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柯佳嬿的印象是什麼呢?《小資女孩向前衝》的沈杏仁?還是電影《渺渺》中的女學生?這次她在《必娶女人》顛覆文靜形象演出強悍的獅子女。一直以來給人文靜形象的她,其實已默默在演員之路上走了十年,來聽聽柯佳嬿談每一次角色上的突破。她說:每當一個角色走進來,我的世界就更寬闊一些。(生命有一種絕對!專訪邱澤:夢想不屬於天才,我期許自己更努力

今年,是柯佳嬿在演藝圈的第十年,十年演員之路演繹過許多角色;從電影《渺渺》的女學生、充滿正向能量的小資女沈杏仁,近期她顛覆文靜形象,演出剛強內斂的獅子女、今日的職場新女性蔡環真。

訪問前,我觀察錄製影音短片的她,影音題目是關於愛自己的三個秘訣,沒想到佳嬿只在鏡頭前說:「快樂、快樂、快樂。」比起其他人侃侃而談、面對鏡頭的熟練,佳嬿似乎有著比亮麗外表下更樸實的性格與想法,我不禁好奇更多鏡頭以外的她。

褪去宣傳服換上一身輕裝,佳嬿安靜自在地坐在我面前。談起這次在《必娶女人》裡的蔡環真一角,她微微露出痛苦的表情:「我跟蔡環真是兩個極端類型的女性,共通點太少,準備角色的過程很痛苦。」沒想到會從一路身經百戰且角色多變的她身上,聽到這樣的回答。「她是一個很有女人味、說話比較嗲聲嗲氣的女生,眼神銳利、有心機;但我不是,所以我找了很多外在方法來輔助自己,當內在無法在短時間改變的時候。」

蔡環真是最不像自己的角色:我相信緣份,她說幸福得主動爭取

柯佳嬿:「愛情要順其自然,是你的就會是你的。」
蔡環真:「主動爭取幸福是理所當然的事,否則這個人很快就變成別人的了。」

她去找了一款香水,每次拍攝前都會往自己身上噴一下「我覺得那就是蔡環真的味道,甜美的味道。」她把手伸了過來讓我聞。那是已經有點散去的淡淡清香「我也開始留指甲喔,擦蔡環真會擦的指甲油。」

許多外在的輔助方式,感覺起來似乎沒有那麼痛苦?原來,那些都只是開始。「于中中導演曾說:『你的真實反應是什麼,反過來演就對了。』也許是這樣,我必須說服自己去認同她的許多觀點。也有可能,我很怕自己這麼有女人味的樣子。」看著身穿白色連身裙的佳嬿,再對比戲裡的她,我想我明白了。蔡環真的衣服能看出女人的身形,她總是知道自己的優勢與性感在哪。


《必娶女人》劇照)

與佳嬿二次合作的邱澤也說:「以前她不常穿高跟鞋。有次拍戲卻穿到腳抽筋,她為這個角色付出很多,很辛苦。」這樣的蔡環真,與佳嬿儼然是個對比:「女人味和自信,這兩樣剛好都是我滿缺乏的東西。」曾有記者認為這是女明星的必備條件,佳嬿打趣的說:「所以我一直覺得自己是男明星啊。」

不過,若細看她的演員之路,從《我們發財了》開始,她已從正直樂觀的小資女轉變成事業成功的女強人,妝髮、舉手投足或許不是大眾眼中的標準性感美女,但柯佳嬿都有自成一格的女人味。(世界唯一的你:做喜歡自己的非標準美女

「每一天我都在追蔡環真。她永遠都在前面,沒有一刻是我跑在她旁邊了,但盡了最大努力去接近她。」佳嬿一點一點形容這個她追逐三個多月的角色,我好奇問戲殺青後對蔡環真理解了多少?

「一半,那一半是對幸福的想法。有時候當個『必娶』也沒什麼不好,至少她很勇敢捍衛對自己重要的事物,那是她的優點。拍完後,她的某些特質,也許我可以留著,不用急著丟掉。」佳嬿一路挑戰自己的不舒服,打破原本框架,得以讓角色的靈魂成為自身一部分。

鏡頭內:十年演員是一趟自我找尋的旅程

若說十年是演員里程碑,那三十歲,則是她身為女人的里程碑。我問佳嬿,回過頭看這樣的十年覺得自己改變在哪裡?「十年前是很怕生的。我不敢和第一次見面的人說話,眼神也不敢直視別人。」提起那一段日子,她給了三個關鍵字:「蒼白、貧瘠、灰色。」害羞不夠自信,使她無法擁有許多精彩的人生體驗,去哪都不自在,和大家有嚴重的格格不入之感。佳嬿說「我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人是這樣,偶爾想選擇一條舒服的路走,偶爾想放鬆。但佳嬿不是這樣的女生,看見自身的缺乏而不逃避,正視困境才看見成長的自己。「演戲,讓我拿掉個性上的障礙,我很容易框住自己。」柯佳嬿說。

戲來了,角色來了,硬著頭皮跨出舒適圈,如同現在挑戰蔡環真角色般。「演戲逼我每次都踏出去一點點,後來我的世界越來越開闊了。因為每演出一個角色,小框框都會擴大一些些。一直在前進的感覺滿好的,雖然過程會有一點辛苦。」佳嬿感謝與戲劇相遇,角色們對生命產生的影響或輕或重,成了她小小世界的一部分。(她就是紅花!獨家專訪林美秀:六十幾歲我都還要演戲

