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相愛的權利。」相愛、結婚,從來不只是性向問題,而是人權議題。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要在本週六登場,讓作者謝淑靖帶你看見同志平權的幕後推手 Bruce,用鍥而不捨的真心讓藝人一起站出來挺同志相愛。(推薦閱讀:同志權益在台灣的一小步,在亞洲的一大步

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即將在10/31登場,今年的主題「青春不設限—解放暗櫃,青春自主」跳脫特定同志族群議題,向中間靠攏,談論一個存在在台灣社會中人人都會面對的箝制,對什麼年齡該做什麼事的箝制,引人思索,原來需要從櫃子裡走出來的,不只同志。(推薦給你:同志,不該只有在大遊行才能笑得燦爛

十三年的累積,讓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不管是在論述能力、法律資源或社會能見度上,都越發成熟。在一連串「婚姻平權」的辯證及歐巴馬通過全國同志婚姻合法化後,「平權」這個概念,也慢慢從「性向問題」提升為全面性的總體檢查,鼓勵各種形式的被壓迫、被歧視、被忽略,都應該在權力的天平上,爭取屬於自己的重量。

而在遊行即將進入倒數之前,在網路上掀起一股「藝人應援」的風潮,莫文蔚、劉若英、陶晶瑩、歸亞蕾、吳克群、藍心湄、孫燕姿、王小棣、澎恰恰、許效舜、梁靜茹、黃越綏、郭書瑤、徐家瑩、五月天、何韻詩、陳美鳳…人數之多,卡司之強,引起眾多同志與非同志網友的注意。

而這位匿名為【老娘說】的版主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可以吸引這麼多,平常不太輕易表露政黨傾向或議題傾向的名人,此次傾巢而出的支持?原來這位自稱為「老娘」者是位專業的戲劇服裝設計師 Bruce,2003-2010年上海做廣告、電視、電影戲劇的服裝設計,這幾年才在台灣復出,憑著他工作範疇的敏銳度,我們來聽聽他怎麼說。

Q:為什麼會想到要發起這樣的網路影片藝人應援活動?

A:其實是個意外!因為去年邀請到心湄姊以個人的名義參與遊行,今年想說可以再邀請一些藝人參加。不過小S怕出現在現場會模糊遊行焦點,所以就以影片的方式來為大家加油打氣,於是我轉念一想,就開始了對眾藝人的影片邀約。而且,我希望對同志議題的關注,不會只停在遊行那一天,可以先前有些發酵跟醞釀。(蘋果執行長 Tim cook 出櫃宣言全文:以身為同志為榮,這是生命給我最好的禮物

Q:認識這麼多藝人,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所累積的人脈嗎?

A:其實不完全是,心湄姊是本來就認識,小 S 雖然也有些淵源,但其他六十組藝人,很多都是我從各方朋友打聽聯絡方式而來,然後給他們寫信打電話。我這次從這些藝人朋友身上也學習到很多,儘管素昧平生,但他們卻願意為這次活動義氣相挺、他們的貼心、他們的大力讚聲,讓我感覺他們會紅真的不是沒有原因。

Q:是怎麼開始的呢?

A:我第一位想邀請的藝人是歸亞蕾,因為今年他有一部同志議題的電影上映《滿月酒》,我一直很喜歡她的作品,而且我發現,她這二十年來一直有類似角色的作品。例如1993《囍宴》、1997《自梳》、2014蔡依林 MV《不一樣又怎樣》,在同志們心中,她是最溫暖的「同志媽媽」。(同志議題就是人的議題!專訪歸亞蕾:「每個母親都用自己的方式愛著孩子」

Q:所以你是怎麼讓這位亞太影后點頭的呢?

A:其實亞蕾姊住在洛杉磯,常往返中國拍戲,大部分的時間不在台灣,我跟她也沒有直接認識。但是我知道她四月會回台灣參與《滿月酒》的記者招待會,就請託各方朋友幫我帶訊息,要經紀公司聯絡方式,說我在找她,後來我寫了一封信(信的部分內容可見「老娘說」粉絲團)打動了她,不過直到記者會當天的中午,我才確定她願意在記者會後與我見面,我當時又興奮又急,因為要送她的禮物我還沒準備好。

Q:所以你做了什麼?

A:開始運用臉書大神,幫我問問哪裡買的到「女兒紅」?但是妳知道,台灣只有埔里酒廠有產女兒紅,它鋪的通路不是到處都有,然後時間又很緊急。好在臉書上的陌生網友們大家都很熱心,都覺得這件事是「家裡」的事,最後終於買到。當我送上這罈女兒紅給亞蕾姊時,我看到她眼中那感動的神情,我知道這個禮物,有打動她的心,因為她拍過一部電影叫做《女兒紅》、這次宣傳的電影又是《滿月酒》,她最了解這罈酒的含意。

Q:所以你第一個邀請的藝人,不是已經出櫃的同志,而是一位異性戀的女性,已經生兒育女的媽媽,而且好像佔這次應援名單的二分之一以上。你有沒有想過,可能你的潛意識是希望獲得自己母親對自己性向上的認同?

