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一種記憶」,這個月女人迷與逗點一起來為詩創造更多記憶!每一首詩在你的心裡都有不同的風景,它可能像一種熟悉的味道、一個城市的光景、一個女人、一種顏色、一首歌。〈我的少女時代〉正夯,勾起了每個少女心中那段青春無敵的校園回憶。那男生的〈少男時代〉又會是怎樣的風景呢?跟著逗點一起來回憶你的少男時代吧!(你還沒看過?直擊《我的少女時代》青春現場:每個人的記憶裡都有一個小幸運

值月詩集:崔舜華《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寶瓶出版
值月歌手:陳明章

偶爾有了些勇氣
打開一個盒子
拿出舊信件
一個字一個字地讀
讀到祝你幸福健康有空再見
再一封信一封信折好放回去

─崔舜華《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


(圖片來源:來源

老章:

今天是我初吻的那個女孩31歲生日。

剛剛丟完她生日訊息,突然很想寫封信給你,紀念以前那段色呼呼的美好日子。

你還記得嗎?大三那年,不知是從誰開始,我們突然患上猛爆性再不跟哪個咩舌吻我就要死了症候群,每天下課都躲在圖書館底下的魚羊鮮豆,談論今天又發現哪個學妹正翻了、今天又目擊哪個超兇的同學彎腰撿了東西……我們交換所有精彩的記憶像交換球員卡,以所有可能的切入點談論「女孩子真是好啊!」這個甜美、白痴,令人騷動的千古命題……

那時我們發展出一套完全精神面的、規模龐大的純粹色慾思考,明知沒意義還是將我們心中那些可愛的女孩一個一個供上神龕,想像出一堆劇情,無盡的屁話幾乎可以建立某種哲學……曾有一度好像閉上眼睛,就可以用噴發的腦內啡具現化出一張水嫩的嘴唇,如此大的慾念卻始終找不到出口,我們也都知道為何。

boys will be boys

因為從來沒人開始討論如何開始。我們都不懂,更不屑向外求援。我們是患了少女狂熱的廢圈圈,我們的屁話公社自給自足。過度害羞讓我們把女孩子都想成神聖不可侵犯之物,藉由反覆與對方確認那有多難,好給彼此逃避的理由,可以懶惰,寧願一成不變地聊著無謂的話題。(接吻是靈魂的交換:陌生人親一個!吻,世界上的絕美藝術

為何不敢愛?為何如此怕被拒絕、怕挫折?那時候的女孩們,不也跟我們一樣渴望被愛嗎。

直到有一天,突然經歷了,至今回想起來依舊如夢似幻的初吻。我腦中想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怎麼跟 C 說,我在這裡了呢。(第二個念頭是:這時不是該有天上放光、神來跟你說幹得好之類的神聖體驗嗎?)


(圖片來源:來源

那是人生中最美的吻之一。然而真的實現了願望,腦海中卻突然感到空空如也。

很多年以後,當我重看《駭客任務》,終於找到那個瞬間最適合使用的標語:「歡迎來到,真實世界的荒漠。」轉眼十年已經過去,我們都來到了更加真實的世界。這裡是更加荒漠的荒漠,我們早已無法再對女孩,或任何事物帶有天真的想像。

曾經同船的老友早已星離遙遠,幾乎要變成幻想了,只好送你一首曾經聽了上萬次的歌,給正在上班的你。(多久沒有跟老朋友相聚:朋友還是老的好?七個應該和老朋友聯絡的原因


〈等待東北風〉陳明章

不想愛講話 阮只想要來拿一支煙來點火

不想愛講話 阮只是遠走他鄉寂寞的心靈

不想愛講話 阮只想要來任由風吹

不想愛講話 這已經是阮少年時

對你講過 對你講過 對你講過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