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嚼週報】單元力求輕薄但深刻,一口分量,讓你輕鬆帶著走;一個議題,讓你細嚼慢嚥少少的時間,一起來嚼嚼!
你是否曾經想過:當我們對表揚身心障礙者,肯定他們突破身體障礙完成創作、學業的同時,背後是否隱藏了「低估他們的能力」以及「連他們都可以,正常人一定也可以」的潛台詞?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Stella Young 怎麼說!(拋下成見,讓一切平等:為何假設身障者沒有情慾?討論「手天使」前該聽的真實故事

「我們現在要來頒發特殊獎項給一位身體有殘疾,卻還是努力完成學士學位的同學。」這是在我畢業典禮上真實發生的事情。

是的,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常會提供一些特殊的獎項像是「特別成就獎」、「努力不懈獎」給身心障礙者,肯定他們在生活中的努力。可是我們肯定的到底是他們的成就還是他們的障礙?

Stella Young,俗稱「玻璃娃娃」的成骨不全症患者,她提出這樣的疑問:「事實上,我們甚麼都沒做,我們憑甚麼得這些獎?」


(圖片來源:來源

「當我走在路上,很多人會過來跟我說我有多勇敢、多麼激勵人心只因為我早上能夠自己起床還有記得我叫甚麼名字。」

這是一種普遍的社會現象:我們常常將身心障礙者的故事和「激勵人心」畫上等號。而這種錯誤認知也透過網路媒體傳播到各個角落。你不難發現,很多勵志名言背後的圖片會是一個可能沒有雙手的小女孩仍用嘴咬畫筆在紙上作畫;或是雙腳裝著義肢的人跑馬拉松的照片。


(圖片來源:來源

在這些「勵志照片」背後,其實代表了兩種意義:「殘疾是不好的」跟「當你發現有人的生活比你更差時,你就覺得日子其實也沒這麼難過」。Stella 將這種現象稱為「激勵色情片」:因為這就和色情片一樣,透過物化身心障礙者讓非身心障礙者受益。(推薦給你:放開那女孩!解放球場上的女性身體

「日子對我們來說的確不簡單,我們也必須要克服很多困難。但和你們想像的不一樣,難的不是克服身體障礙,而是如何去面對社會的眼光。」

事實上,身心障礙者跟正常人沒有不一樣。生理上的阻礙對他們來說不是最大困難,因為他們和非身心障礙者一樣,都是在學習如何發揮、使用身體最大的可能性。但是社會往往會因為他們身體上的障礙而低估他們,將「殘疾」視為一種特殊成就。(另外一種歧視:是誰狹持女人身體?父權眼光下的女神與蕩婦

或許你會疑惑,甚至反駁:「將殘疾人士當作勵志對象錯了嗎?難道在身障人士沒有受到甚麼人啟發嗎?」

身心障礙者當然也有受到啟發、讚賞別人的時候,也會互相學習。但不是因為覺得相較之下自己比較幸運而受到激勵,而是因為真心覺得對方這個想法真是太棒了;不是因為對方克服身體上的劣勢而感動,而是看到對抗社會的特殊眼光及被物化的情況而覺得偉大。

這不是你的錯,是因為社會不斷帶給我們對「身心障礙者」的錯誤迷思。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們可以將身心障礙的標籤拿掉,將他們和非殘疾人士放在同等天平上,讚賞他們真正的「成就」,而非身體障礙。

讓你突出的理由不是因為殘疾,而是挑戰對「殘疾」的既定認知並對其提出疑惑。

希望在未來,我們都能夠活在一個不會將殘疾歸類為特殊的社會。希望在未來,我們受到某個人的啟發是因為他做的事,而不是因為他少了一雙手或一隻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