於是演戲,對佳嬿來說,是個心理治療師:「十年來我一直在認識自己、找自己。如果沒有與它相遇,說不定我還是很本能地活著吧,不會想那麼深入探討自己。」佳嬿真切地說。

談起與自己最相像的角色,佳嬿說是《小資女孩向前衝》的沈杏仁。她舉了一個說服我的例子:和《必娶女人》的導演于中中初次見面時,導演請佳嬿推銷自己最值得欣賞、別人沒有的優點。「我很誠懇。」是當時柯佳嬿唯一說出口的答案。「導演當下很想掐死我,但他反駁不了我!」我點著頭,因為見到她第一面的時候,答案就很明顯了。

即便蔡環真一角最不需要的特質就是誠懇,導演選擇相信佳嬿「他知道我是可以吃苦、願意接受挑戰的人。」《必娶女人》拍到中間時,佳嬿一度崩潰不想出門,好想拋下這一切,但她在家哭完還是出門拍戲。我想那個吃苦,是來自她始終沒有挑一條平穩之路走,而是條人人排斥的成長天堂路。

鏡頭外:三十女人,只想做一個快樂的人

從蒼白、貧瘠、灰色的二十女孩,來到自在、快樂、懂得愛的三十女人

「有一句話很老套,但這是真的。你一定要愛自己,別人才會愛你。我很容易過於忍耐或委曲求全。但三十歲是另一個階段,希望能更勇於選擇想要的。生活嘛,就是開心就好!」以前的柯佳嬿是個不懂愛的人,她偷偷強調「年輕時自以為很懂,沒有好好關注自己的需要。」

我好奇問,那麼誰會是你現在嚮往成為的樣子?「張曼玉,我很欣賞她在坎城紅毯上,穿著禮服就在一旁直接點菸!她是一個很勇於做自己的人。」佳嬿一說完我們都笑了。是啊!勇於做自己、勇於追求快樂不就是人生嘛。(現在開始永遠不遲:三十歲了,妳終於喜歡自己

「但我覺得,螢幕上的我滿虛擬的,她跟我還是有一點差距。」佳嬿頓了一下,說出這個我沒有想過的答案。我想身為女明星,總是會有許多裝飾在身上,但為什麼是虛擬呢?「我曾經穿便服、不化妝、不弄頭髮就去逛街,店員說我長得好像柯佳嬿。我沒有多說什麼,我和她聊天,還殺價!」

比起工作上,私底下不論是個性或打扮都比較樸實的佳嬿,如同有著腳踏實地規矩個性的沈杏仁。即便有著明星光環,她也覺得那是在「扮演柯佳嬿」。但我挺開心這樣的虛擬,因為唯有虛擬,她才能不斷挑戰自己,演繹出更多人的人生。就像日劇《千面女郎》裡的麻亞,單純的她在演戲時儼然以另一個人的姿態活著。

我與佳嬿聊起她曾出版過的一本文字攝影集《我經過了一首詩》。如果演員是虛擬,那對於攝影、寫字的身份呢?「跟大家分享我眼前的風景、記錄我正在吃的東西,像寫日記一樣,那比較是我。」惦記這樣的話,此刻寫著這篇專訪,我希望能拉近「演員柯佳嬿與柯佳嬿」的距離感;我以寫日記的心情,寫下一個短暫交換彼此故事的時刻。

最後,我問起未來不再是演員身份的話,佳嬿還想嘗試什麼?「開民宿!」佳嬿不加思索地回答「而且開在京都,房子不用很大,一樓要是咖啡廳。因為那裡是一個很舒服的地方,可以看到很多天空。」天空?我重複這兩個字。

她笑答:「對,天空。」

看著她的眼睛,我彷彿看見那個二十幾歲,帶點羞怯卻又想探索世界的女孩。曾經我想一個人如何能認識世界?也許旅行、也許咀嚼一本又一本的書籍,此刻我知道,演戲亦如是。演戲對柯佳嬿來說,是開啟另一個世界的鑰匙,在那裏她遇著了這輩子可能不會遇到的人,體會了我們無法體驗的豐富人生。

於是十年過去,她早已不是《渺渺》裡青澀的女學生戴思詩渺,而是學會在現實生活裡捍衛自己所愛的蔡環真。在一個又一個角色裡,吃著挑戰自己的苦,卻甘之如飴。帶著一路走來的誠懇,與一點虛擬的自己,持續探尋人生。

最後,我想送給佳嬿一片來自京都的天空,位在祇園町南側。去年冬天,我在京都旅遊,當現場遊客急著與寺廟自拍留念時,我選擇拍下冷得要命的天空。私心覺得這樣的天空很像你,越是日常越讓人駐足難忘;起初越是蕭瑟艱難,越期待陽光探出頭的時候;如同一路跨出舒適圈的你,你的世界早已不再蒼白,而是清晨微光的甜美。

送給你,願你未來真到這兒開間民宿,也願這篇專訪如你給我的感覺一般:平時而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