人,或許他在道德上是錯誤的,但是在情緒上,他沒有對錯,因為情緒是如此的強烈,使得他沒有看到其他的路可以選擇,衝動之下做了蠢事。如果身為一個陪伴他的人,別再責怪他的不是了,試著去體會他憤怒背後的受傷,許多心理學研究告訴我們,受傷確實有可能會導致攻擊行為;但也別忘了提醒他,除了做出這樣的事情之外,還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

我懂你那時候一定很痛苦,很難過,被最愛的人用這麼羞辱的言語攻擊,要是我也會很痛苦的。但是,打人並不是唯一的作法,還有其他方式可以有助於你不再痛苦,也讓她少受一個傷害,傷害常常是互相的,但是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離開現場去走走,或是深呼吸,或是放空,專注在眼前來往的行人或眼前的事物,或是什麼都不要想,讓情緒自然而然地流瀉、平靜下來。雙方都能冷靜之後,再來談彼此的感受,感受和行為是可以分開的,當你們冷靜下來之後,就不會被情緒逼著非得做或不做什麼不可。

 

當我們在情緒高張時,選擇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很有可能和小時候父母教導我們的方式有關,例如,很多父母會用「撤回愛」的方式來威脅小孩:「你要是不乖乖聽話,我就不要你了!」,我是不知道這背後有沒有心理學的研究支持,不過我猜,有些人在和伴侶吵架時,用這樣的話威脅伴侶:「你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那我們分手算了!」,可能和小時候習慣性的反應有關。

就好像有許多心理學研究告訴我們,體罰可以減少小孩子做出某件事情的頻率,但在此同時,小孩子也會學到一件事情:「只要我有權力,我就可以用懲罰來管理、抑制其他人那些讓我生氣的行為。」;但我想,情緒和行為是分開的,這一點是我們必須牢記在心的,即使我們過去都習慣用某一些方式來表達我們的情緒,我們還是可以選擇其他的方式,用比較不傷人,也不傷害自己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情緒。練習照顧好自己,也練習如何陪伴別人。(推薦閱讀:

試著了解這些之後,將有助於你更有耐心的陪伴他人。別讓應該掌控了你的想法,每個人的狀態不同,試著與對方同在,別限制了對方應該怎麼做,免得到頭來,對方覺得自己什麼也做不好,而變得更加自責;而你也因為自己的建議沒有幫助,氣自己,也氣對方,到頭來,只是讓雙方的關係變得更加疏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