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香味是記憶裡的味道。圖像可能會忘記,但是味道卻會在進入鼻腔的那一刻,喚醒沉睡的記憶。味道如此重要,怎麼可以不小心對待?讓綠藤生機我們分享,關於「香味」你不知道的事。(推薦給你:無法被拷貝的記憶:香水實驗室創造你獨一無二的味道

【綠藤美妝保養成分百科】製作初衷

如果仔細注意,我們幾乎天天都會接觸到上百種的天然/化學成分,並藉由各樣生活/美妝用品的使用而被人體皮膚吸收;而成分的好壞,正攸關著每個人一輩子的健康與幸福。為了幫助消費者更輕鬆了解清潔和保養用品背後的成分來源,以及它們對肌膚和整體健康的影響,綠藤花了許多時間研究,並集結了專業的科學知識與成分說明,希望能持續帶給大家最真實,且完整的生活用品成分資訊;讓安心生活不再只是口號,而是每一天都能夠實現的事! (推薦給你:【天然美肌關鍵】不致癌就一定安全?打破化妝品迷思

成分名稱與說明

  • Fragrance(a.k.a. Parfum;香料)

與美容、保養以及清潔相關的日用品中,香料幾乎無所不在地被添加在各樣化學調劑品裡。據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統計,至今已有超過 5,000 多種香料化學物質,以不同的組合被廣泛地使用(但有可能並未通過安全測試)。

組成方面,香料主要是以碳、氫、氧、氮、硫等具有芳香性的有機物所製成的混合物。香料之所以具有芳香性,是由發香團(Osmophore)所導致而成。發香團的成員裡包含了:醛(Aldehyde-CHO)、醇(Alcohol-OH)、醚(Ether-O-)、酯(Ester-COOR)、羧酸(Carboxylic acid)、酮(Ketone >CO)、硫氫(-SH-)等。

作用與功能

香料最主要的功能,就是為產品增添好聞的氣味,使原本不那麼好聞的基劑味道,能更容易被大眾接受。但香料不只被添加在香水、化妝品、保養品和清潔用品中,它們同時也被廣泛地被使用在一些日常用品中,如垃圾袋、蠟燭、衛生紙、玩具等。而食品裡同樣有添加香料的例子,包括天然香料如胡椒、丁香、肉桂,以及由人工方式調和的化學香料,如各樣罐頭食物、零嘴、口香糖、糕餅裡出現的合成香料等。

以日常用品裡所添加的香料來說,大致上可分為「天然香料」與「合成香料」兩大種。而天然香料中,又有分為動物性香料(取自動物腺囊如麝香、靈貓香、海狸香、龍涎香)及植物性香料(花、葉、果皮、根莖、枝幹、種籽,以及少部分的植物樹脂膠);植物性的天然香料其實就是大家最熟悉的植物性精油。


香料不只被添加在美容、保養和清潔用品裡,它們同時也被廣泛地被使用在一些日常用品中

合成香料中又分為「單體香料」和「調和型香料」。其中「香精」便是運用各種「單體香料」及「天然香精」為基礎,經由不同比例混和而成,而市面上的化妝品所使用的香料和香水也大多是以這類調和方式製成。雖然是人造合成的物質,但能散發出類似天然精油、或和精油幾乎一樣的味道;同時因為價格低廉,因此被廣泛運用。

合成香料能做到讓產品擁有「天然」的氣味,所以舉例來說,一般大家聞到玫瑰香味時,會自然聯想到這個香味是從「玫瑰」而來;但如果以人工香精去調配,仍可以釋放出同樣的香味。

關於這個成分,你一定要知道的事

1. 大部分的香料都屬於商業機密,一般業者並不願意主動公開

雖然添加在產品裡的主要成分都需要依法標示,但對業者來說,在香料這塊,香水/香料中的化學原料通常是被視為不能公開的商業機密。因此,以目前沒有強制要求業者需要將所有香料配方會使用的成分標明清楚的情況下,大部分的業者會選擇以「香料」(Fragrance)當作統稱帶過,而消費者不知道的是,名稱背後其實代表著一連串化學物質的合成。少了透明標示,對消費者來說可能增加了對某些成分過敏的風險,尤其對於香料/成分有過敏體質的朋友,更難以輕易透過成分辨識,或避開過敏原。 (推薦給你:守護細胞的海鮮素食療法──從過敏到癌症都適用

2. 人工香料對健康有諸多危害

根據美國皮膚科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香料的添加是導致皮膚過敏、紅腫和其他皮膚病的首要原因。而其中被隱藏在「人工香料」裡有害化學物質,更被多方證實對身體有其傷害,包括:

(1)以人工方式合成的人工麝香(Synthetic Musk)會長期累積在體內。其中,二甲苯麝香(Musk Xylene)和硝基麝香(Nitro musk)在動物實驗裡發現與惡性腫瘤的生長有相當密切的關聯;而多環麝香(Polycyclic synthetic musks)更被指出會擾亂人體荷爾蒙與雌激素的濃度平衡,提高內分泌疾病風險。同時,合成麝香也會造成環境污染,日本的研究也曾在水域和水體魚類中檢測到二甲苯麝香,對環境和水生動物的健康來說都有長期的危害。

(2)常見於人工香料裡的添加物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也就是所謂的塑化劑,被許多研究證實對人體的生殖系統會有負面影響。在男性方面,不僅降低成年男子的精子活動量與濃度,也會導致精子 DNA 的損傷和荷爾蒙的變化,提高不孕的可能性。在 2007 年的研究中,包含鄰苯二甲酸二酯(DEHP)和鄰苯二甲酸二丁酯(DBP)等塑化劑也都被發現會提高癌症,甚至是下一代不孕的風險。

