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專題【好動女人:一百種流汗的方式】,我們深談運動,也感念那些走在我們前方,勇於前行突破疆界的運動員。今天為你介紹運動史上的傳奇女性:Babe Didrikson Zaharias, 曾被美聯社票選為半世紀最偉大運動員的她,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同場加映:第一位橫越大西洋的女人艾蜜莉亞

你或許聽過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格言,Citius,Altius,Fortius 更快、更高、更強,三個簡單的形容詞彙,道盡了運動員對於自己永不滿足,對於限制永不服輸,對於挑戰永不低頭的精神。

運動員知道,目標就在前方,我們淌著汗喘著氣,一次次失敗過後,仍沒有不前行的道理,想出發的念頭,那都是一樣的。即便精神聽來中性,在你心目中,運動是中性的嗎?

多數運動都被劃上「陽剛」的等號,好像人們冒汗運動是為了替陽性特質加乘,貼近最初的勇者海格力士。而「運動的女生」時而被投以異樣的眼神,好像她就是比較 man,因為割捨了某些陰性特質,才能有今天這樣好的佳績。(推薦閱讀:亞運舉重金牌:看林子琦重新詮釋女人味

而這一點,早在半世紀以前,Babe Didrikson Zaharias 就有了深刻的體悟。身為世界上第一位女性高爾夫球好手,同時也活躍於棒球、籃球、田徑、潛水、溜冰、保齡球等運動賽事,她看多了人們對於女性運動員時常露出的手足無措;她曾被報導以 "it" 稱呼,人們不願相信女人也能拿下金牌,只好告訴自己那她肯定不是女人,她成了無法被定義的猛獸。

Babe Didrikson Zaharias 一次一次以肉身衝撞世界教條,用身體力行寫下了剛柔並濟的女性運動史,每個里程碑背後都是血汗。

看 Babe 征服世界:拿下奧運金銀牌

「我從來不畏懼與規矩衝撞,我有贏的自信。」--- Babe Didrikson

誕生於1911年6月26日的 Mildred Ella Didrikson Zaharias,生在相信體能訓練的家庭,Didrikson 從小就喜歡跟哥哥們一起運動,運動就是她的玩伴。

某一次,Didrikson 在一場棒球比賽中連擊出了五次全壘打,因而被家人暱稱為 Babe(Babe Ruth 是當時人稱全壘打王的棒球好手。),沒想到這個暱稱像魂魄一樣跟著她,暗示她跟運動密不可分的關係。

雖然多數人更常談起她的高爾夫球成就,Didrikson 最早是以籃球在高校獲得矚目,接著在田徑領域大放異彩。1932 年洛杉磯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上,Didrikson 拿下兩枚金牌一枚銀牌。當時的奧林匹克賽事中,女人僅能參加三項活動,但她卻以80米跨欄,標槍,跳高打破了四項世界紀錄。(她以80米跨欄,破了兩次世界紀錄)Didrikson 這個名字在家家戶戶之間迅速傳開。

「Didrikson 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運動好手,不論男女。」體育作家 Paul Gallico 讚嘆地寫下這樣的句子。

協調、節奏、優雅,寫下高爾夫球歷史

1931 年 Didrikson 開始她的高爾夫球生涯,她向職業高爾夫球手 Stan Kertes 求救,並且堅持一天要練習 1000 個球,直至雙手滿是水泡。天賦異稟還配上後天練習,Didrikson 曾說:「你想談球場上的運氣?可以啊,但你得先有長久的練習以及在壓力下思考的能力。」

1935 年,她開始以業餘選手身份出賽,首戰就在 Texas Women's amateur Invitational 上拿下冠軍,然而因為她在籃球與棒球領域中的成就和收入,美國高爾夫球協會取消了她的冠軍資格。

1938 年,她挑戰職業錦標(PGA)的洛杉磯公開賽,在她之後六十年才有其他女子挑戰此賽事。1947年英國女子業餘冠軍賽中,她成為第一位拿下冠軍的美國高爾夫球好手,有觀眾因她力大而稱她為「超人的姊姊」。同一年,她正式成為職業高爾夫球手,其後的六年稱霸高爾夫球界。在 1933 年到 1953 年間,她共贏得了 82 場的高爾夫球錦標賽。

除了女子冠軍賽,Didrikson 曾在 1938 與 1945 年兩度參加 PGA 洛杉磯巡迴公開賽。她並對外宣布,要參加美國的男子公開賽,引來許多男性擔憂,引來主委立即起草禁止女性參加美國公開賽。1949 年,Didrikson 於是找來其他 13 位高爾夫球好手共同成立女子高爾夫球協會(LPGA),致力推廣高爾夫球界中,女子球員的能見度。

「高爾夫球是一項講求協調、節奏、優雅的運動。女性在這方面可是非常擅長。」---Babe Didrikson

1953 年,癌症找上 Didrikson 在進行手術後,她在短短三個半月後又重回高爾夫球場,並拿下美國女子公開賽冠軍,好像球場才是能給她生命的地方。

1956 年,癌症第二次扣門,這一次毅力向病魔低頭,9月27日癌症讓 Didrikson 的生命劃下句點,那一年她45歲。去世隔天,幾乎所有報章媒體都用「世界上最偉大的女運動員與世長辭」紀念她為運動場帶來的光輝歲月。

運動是否中性?Babe 把自己活成傳奇

運動場上的勝利曾替 Didrikson 招來更多輿論的壓力。媒體指責她留了一頭短髮不男不女,脾性魯莽,甚至沒有伴侶關係。紐約世界郵報甚至有這樣的句子:「我到寧願 Didrikson 與她的同路人乖乖待在家裡,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等著電話鈴聲響起。」Didrikson 靠自身實力進了運動殿堂,卻因為性別刻板印象被窮追猛打。女性的性別身份,讓她總要面對人們對於美的樣板想像。(推薦閱讀:裸體攝影集:運動員讓你看見力量的美學

或許正如 Didrikson 受訪時說的「高爾夫球從來不只是擊球而已,你脫下束縛你的腰帶,讓你的球飛起來。」忘掉性別加諸於她的種種限制,她的球跟她的心靈才能同樣自由。

Babe Didrikson Zaharias 把自己活成了傳奇,她的名字跟著她一起死去了,她的故事留了下來,跟更多女人一起書寫女性運動史。(推薦閱讀:第一位跑進馬拉松的女人

當人們想起她,會記得年輕的她曾發下豪語:「我的目標是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運動員之一」,會記得她在奧林匹克運動會上跳躍崩騰的身影,會記得她揮舞著球桿,也為自己量身設計高爾夫球裝束,會記得她強悍而溫柔地向當代的人證明運動員應是中性的。

人們記得她,做為一個運動員,沒有虧欠運動這條路,她走得執著至死方休,反倒是當代的社會欠她太多太多。


九月專題【好動女人:一百種流汗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