A:這我沒有想過,但是很有可能,我只是很高興能因為這些藝人,讓她們的粉絲,不管是同志或非同志,都能夠一起來關心。

Q:在這過程中還有沒有那些感人的故事?

A:來談談小 S 好了。其實我跟她認識的很早,在1999年左右,我們就已經跟當時大學同學~大炳,在白雪綜藝跟紅伶金粉劇團裡參與演出或製作,那是最早期同志戲劇展演搬上街頭的濫觴,我個人覺得那是同志大遊行的雛型。那時候我們做的每一齣戲,都會有一個貴賓席是留給小S,而且她每齣這樣同志議題的演出,幾乎都有到場支持。後來大炳因為負面事件慢慢走向邊緣,一直想要重新開始卻沒有辦法,那一年,他在大陸過世,我知道之後,覺得自己某一部分的青春也跟著死去。去年的同志大遊行,我穿了一身黑去參加,我想潛意識裡,我是在把這場遊行當作青春歲月的告別式。講回小S,多年後我會跟她有連結,是因為有一天她來我的臉書按讚,我突然想起了好多前程往事,她又是這麼挺同志,所以就給她寫了封信,長信。

Q:可以談談信的內容嗎?

A:我邀約藝人,大部分從一封信開始,我會告訴她們在我成長的歲月中,她們所演過的戲、唱過的歌,對當時的我們這群股燜又孤獨的同志來說,有過多大的安慰。然後我跟小S說:「當年我們在電視上看著妳瘋狂談戀愛,然後崩潰失戀,到現在,妳已經有個美滿的家庭,愛妳的先生跟三個小孩。而我們當年,何嘗不是跟妳一樣在螢幕外面成長,瘋狂談戀愛又瘋狂失戀,但如今,我們卻無法跟妳一樣,走入婚姻走入家庭…」

Q:你這番自白,很令人動容。

A:我說這些,其實不是想要造成她的愧疚感,只是希望她以同理的角度看看我們的處境,我們也是跟她一樣,想要穩定幸福的平凡人。我跟陶子這樣說:「妳現在已經成為人生勝利組,工作家庭,樣樣得意,但妳一定還記得當年,妳在觀眾心中還是個《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的女孩,而我們也還是躲在櫃中的慘綠少年,那種想要尋求一種肯定跟認同的心情,妳一定懂得。」而陶子最棒的是,有一天人家討論她的女兒打扮很中性,如果以後變成同志她會怎麼樣?她的回答是:「我一定全力支持!」我覺得這才是一個爸媽該思考的問題,與其去在意小孩是否愛男、愛女,難道看見小孩幸福,不是件更重要的事嗎?(推薦給你:反同志夫婦到彩虹圍城現場的感動:我們想理解兒子的「愛」

Q:這一路上,你為同志遊行所做的付出,真的很令人感動,中間還有什麼想跟大家分享的嗎?

A:因為我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同志團體或是遊行聯盟,這些邀約其實都是以我個人的名義,希望藝人們能不限主題及形式的來為同志遊行加油。但過程中也會有人質疑我,收割同志運動這麼多年來的成果,或是偏離主題,想標榜個人等等,甚至懷疑這些藝人現身的目的只是為了搏版面。

但是後來好像證明了一件事,就是因為我不隸屬任何一個同志團體或是遊行聯盟,所以藝人們這麼支持,因為只要是團體就有主張,「老娘說」不限主題的方式,所以讓這麼眾多的藝人同意支持~愛!這麼多藝人裡,很多都是知名度極高、演藝資深的明星,從粉絲團的後台來看,很多按讚的粉絲大頭照都是媽媽帶兒子、或爸爸與女兒的合照,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首度有同志色彩的粉絲團深入到非同志族群裡的?舉例五月天吧,或許當初聽五月天第一場簽唱會的小女孩,現在都結婚有小孩了,如果她發現她的小孩是同志,那麼擁有這麼多粉絲的樂團成員今天呼籲的一句話,會不會讓這個媽媽日後多了一份溫暖呢?(好迷人的同志男星!五個讓我們愛上Neil Patrick Harris的經典時刻

Q:那支持你不計成本投注心力的動力到底是什麼?

A:這個嘛⋯⋯因為我愛的一個男生,他對我做的事情很鼓勵很認同,所以我⋯⋯希望多做一些,就這樣,沒有什麼別的了。


(由 Bruce 親手設計的胸花,目前徵求廠商認購中,遊行當天將發出一萬朵)

訪問的最後,我很謝謝 Bruce 這麼無私的分享,同志遊行在即,這個藝人應援的網站瀏覽量也破百萬,雖然他知道活動過後,一定會有很大的失落感,但是追求真愛的決心,在他心中卻永遠不會落幕。我不是同志,但是在未來我可能成為一個同志的媽媽,亦未可知。

但是我聽見了一個孩子的孤寂,那種想要被親人認同的渴望。想要跟一般人一樣,年齡到了可以結婚生子,可以在合法的保護下共度一生,家人不用擔心他們過的不好,因為社會會給予他們相同的權利跟保障,就像所有的人那樣。若我們都以母親疼愛子女的心來看待同志,難道會不希望他們活得開心並得到幸福嗎?如果有一天要面對自己的兒女出櫃,你我的選擇跟回應又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