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週報】是我們的新嘗試!我們知道時間總是零碎,所以【嚼嚼週報】單元力求輕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讓你輕鬆帶著走;一個議題,讓你細嚼慢嚥。今天,我們要從親民黨的臉書 po 文爭議,來看台灣政壇中的性別歧視與單身歧視。(延伸閱讀:【CEO 專欄】女人跟政治,到底有什麼關係?

昨天晚上,親民黨網路新聞台的臉書粉絲頁,出現這樣一張圖文:「二個單身女子,怎會了解一個家庭的需要?」並附上洪秀柱和蔡英文的照片在圖中,括號中還寫著「關心台灣,請用力轉傳」。

不結婚,錯了嗎?

台灣的女性領導人,如呂秀蓮等,單身者幾乎都會被質疑性向與能力,彷彿一個女人在政治上的成功與否,必先要能在家裡當個「好太太」、「好媽媽」。

一個問政專業被肯定的女性政治精英,經常被召喚出妻子與母親的角色,必須事業與家庭兼顧,但男性政治人物,卻從未有過「要先顧好家庭,才能在政治上有好表現」的要求。

我們總認為女強人彷彿要家庭與職場兼顧,但「兼顧一切」或許是有史以來對女人設下的最大陷阱,要女人在公私領域都表現合宜,完美家庭生活成了能力的背書。

社會對單身女性的要求從未少過,以「人生以結婚為正常」的眼光中,「單身是異類」的觀點仍在生活中如影隨形。女性政治人物在選舉時便因為單身而遭到非議,質疑的出發點不是「政見」而是「結婚」與否,社會還是不能尊重每個人對生活方式的不同選擇。(同場加映:世界一半的人都單身或晚婚!結婚不再是一輩子的大事

單身歧視下女性領導的兩難

曾擔任美國前民主黨副主席與參議員的 Ferraro 說過:

「如果一個女性政治人物有小孩的話,社會會指責她為發展政治事業,而忽略了小孩;相對的,如果一個女性政治人物維持單身的話,社會又會臆測她是否為女同性戀。」


(圖片來源:洪秀柱臉書)

女性政治人物只能被逼著朝婚姻前進,你不但要結婚,還必須將婚姻與家庭生活都經營得好。回頭看台灣的社會,當所有的主流意識形態、價值觀一致推崇「成雙成對」時,紛紛詢問「何時能收到你炸彈?」、祝福你「早日找到真命天子」時,單身不是一種能讓人理直氣壯說出的生涯規劃,而被視為令人難以啟齒的生命樣態

但弔詭的是,當我們期許女性政治人物能夠走入完美婚姻的同時,我們卻也發現因為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單身的女性政治人物往往會被貼上「強悍」、「不像個女人」的標籤,而認為她們不是婚姻的恰當人選,無法溫柔和順地去取悅男人,所以才會落得沒有男人要的下場。

我們頤指氣使的指著女性政治人物,要她們乖乖走入婚姻,當她們因為個人選擇或「恰查某」等社會刻板印象,而找不到合適對象時,又在旁冷嘲熱諷地說她們是不合格的女人,是沒有男人愛與慾望的女人,才會在婚姻市場中被當成棄物。(延伸閱讀:寫在摯愛大維亡後,雪柔:謝謝你成為我的夥伴,讓我能勇敢挺身而進

「單身」與「家庭」為何始終是女人在職場上的命題

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賢內助。但是對女性參政者而言,則剛好相反。成功的女參政者,不奢求賢內助,只求不要有賢內『阻』。」台大社會系教授范雲曾這麼說。

社會主流對性別與權力有一套雙重標準,認為男人對權力有野心是「成功的男人就該有雄心壯志」,卻常不自覺地醜化甚至「妖魔化」女性的權力欲。所以我們對女人當政,會連結到武則天、慈禧太后以及江青等這幾個「壞」、「工於心計」的女人形象,在這樣的情況下,女性政治人物往往更難找到能夠理解與尊重她們抱負的伴侶,就此家庭成了女人一個人的責任,反而讓女人更無法從容地在職場上追求卓越。

前美國國務院政策籌備處主任 Anne-Marie Slaughter 在決定離開政治圈時,曾在「大西洋月刊」寫下經典長文 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Slaughter 在文章中提到自己辭官的主因,是因為她總在開會時想起自己兩位青春期的兒子。每周從周一早上四點半開始到週五晚上五點半,她沒有時間陪伴孩子的成長,此事無疑導致親子溝通出現問題,最終她只得承認,成功的職涯和家庭之間是衝突的。

就有人開玩笑說,前總統陳水扁主政時期的女政務官,個個「不是單身,就是喪偶」,雖然有失莊重,倒也說明了女性經常是男性參政者的幕後支柱,但大多數的男人卻不肯配合另一半負起同樣的責任,所以從事政治的女性幾乎很難事業、家庭兼得,但社會對她們的困境卻視而不見,一再拿家庭的成功來再三衡量她們。(延伸閱讀:【厭女症】女強人與寵愛自己有什麼問題?無所不在的厭女陷阱

女人的能力被質疑只因為「穿裙子」?

除了這次宋楚瑜的文宣表達出對單身女人的不信任之外,如民進黨大老辜寬敏在政治上的性別歧視也引發爭議。他曾說出「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質疑2008年當時參選黨主席的唯一女性候選人蔡英文「能否將民進黨的未來交給一位沒有結婚的小姐?」,以及多次公開表示「台灣社會還不夠成熟到可以接受女性當國家領導人」等。


(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性別歧視的意識根本不分藍綠,在以男性為主的政治圈裡,男性政治人物會不知不覺流露出男性本位的思考,女性的能力往往會受到懷疑,認為女性的工作能力不如男性。

台灣女性25到44歲的學歷在大專以上者達41%,已高過同樣年齡男性的38%,但在政治場域,女人仍被視若無睹地指責無用,缺乏能力的肯定與尊重;對於男人位居高位,一般人不會先質疑他們的能力,但當女性居高位時,則會先被投以不信任的眼光。

對於女性的尊重,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蔡英文與洪秀柱只是少數崛起的個案,有女性候選人,並不代表社會就已然平權。單身是選擇題,不是是非題。不要再拿「性別」與「家庭」作為女人的成功標準,女力時代,我們將拭目以待。(推薦閱讀:從歐美看台灣!女人參政讓社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