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軟體的盛行與現代人對於關係的定義,全盤改變了我們如何看待曖昧、交往與出軌。身在個人主義旗幟大張的年代,你認為交往之後,我們還有透過交友軟體交友的權益嗎?作者 Jeffrey 提出另一種觀點,或許我們不該在忽視「慾望」在關係裡扮演的角色,慾望不用被妖魔化或乾淨化,而該一起承擔。(推薦思考:

這個時代的交往關係


來自新加坡的交友軟體(圖片來源:《Paktor拍拖》臉書

「你可以接受在一起後,另一半還在用交友軟體嗎?」
「我會叫他刪掉吧!無法忍受繼續用耶!」

無論是異性戀或同性戀,越來越多人通過交友軟體認識朋友,單身的、交往中的、冒充單身的,有些人想在交友軟體上終結單身、有些人不避諱的將交友軟體當作約砲神器,只求一晚或多晚不談感情的溫存。在這個數位時代裡,即便不是高富帥、白富美,靠美圖秀秀或天天P圖也能一鍵輕鬆變帥變美變上相,在交友軟體裡被關注。

因為擔心另一半又遇見更多「潛在交往對象(或潛在性伴侶)」,許多人無法忍受在正式交往關係裡交友軟體出現在另一半的手機裡,彷彿這樣就是「不忠」、「出軌」,某些人更因此主張要「適時檢查另一半手機」,還說「如果他還愛你,他就會配合你」。說到這裡,很多人可能已經心有戚戚(不論你是去檢查另一半手機的,或是偷偷用交友軟體的那個),但先別急著替別人貼上不忠標籤或為自己的行為解釋,我們不妨先重新思考在交往關係裡什麼是不忠/背叛/出軌。(推薦閱讀:

為什麼「忠貞」?

Esther Perel 在 TED 的演講《重新思考不忠:給所有愛過的人》給我們對「現代社會的不忠(背叛)」一個很好的思考起點:看色情影片、使用交友軟體或網站、跟別人傳鹹濕訊息,另一半有哪些行為會讓我們覺得自己被背叛?每個人答案可能不大相同,但如果這些行為都被視為不忠貞,那可能這個社會大多數人其實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麼「道德」,與其「幻想另一半純真」或「假裝自己清純」,我們可以想想為什麼「忠貞」重要?

從人類學的角度來談,婚姻制度在不同文化裡有不同的社會意義。婚姻可能牽涉財產、政治力量的所有權與繼承權、親子關係的認可等,基於這些差異並維繫社會穩定,而發展出獨特的婚姻制度。一夫一妻制(monogamy)事實上和愛情不見得有太大關係,而是男人靠女性的忠貞,確保後代確為己出、確保由他的孩子繼承遺產。

然而,婚姻的社會意義是一直在改變的,社會越來越在意個人的經濟、身體和思想的自主性,婚姻-愛情-性-家庭,逐漸發展出更多元的可能。許多人大概認同「過去,我們結婚,並且在婚後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現在,我們結婚,然後停止和其他人發生性行為。」婚姻在現代社會,是單一性伴侶(忠貞)的承諾,是以愛情為基礎,為未來幸福快樂做擔保的儀式。(推薦閱讀:

現代人為何不忠?另一半用交友軟體是背叛自己嗎?

我們都想得到童話故事裡王子與公主的幸福快樂,害怕打破這個幸福的原型就要孤老終生。童話故事的愛情是忠貞的、故事裡也沒有告訴過我們開放式關係會幸福。但同時,我們顯然也知道童話畢竟不是現實,這個幸福原型不大存在於現代社會,我們太害怕那些「潛在對象」,另一半用交友軟體就無法忍受、指責對方不忠、為對方貼上「心靈空虛」、「玩咖」、「不值得愛」、「騎驢找馬」的標籤,事實真的只能如此嗎?

現代的不忠,並不是因為這個時代有更多慾望,而是我們生活在一個更認為人需要實現自我渴望事物的時代,我們值得滿足個人慾望而過得更快樂。過去,我們因為不開心而離婚;而現在,我們離婚是為了追求更快樂的生活。過去,離婚是羞恥的;而現在,如果我們可以選擇離開、可以過得更好卻選擇留下,則同樣被認為是羞恥的。如果騎驢找馬確實讓自己過得更好、更快樂,那麼我們仍然只能騎著驢子嗎?(如果你覺得這樣「很不道德」,那別忘了我們其實對不同社會位置的人有著不同的道德期待,我們的道德觀是彈性的,例如對20和30的女人。)(推薦思考:


(比較林依晨二部電影可以理解社會對女人道德期待的差異)

有人可能會問:「另一半已經這麼好了,為什麼還要去認識別人?」但一段完美的關係,是對方提供我們需要的一切?或是讓我們隨時心繫對方嗎?假設一段再好的關係,仍然有它欠缺的東西呢?與其指責用交友軟體不忠、只是想「討拍」,其實更要去正視的,是個人的慾望/渴望。因為這裡的「不忠」對你而言是背叛行為,但同時表達另一半的渴望和失去──一種慾望的表達,無論是追求新奇、自由、自主、性。

共同正視慾望:建立誠實與信任關係,並放下清純的童話想像

許多被另一半「抓包」用交友軟體的人,或許會對另一半覺得內疚,但可能不見認為自己「使用交友軟體」是有罪的──我們對「不貞」的標準不大相同。

即便有另一半,我們還是會渴望獲得注意、渴望變得獨一無二、渴望感到自己是重要的,這類「渴望/慾望」甚至比起「性」在「背叛」裡更為重要,我們不見得因為想跟另一個人上床而去認識別人,而是我們可能不大容易讓同一個伴侶一直需要自己、甚至兩人可能會對彼此厭煩,但在不忠的關係裡的曖昧空間裡,卻能讓人的慾望得到某種程度上的滿足。

「說這麼多都只是為背叛的人講話啦!」可能有人是這麼想的,但若社會的「道德價值」讓社會「去慾望」了,那麼使用交友軟體也不會被視為是感情裡的背叛,而讓「慾望」在開放和信任的關係裡被共同面對,或許不失為另一種選擇。

不需要「清純化」交友軟體、也不需要在自我介紹欄位標記「希望找到一個願意跟我一起刪除軟體的另一半」,更不需要對慾望恐懼或試圖將慾望用清純包裝。如果害怕失去,又無法放下慾望,何不二人共同面對「不忠」呢?(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