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個夏天》鄭瑞瑞一角拿下第 50 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後,許瑋甯的每一個角色都力求突破自己,不論是《麻醉風暴》的心理醫師、還是正在上映的電影《紅衣小女孩》。一起來聽她聊聊她最怕的鬼片拍攝。(推薦閱讀:腳踏實地活!許瑋甯:不增強自己,機會來時任性也沒有用

一種體驗 表演教我的事

口述=許瑋甯
以《十六個夏天》獲得第50屆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精緻纖細的外表下,慢熱、善感、好強,對於突破自我是勇敢的。

撰文=方琪
攝影=張界聰
場地提供=OrigInn Space 大稻埕


圖說:混血外表曾經帶來的困擾,如今她已能坦然接受並好好發揮在表演上。

我的母親很喜歡舞台劇,萬華的家離南海實驗劇場很近,從小就經常被媽媽帶著去看劇看戲,國小作文──我的志向,寫的就是要當演員,後來也真的一路從戲劇科、模特兒,進入演員的行列。

私底下小事就能流淚,所以一開始覺得演戲對我來說好像蠻簡單的嘛,至少我說哭就能哭出來,感情哭戲不是問題。但現在回頭看,那些都很表面,哭其實有很多種,難過但哭不出來,崩潰地嚎啕大哭,傷心、沮喪,都不一樣,不是流得出眼淚就好像很會演戲了。(《丹麥女孩》艾迪瑞德曼扮女裝!三位為戲突破的新生代演員

生活經驗累積越來越多以後,表演開關也打開了。我是一個很慢熱的人,常常跟人吃了好幾頓飯下來,還是拉不進距離。一個人出國旅行,讓我開始走出自己的世界,因為必須打破與人的距離,打破心中的那層界線與防備,才能得到幫助,在反覆學習溝通的過程裡,慢慢放下了太逞強和矜持的部份,也讓我找到了表演的訣竅。

最近接演了第一部恐怖片《紅衣小女孩》,和過去的演出經驗截然不同,所有的演員要先去上表演課,學習詮釋恐懼的級數,因為演員們在面對同一個恐怖的情境裡,必須要表現出相同強度的恐懼情緒,這樣才會一致,這件事很有趣,我之前從來沒有想過。最困難的部分,在於生理跟心理要一致,如果內心的恐懼不夠,身體的反應就出不來,情緒、想像、甚至身體,在恐懼裡的狀態都要合而為一,要不停把自己推至極限,對身心靈都是很大的挑戰。


(photo credit:電影《紅衣小女孩》劇照)

我是一個非常怕鬼的人,大概已有七八年沒看鬼片,連鬼故事都不敢聽,拿到劇本的那刻,其實我有點反悔,演出期間精神壓力很大,下了戲我在劇組裡都不想講話。對體力更是嚴厲的考驗,夜晚在很原始的森林裡奔跑,不知道下一步會踩到什麼,很常摔倒。最後大家的黑眼圈,都大到分不清誰是人誰是鬼,殺青後連著幾個星期,睡覺還是會嚇醒。但也因為這部戲,我逼著自己得面對最怕的東西,演完非常有成就感,也因此充滿力量。(今天就開始試試:挑戰自己,每天做件令你害怕的事吧!

所有演出過的角色,都像在告訴我她們的故事,完整了我生活中某一塊沒注意到的部分,解開了某些我很在意的事,人生也就如每個故事中具有不同的面向,讓我漸漸了解,有些事情,不要那麼放在心上。

(完整內容請參閱《小日子》043期  一個人的暖食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