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選片《南亞的新娘》被列為勇女無懼的類別,談巴基斯坦小新娘贊娜在童婚大環境下與母親聯手的奮力一搏。童婚,離我們很遙遠嗎?看看作者陳太陽的觀點,幸福該是每個人的權利,她們的嫁紗也該代表她們的自由意志。

追求自由的路途,必須付出多少代價?在南亞,有許多女孩,還不曾嘗過何謂愛情,便被迫成為某個人新娘,披上原本應該是前往幸福道路的嫁紗,在這些女孩的未來藍圖裡,這件美麗嫁紗並不帶有任何一絲幸福,反而代表著幸福的終結與毀滅,她們才正要認定一個家,便被迫成為男人交易的商品,以商品之姿,移轉至另一個毫無情感的家。

女人,在那樣的社會裡,在《南亞的新娘》這部電影已說得非常清楚了,「結婚是男人之間的決定」,這個定義對這些女人是多麼得不公平,彷彿身而為人的權利,一瞬間已灰飛煙滅。(推薦給你:決心扭轉印度殘酷現況的漫畫女英雄 Priya Shakti

當愛成為幻象、當自由成為虛無、當權利轉眼已成荒蕪,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想想你我,擁有自由戀愛的權利、擁有選擇孤獨的權利、甚至是永遠放棄自由身的權利,而那些女孩還來不及享受蛻變為女人的喜悅,便讓自由之心隨著眼淚掩埋,他們大聲疾呼、聲嘶力竭,卻彷彿被這個世界遺忘。

當現今社會在談論什麼條件的男人值得交往時,在那兒的女人,甚至在出嫁前都不曾見過即將成為她名義上的丈夫樣貌,無須多言的命運多舛,在那社會裡也不過是顯得平庸而自然,好像這一切都早已命中注定,妳無可抵抗,也無法說出不接受的理由,出嫁成為了籌碼,也許是換來敵對村落之間的和平,抑或是成為男人這一生收集的一尊美麗的紙娃娃,生命的故事尚未譜寫,輓歌已悄然的幽幽唱起。(延伸閱讀 : 用 rap 控訴阿富汗童婚 ! Sonita Alizadah : 我不沉默,有一群女孩需要我

如果妳和我一樣,身為一個女人,那麼妳應該正視世界另一個角落真實上演的嚴重問題,剝奪愛、掠奪自由,妳怎麼可以忍受與坐視不管?童婚的問題令多少女孩 / 女人受害?她們需要獨自面對多少漫漫長夜,眼淚即使乾涸也換不回自由,或許妳正坐在沙發前吃著零食同時收看哄的妳大笑的綜藝節目,但此時此刻,彼端卻有另一群女孩尚睜著稚嫩惶恐的眼眸,即披上嫁衣,邁向暗無天光的人生,從那一刻起,她們便不如我們能夠體會生命裡的起伏悲喜,而是直至盡頭地忍受不人道的對待。

本年度女性影展播放了代表巴基斯坦角逐第八十七屆奧斯卡外語片的《南亞的新娘》,片中直指童婚的問題,披上嫁衣的女孩,還在期待自己能欣賞高掛藍天的七彩彩虹時,便被毫無理由的社會迫使成為新嫁娘,同樣遭受童婚經歷的母親,帶著她展開亡命天涯的逃亡,雖然電影總把現實寫的些許美好,但大螢幕上的童婚刻劃已足夠令影廳內的觀眾怵目驚心。(你得知道的 : 因教育被槍擊的17歲女孩馬拉拉獲諾貝爾和平獎感言 : 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堅強

如果妳還相信愛情,如果妳認為自由是可貴且基本,可否能想像當妳失去這兩者時,妳的人生將走得多麼徒然無謂,忽視與冷漠是這人世間最殘忍的手段,選擇摀著雙耳閉著雙眼,日子同樣的過,但若妳還有一些餘力,至少能讓更多人知道在世界的彼端,正無情地頌唱著悲歌。

不公平的掠奪,值得被正視;令人鼻酸的悲慘事實,值得被控訴,無論做些什麼,請選擇做點什麼吧,至少,讓更多人看見,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