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烈,烈姐,玉女演員兼名導演。接下台北電影節主席之後,因為無法力敵環境的限制,毅然決然辭去主席的位置。看似剛毅的李烈,用溫柔的力量繼續推動台灣電影界的前進。(推薦給你:《十二夜》導演Raye:溫柔推翻這個世界,許狗狗一個明天

去年從張艾嘉手中接下台北電影節主席位置,創造商業電影營運新模式的李烈,在前一陣子果斷宣布辭職。因為環境的種種限制,讓她無法繼續捍衛台北電影節的獨立空間,為此李烈決定退回觀眾席,用不同的角色繼續守護台灣電影界。


(圖片來源:來源

台灣演員、電影製片,小巧精緻的臉蛋和俐落的短髮是李烈的正字記號。就像名字中的『烈』字給人的豪爽印象,李烈在每一個階段中都毫不拖泥帶水:在這一段人生破了關,獲得了寶藏,便緊接著下一趟旅行繼續前進。

十八歲時無心踏入演藝圈,成為轟動華人圈的玉女演員;三十二歲時放下如日中天的演藝工作,前往大陸經商;卻又在三十五歲時生意失敗鎩羽而歸,一切完全從零開始。最後年屆五十的她,靠著演員精準的市場直覺,賭上一切投資《囧男孩》成功掀起一股國片浪潮。(人生就是一場投資:投資大師墨比爾斯工作學:忠於決定、每天歸零、享受工作


(圖片來源:來源

像闖關遊戲一樣的人生

「我想我就是『貪玩』吧!我非常喜新厭舊,無法一直做著重複的事情一輩子。」

人生,就像個不斷冒出新奇挑戰的遊樂場,「我決定是否要開啟一段新旅程的關鍵,就是要覺得好玩;而人生每一個階段的結束,也是因為我開始覺得不再好玩了。」敢放敢收的個性,讓李烈不只一次掀起自己事業的旋風。


李烈、任賢齊接受女人迷採訪照片

玩心,不代表李烈不認真看待人生,反而是幫助她度過所有難關的最大功臣。只要覺得過程是有趣的,即使再難再累,她也能為了最後的美好結果繼續前進。對她來說人生就像是玩遊戲,卡關的時候你會氣得跺腳,但即使如此,仍會寧願不吃飯不睡覺也要破關。

「人生不是從頭到尾都是一樣的風景,而是一段一段不同的旅程,每一段都有屬於它的經歷和回憶。」

敢夢敢做的生活哲學

拍過《艋舺》、《翻滾吧!阿信》、《總鋪師》、《軍中樂園》和《青田街一號》,李烈總是不斷挑戰與新的導演合作,也因此每一部作品對她來說都是一場全新的冒險。回憶至今所有製作過的電影和導演,她承認確實都有不同的眉角需要摸索、磨合。但對她來說,不斷和台灣各種新銳導演們合作,最重要的是希望能藉此傳承過去的經驗給新一代的青年。

「算是一種經驗分享吧!讓他們更了解現在台灣的電影圈比較好的進行方式,將自己製作和演出上的經驗交給他們。」說到這,李烈的聲音突然充滿熱情與希望,「台灣的電影路一直很窄,希望藉由分享,能讓後人好走一些,把這條路越走越寬闊。」

走過看過許多風雨,「票房保證」的執著在李烈眼裡已經是可以放下的堅持。人生有很多事情,你可能想得很清楚,但等你真的做了之後才發現事情往往不是那個樣子。越飽滿的稻穗,頭垂得越低,身為台灣電影界首屈一指的女性製作人,對於自己在台灣電影界的貢獻,李烈顯得很謙虛:「對於方向,我一直都不是太好高騖遠的人。不敢說我能給台灣電影多少貢獻,只希望大家能繼續手牽手一直走,走上更寬廣的道路,我就已經非常滿意了。」

李烈翻玩自己的人生故事,用成績證明在電視、電影產業中,努力不會受到性別的影響,為其他女性製作人做了最好的範例。帶有點叛逆性格,經歷過人生的大起大落,將嬌滴滴、被寵壞的玉女個性磨練成能吃苦、身段軟,勇敢又有智慧的女人。

「我會做聰明的決定是因為我做了很多愚笨的決定。」

看見自己的長處與短處,李烈學會用大膽俐落的作風和謹慎的判斷力,勇敢走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