(3)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的代謝物也在多項研究裡證實,會干擾內分泌的正常運作、導致甲狀腺病變、女童過早的乳房發育和性發育異常,甚至提高第二型糖尿病和肥胖風險。

此外,人工香料本身也是一種神經毒素(Neurotoxins),並在 1986 年被美國國家科學院訂為神經毒素的六大項目之一。神經毒素其主要特徵是會干擾人體的神經系統運作,進而引起不同程度的中毒反應。根據日本一項針對人體對環境毒素吸收速度的研究,若手腕吸收化學物質的程度為 1 ,背部吸收的程度是手腕的 17 倍,那私密處的吸收度便高達 42 倍,尤其在沐浴期間,當周圍環境溫度升高,更容易提高皮膚吸收化學物質的速度。

綠藤的誠實觀點

Q:如果人工香精不好,天然香料就完全沒問題了嗎?

天然香料固然比化學香料安全千萬倍,但仍然得注意,因為有些人天生就會對某種香料過敏,所以對於第一次接觸新香水、精油、或其他保養品都應小心測試肌膚的適應度,同時也要考慮其成分是否有光敏性(即遇到光照時會過敏、發炎)。

Q:購買香料的產品要如何避免選到低品質的產品?

很多香水會添加色料,好調製成吸引人的顏色,以薰衣草為例,雖然大家都知道薰衣草的花是紫色的,但薰衣草精油則是透明的,所以如果看到紫色的薰衣草精油,那就可以大概知道那不是純精油。至於瓶子,在選購時還是以深色防光玻璃瓶最為理想,若是塑膠瓶則不建議購買,一來瓶身往往含有塑化劑,二來裝著含有機溶劑的香水,會使塑化劑持續地溶出,長期下來對健康來說是相當大的隱憂。

Q:人哪些是人工香料會引起的不適反應?

對於體質較容易過敏的人,接觸人工香料可能會導致如頭痛、胸悶緊縮、嬰兒嘔吐、粘膜刺激、肺功能降低、氣喘、呼吸困難、接觸性皮膚炎等不適症狀。如果發現有類似症狀出現,請盡快找專業的皮膚科醫生進行治療,以免引發更嚴重的不適感。

Q:如果有擦香水,怎麼擦才能減少毒性入侵身體?

儘管香水一次的用量並不多,但如果天天使用,還是會透過皮膚、經呼吸而被帶進人體,所以學會正確的使用方式,還是能幫助降低風險。如果是香精,可以以手帕或乾淨的手指沾極少量,再點在耳下、手腕內側、或膝蓋後方。如果是噴式香水,千萬不要正對著臉部或某處皮膚直接噴,建議可以朝著前方的空中噴香水,接著向前邁一步後再後退,讓空氣中的部分香水落在頭髮和衣物上。

另外,有些人喜歡用精油調油按摩,除了確認精油的來源和品質外,也建議選擇好的基底油(如橄欖油、荷荷芭油、或甜杏仁油),而濃度也不建議超過 10%,以避免肌膚過敏。

Q:孕婦和哺乳期的女性可以擦香水嗎?

香水的成分不管是對胎兒、幼兒,或是母親都不好,因此無論是孕婦、準備懷孕前半年,或是處於哺乳期、育兒期的女性都建議遠離香水,更不可在孩子所在的密閉空間裡噴灑香水,或濃度過高的精油,以免造成肌膚不適,甚至是氣喘發作。

貼心叮嚀

這裡也想特別提醒消費者,無香味(unscented),與不含香料(Fragrance-free) 並不是同一件事。根據著名的加拿大科學家,同時也是麥吉爾大學科學和社會辦公室主任(Office for Science and Society at McGrill University) Joeseph Schwarcz 表示,無香味的產品是,產品本身配方沒有異味,但其實配方還是有味道,只是味道已經被其他合成物給中和掉。而不含香料,則表示該產品不能添加任何有香味功能的成分,但如果成分本身帶有香味,且不是被當作香味功能的成分,就可以說是不含香料。

舉例來說,一罐乳液以有香味的油製成,它還是被歸在不含香料裡,因為油在這裡面扮演的角色是潤膚,而不是它的香味,但它還是有香味的 (scented)。反之,如果一個產品的配方裡有茉莉,但後來又添加了其他化學物去掩蓋其氣味,那這個產品就可以被歸在無香味(unscented),但並不能說是不含香料。

你值得更親密的體貼,溫柔香氛 ME TIME

參考資料

  1. “In Vitro and in Vivo Antiestrogenic Effects of Polycyclic Musks in Zebrafish.” (2014)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ACS Publications).
  2. Maekawa, A., Y. Matsushima, H. Onodera, M. Shibutani, H. Ogasawara, Y. Kodama, Y. Kurokawa, and Y. Hayashi. (1990) “Long-term Toxicity/carcinogenicity of Musk Xylol in B6C3F1 Mice.”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28.8: 581-86. Print.
  3. “Position Statement on The Chemical Identity of Fragrances.”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4. Taylor, K. M., Weisskopf, M., & Shine, J. (2014) Human exposure to nitro musks an the evaluation of their potential toxicity: an overview, Environmental Health, 13:14
  5. Koo, H. J., & Lee, B. M (2010) Estimated exposure to phthalates in costmetics and risk assessment. Journal of 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Part A: Current Issues, 67:23-24.
  6. Chemical Sensitivity Fo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