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八月,我們邀請你一起溫柔拆解「裸」,裸是自在的,裸是勇敢直視自己的傷痛,接著是女孩們的身體故事,他們坦蕩蕩的掀開自己,輕輕悄悄地說著屬於女人的甜美與痛癢。(推薦閱讀:


(Photo by Kiki Wu

【擱淺】
離開這個漁港小鎮後,我們數次赤裸地擱淺
我想隨波逐流可能更適合我們,但回頭一看軀體正趨成熟
潮汐不等我們的!你說下次得學著穿上衣服,上岸。

——讀者,臉龐成癮症

高潮之死

如果瓊·史密斯(Joan Smith)在《厭女症》(Misogyny)一書中寫到:婦女的性,被當作死亡與痛苦,而不是當作生命和快樂的象徵。

那性愛就像一場死亡的過程,當奧修談到性它給你最大的歡樂,同時給你最大的痛苦。它給你狂喜和很深的痛苦兩者。每次你到達一個性高潮的狀態,你就知道它將會消失,然後就會有失望和幻象的解除。

性愛也像是歷經一場生命的洪流,在性愛或是高潮之中我們都短暫的死亡過,透過液體從體內流出後,一切就像從頭來過像是重生一般,在痛苦中得到解脫,在歡愉快樂中了解一切皆是幻象。

——讀者,Ema Chang


落髮計劃】頭髮全數捐贈至癌症希望協會 

從社會體制的的束縛,裸身接觸自然並融為一體,回到像嬰兒柔軟無毛的狀態,回到原生自我,表達人體和心靈與自然產生關連性。

我們都是柔軟且無毛的嬰兒

——讀者,Ema Chang

曾幾何時,不願面對自己的身體,因為脊椎不正。痛恨進醫院照 X 光,拍出讓我不忍直視的照片。但現在我明白,身上的每吋都是我的一部份,是組成我的一份子。鏡頭如我的目光,我想說,這是我,不管正的歪的斜的直的,這是最真實的我。

——讀者,Angel


溫柔拆解八月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