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的爭辯存在世界各地,在歐洲,吉普賽人一直飽受歧視。女人迷駐站作家轉轉帶我們走入布達佩斯一隅的策展,看見弭平「不同」之後,原來我們的心可以這麼靠近,如果你願意,你就會看見。(延伸閱讀:

餵食與被餵食,是只存在於我們記憶深處的私密記憶。當一個陌生人餵食了你,你們之間似乎就有了一種奇特的連結。在那樣奇特的經驗中,你學會愛一個你不熟悉的種族,你學會愛一個陌生人,因為那個陌生人先無私的愛了你。

在布達佩斯多瑙河畔的一艘船上,切好的水果和點心被小心翼翼擺放在純白色的桌上,這不是一場船上的宴會,而是一場為了消除種族歧視而舉辦的互動裝置藝術展。

十個被白色布幕圍起來的小空間,每個小空間裡都是一個吉普賽女人的故事。布幕裡掛著女人珍藏的照片. 孩子的畫. 或是有她們記憶附著的各種小物。(推薦閱讀:

當你進到這個與外隔絕的小空間,外頭有人彈奏著傳統的吉普賽音樂,你可以先靜靜欣賞空間裡的擺設,猜測這是一個什麼樣女人的故事。接著,一個女人會在你面前坐下,但是隔個布幕,你並不會看見她的臉。

女人開始餵食你一些水果和點心,同時也餵食你她的故事。她可能是某間公司的清潔工. 可能是一個平凡的母親. 又或者是曾在果園裡奔跑的小女孩。過程中你可能會碰觸到女人有著歲月紋路的手心,或是想起小時候媽媽餵你吃東西的記憶。

故事說完,女人離去,你永遠不會知道剛才和你說話,餵你吃東西的女人是誰,你能帶走的只有一個故事,和對吉普賽人的另類感覺。

在那空間裡,你看見的是一個女人私密的記憶,她餵食你像餵食自己的孩子。被餵食其實也是一種私密的經驗,脫離嬰幼兒時代後,我們很少被餵食,那種記憶似乎只存在母親與情人之間。

吉普賽人(正確的名稱應該是羅姆人)在匈牙利是被歧視的少數族群,當你問匈牙利人為什麼討厭吉普賽人,他們可能會回答你因為吉普賽人好吃懶做還拿了一堆社會補助,或是他們沒有教養是社會亂源,甚至有人會說沒有為什麼,就因為他們是吉普賽人。

這個影片我看了很多次,好幾次都哭了,尤其是在開始和吉普賽人一起工作後。我曾經坐在吉普賽人的車上,在無人的鄉間小路上一起哼歌,曾經因為他們無聊的笑話猛翻白眼,或是在餐廳付不出錢時被他們請客。當你嘗試去了解,去接觸,你會發覺他們和我們其實沒有什麼不同,你所假設的那些印象,可能都是被媒體刻意放大的結果。(延伸閱讀:

很多匈牙利人都盡量避免和吉普賽人接觸,我覺得他們錯過了很多接觸不同文化的機會。Eat Love Budapest 讓你擁有和吉普賽人親密接觸的經驗,你無法歧視一個曾經和你分享食物和故事的人。

在那樣奇特的經驗中,你學會愛一個你不熟悉的種族,你學會愛一個陌生人,因為那個陌生人先無私的愛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