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來點負能量》粉絲團當紅,負能量為什麼給現代人更多源源不絕的動力?聽聽駐站作者海苔熊以心理學談負能量的三種關照。「我們的生命裡,有些遠路是必須的」逆境,讓我們成為更勇敢的人。(推薦閱讀:

「別減肥了,你的醜並不是因為胖!」

「很多人喜歡抱怨老闆或同事,總說別人又蠢又傻,只是在告訴別人,以你的能力只能與這些人共事。」

「每天早上起床後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這張臉,就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了。」

「如果你覺得自己一整天累得跟狗一樣,你真是誤會大了,狗都沒你這麼累!」

──摘自:《每天來點負能量》粉絲團。

最近「每天一點負能量」粉絲團爆紅,除了有些內容中肯而有趣之外,我覺得這有可能是在做作的時代,一個重新靠近自己的觀點。

當我們活在每天一句激勵自己的話、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童話裡面的時候,我們終於可以假裝沒有看見自己的問題,繼續用「假我」(false self ),來過剩下的生活。

存在主義學家弗洛姆認為,現代生活最深刻的問題之一就是──我們對自己的根本,不誠實。我們藉由對自己撒謊、對別人敷衍、逃避一些真誠的回應,也經由這樣的過程,來逃避真實的自己。(現正熱映:

例如,我們可以看到有些人開始在那個粉絲團上面留一些否定的言論,說作者憤世嫉俗、說他的言語當中有些影射,但有沒有一種可能是,他們這樣的評論,其實是一種對靠近自己的防衛和阻抗(resistance)[1]。

當他們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用來逃避的技巧已經被看見,他們只好繼續選擇自己最慣用的技巧,逃避和否認這個發現,然後把不小心碰觸到的看到的不好的自己,推出去給讓他發現的那個人:「你一定要這麼悲觀嗎!」(其實是內在有很深的悲觀和不安)、「世界上就是有你這種憤世嫉俗的人!」(其實對世界有很多不公平的想法的人,是自己)。

藉由這種,把「壞的我」往外推的方式[2],他們終於可以繼續活在自己的殼裡,安穩的用同樣的方式,走下去。

生命裡最重要的兩個議題

如果從存在主義治療的角度來看[3],我們這一生最重要的兩件事(也是一直必須放在腦袋的兩件事)是:

1.我在哪裡?現在的我是什麼樣子?那一部分的我是好的,又有哪部分的我是不夠好的?
2.我要去哪裡?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身邊有什麼樣的資源,可以讓我邁向那個理想的人?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總是要選擇看人生當中真實我黑暗的一面。正負能量,本來都同樣重要。前者提供一種方向和希望,後者幫助你看清現在的模樣。

一種負能量,三種關照

為什麼同樣的負能量,會有不同的反應呢?看到這些真實的一面覺得受傷或生氣的人,或許是因為那些文字,竟然揭露他們心中那些一直不敢面對的部分;而那些看了之後覺得有趣好笑的人,或許有一部分是進行自我區隔(幸好我沒有這樣想、幸好我不是這樣的人),另外一部分有足夠的心理能量,去嘲笑自己的不好。(延伸閱讀:

當我們終於發現,自己的存在有多麼的縹緲和無奈,有兩個方法可以讓自己過得好一些:幽默,或與他人建立連結。前者是負能量正在做的事,後者正是你老分享一些有趣、好笑、或正面貼文的原因(也是長輩分享蓮花勸世圖的原因)。

誰有資格定義冤枉路?

「如果諮商師早就知道,個案正在繞遠路,為什麼不早一點點破,讓他少走一點冤枉路?」一個同學問。

「要看你從什麼層次來想這個問題。從技巧上來看,時機未到的點破,可能反而會讓他阻抗,往更遠的地方彈走;再退後一步看,我們的生命裡,有些遠路是必須的;再退一步,諮商師怎麼能夠透過他的經驗,去定義個案走的路,是一條遠路?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諮商師是否有覺察到,這個『點破』的動念,是真的為了個案好,還是只是滿足自己的需要?」另一個同學回應。我很喜歡這樣的對話,一來一往的討論裡,我們漸漸能看見更多生命的可能和多元性。

看見自己,迷失,找回自己,接觸黑暗的部分,否認,阻抗,逃避,轉身再愛回自己,本來就是一趟反反覆覆的過程。與黑暗同行,從來就不容易,但是在知道這樣的黑暗之後還能保有信心更不容易。在這樣掙扎的旅途當中,我們真的只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在哪裡?我要去哪裡?


延伸閱讀

1.         Greenson, R.R., The Technique and Practice of Psychoanalysis. 2000: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 Incorporated.

2.         史帝芬.米契爾 and 瑪格麗特.布萊克, 超越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歷史. 2011, 台北: 心靈工坊.

3.         Sharf, R.S., 存在主義治療, in 諮商與心理治療. 2013, 心理出版: 台北. p. 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