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愛呢?愛就是簡單地想一直看著你、好好牽著你的手吧。愛這麼純粹,我們又為什麼要用這麼多標籤去理解愛呢?聽聽瞿欣怡與我們分享她與伴侶相愛的幽微時光,愛,從來不分異同。(推薦閱讀:

◎瞿欣怡

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我跟阿述到現在都還是手牽手睡覺。十三年來,都是如此。

最近反同志團體一直攻擊同志就是亂倫、多 P 與不忠,彷彿同志生來就只追求性愛,這是多麼荒謬的想像。同性戀跟異性戀一樣,有各種各樣的人,有人的性愛需求大,發展出多元的性關係與性伴侶;也有人盼望單一伴侶,追求忠誠的關係。

對愛情與性的態度,與個人性格、經歷有關,與性別無關。

當反同團體大力抨擊同志性關係混亂,追求亂倫與人獸交時,我總是很納悶這些聯想是哪裡來的?姑且不論成人電影裡的亂倫性愛,都是異性戀,可憐的人獸交也多半是「異性行為」。這種把同志化約成「只追求性,忽略愛」的攻擊,更反映出反同團體的內心世界只有性。

同志不光是這樣的。同志有無數種型態,在經歷生命各種曲折後,有了各自喜好、夢想與執著。

我跟阿述在談過幾次戀愛後,決定選擇彼此為伴侶,我們明白世界上可愛的人很多,人活一輩子,不可能只喜歡一個人,所以我們接受對方可能會對別人心動,那是人性,也是對伴侶的理解與寬容。但是為了對彼此的珍惜與尊重,我們不接受開放性關係,那會傷害現有的關係。我們也互相承諾,只要有了想離開對方的心情,一定要先帶回家裡討論,因為無論外面多麼好玩,有多少誘惑,最重要的都是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因為對彼此的尊重與珍惜,我們至今沒有出過亂子,好好地在一起。(推薦閱讀:

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會手牽手睡覺。我睡不安穩時,就會找她的手,暖暖握著,感覺很安全。

回想起我們第一次牽手,是在一九九九年去墾丁「春天吶喊」,那時候,五月天只出了單曲〈擁抱〉,阿信穿著T恤拖鞋走在路上也不會有迷妹尖叫。

那時候我偷偷暗戀阿述,她也對此心知肚明。傍晚時,阿述約我到海邊散步。天漸漸暗了,阿述把租來的機車停好,說:「我晚上看不太清楚耶。」我牽起她的手,慢慢地走過海邊小丘。她的手跟我想像的一樣,溫暖厚實。

無論談過幾次戀愛,第一次跟暗戀很久的人牽手總是會心跳加速,像初戀一樣害羞、緊張,手心微微冒汗,說不出俏皮的話,只能沉默,偶爾說句:「小心走喔!」牽手時心思都在手心啊,牽得輕了,怕手鬆掉;牽得緊了,怕太直接,更怕手汗就這麼印到她的手掌上。那一段小沙丘走了十分鐘,到海邊找到椅子坐下後,我就害羞地把她的手放開。我們在海邊交換了彼此的過去,與對未來的想像。我們已經不是青春少女,都曾經在愛裡受傷,很明確要找一段穩定的關係。

回程,我又牽起她的手走過沙丘。沒想到一牽就是十幾年。

阿述腳不方便,從那天後,我就理所當然地到哪裡都牽著她。阿述走路慢,一群人出遊,她老是要大家走前面,她慢慢地走。有時候我貪玩,跑得快一些,但我跑不遠,總是隔個幾步就停下來,回頭等她。就像她記得我吃東西慢,一定要把最後一口留給我。這些細微的關心,是好幾年累積起來的,在街角的等待是,留最後一口湯也是。(延伸閱讀:

我真的好想問問反同團體的人,你愛你的伴侶嗎?你跟她手牽手睡覺嗎?如果你也跟你的伴侶手牽手睡覺,覺得可以遇到身邊的人真是太幸福,你怎麼會不理解別人的愛?儘管同志伴侶看起來跟你不一樣,內涵是一樣的,愛是一樣的。

如果你早就跟你的伴侶形同陌路,睡覺時背對著背,甚至隔著一堵牆──你怎麼能說異性戀婚姻就是最好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否定別人的愛。愛是存在於真實的生活中,不是在虛假的正義裡。

愛不分貧富貴賤,也不分性別男女。愛就是,你希望你身邊的人好好的,你希望你們可以相伴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