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發想於美國911事件的舞蹈《碎玻璃》,一個懷有夢想和鼓勵年輕人願望的舞蹈家,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舞蹈家林向秀說,希望這支舞能帶領年輕人找到方向。臺北藝術節的精彩,一起來體會。(同場加映:用舞蹈記錄人生走過的路!林向秀:「世界上永遠不會變的事就是改變」

一群年輕舞者站在排練場上,音樂漸起,木琴清脆的敲打聲漸強,舞者一個個仰頭向上看,好像有什麼東西越來越近……。忽然──舞者們開始在台上奔跑、聚集、分散;到了節奏的重拍處,一群舞者還必須在場上大大的撲跌,像極了在戰爭中,不斷逃竄的難民。

這是林向秀即將在《心之所向》中,呈現的其中一支舞碼《碎玻璃》的開場片段。《碎玻璃》是她有感於美國九一一事件,年輕人反戰力量崛起的創作。「我的解釋可能是追求希望,不過我覺得還有更多的解釋和思考空間。」面對每個舞蹈畫面和動作的詮釋,林向秀老師認為,這支舞作在美國的觀眾看來是指涉反戰,但對臺灣觀眾而言,或許能夠有不同的理解跟意義。(同場加映:年輕人,你必須擁有好的價值觀

看著舞者們的律動,林向秀數著急促的節拍,舞者們馬不停蹄地奔跑著,又忽然一陣凝滯,他們的眼睛閃爍著、凝視著頭頂上的某個方向,像是觀察危機從何而來,又像是望向天際找尋希望及救贖。

「碰!」的一聲,舞者們在聚集後應聲的倒臥在地,只剩下一名女舞者還站立著,慢慢轉過身去看一群倒臥著的人。「等一下,妳這邊不要演。」林向秀對著那名女舞者說著,女舞者試了幾次還是不太習慣,不過在嘗試的過程中,她也慢慢將自己放到最空去呈現剛剛的片段。「這樣才對,妳這樣演就太刻意了。」她馬上又給予女舞者鼓勵,她開玩笑地說著,「我們的舞者都愛演,但有些東西是要從心裡出來,而不是只有外在。」她對舞者們解釋著舞作當下所需要的狀態,希望舞者們可以表現得自然。

在聚集又分散的過程中,總會有一位舞者被簇擁著帶領眾人,但是在反覆的跳躍中,最後還是必須墜落下來,像是眾聲喧嘩的當代,每個人都有掌握權力的機會,卻也隨時有可能在大群體中失落。「我覺得這個解釋很好,我很喜歡。」面對不同的詮釋,林向秀老師抱持著贊同的態度,她也希望能夠藉由這些年輕舞者演繹的《碎玻璃》,與臺灣的年輕人進行對話。(推薦你看:我是許芳宜,舞蹈就是我的生命態度

「我發現臺灣社會的現狀每個人都是急躁的,前一陣子台灣不是也有太陽花運動嗎?我希望這支舞能觸發年輕人不同的想像,帶著年輕人找到方向。」這支舞作在美國演出時,只有11位專業舞者。但臺版《碎玻璃》卻甄選了22位年輕的臺灣舞者,最特別的是,其中有六位是毫無專業舞蹈背景的素人舞者。「如果是這群年輕舞者一起跳,這支舞一定更有說服力。」22名年輕舞者在舞臺上一字排開,氣勢驚人,在演繹舞作過程中的奔跑、聚集、分散,儼然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畫面更是磅礡、壯闊。


美國版《碎玻璃》(Shards)©林向秀舞團

與美國的專業舞者相比,臺版《碎玻璃》多了一倍的舞者人數,排練的困難度也增加了,尤其六位素人舞者的加入,在肢體訓練上確實要多花費些心思,「每次排練前都有1.5小時的肢體課程,這些素人舞者也都跟著上課,」從街舞、現代舞到瑜伽,這些肢體課程,讓素人舞者們在短時間內開發自己的肢體運用,「其實在過程中也有互相學習的地方,不見得都要聽專業的,」排練中林向秀要求所有男生模仿街舞出身的業餘舞者-培榕的動作,感受不同的身體律感,對於這群年輕舞者和林向秀來說,《碎玻璃》的排練多了教學相長,是一次特別又難得的經驗。

「其實我也要求我的專業舞者不要跳得像舞者,這對他們來講也是一項挑戰,」舞者們長期的專業肢體訓練,讓身體在律動及延展上都能呈現最美的姿態,但這樣的姿態卻不是林向秀要的,《碎玻璃》講求寫實,要的是舞者們自然反應,與真實的情感觸發。「在空間的編排,還有動作的設計上,我都讓這支舞更貼近生活。」林向秀認為,《碎玻璃》不是一支炫技的舞作,而是要讓觀眾看了能夠感同身受的作品。

「我們剛剛看的是乙方,接下來還會扮演甲方,」林向秀說著舞碼的內容,完全不藏私。也讓人驚訝,原來除了抗爭的一方,《碎玻璃》原來也從另一個角度與面向去切入,「當然兩方的立場都要表達啊!」對林向秀來說,舞蹈的編創就如同寫文章,也要有「起承轉合」。在創作上完全拋掉一般編舞老師的既定模式,林向秀不做舞蹈動作的示範,而是從描述情境或情緒,讓舞者們從他們的身體去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語言。

音樂聲再起,舞者們又動了起來。而在排練的過程中,林向秀一一為舞者們修正部分舞蹈動作,但也不乏在排練場上笑笑鬧鬧,就像是一個大姐姐帶領著舞者們。「好了啦,放我下來了。」被一位舞者高高抬起的她笑著打著下方男舞者的手,林向秀老師親身為舞者們示範,手把手的教著這些年輕舞者,她正在做的事情正巧就和她心中所想的,希望能夠帶著年輕人找到方向、和他們對話的想法扣合住了。(同場加映:愛的接力練習!聽香港舞者談女人的身體與愛

「對我而言,現代舞的某一個面向應該是跟社會結合的,」林向秀一改平時的開朗,略帶嚴肅地說。她認為當代的現代舞應該是跟時事有關,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不然就不能被稱為 contemporary。在《碎玻璃》中,她希望觀眾從舞臺上的舞者看見當年的自己,或者喚起他們心中的某些想法或渴望。「這支舞具有非常強的革命理想精神。」林向秀充滿自信地為這部作品在下一個註解。

8月14日至16日,年輕舞者們也即將在劇場中帶領著臺灣的觀眾,特別是年輕的觀眾們,一起進劇場感受一場澎湃、熱血的舞作,如何反映年輕世代們的《心之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