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八月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我們想與你一起坦露的自在輕盈。裸體從來不只是私領域,它被公眾討論意議價、也被作為施展權力的展場。如今,女人也起身討論被稱量的身體,他們決定無畏褪去衣裳,與世界開始最赤裸的對話。(推薦閱讀:

裸體不再是私密的、坦白地令人畏懼的、彷彿只屬於黑夜的。裸體不只是個人的政治,你怎麼表述身體,也是你觀看世界的群相。從去年美國華威大學同是拍裸體慈善日曆,男人的裸是陽光、女人的裸是色情爭議,直至前些日子 #freethenipple 用一絲不掛的情慾坦露衝撞社會價值的高牆。

中國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褪去內衣,用最利銳的身體語言要求中國政府釋放被「秩序」囚禁的葉海燕;行為藝術家羅伯提斯在巴黎奧賽美術館〈世界的起源〉前露出下體,反抗畫家在畫作中故意隱藏女性陰部;英國女星綺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在雜誌鏡頭下坦然一脫,表示從今以後女人的身體不再只是媒體與父權的戰場,更是女人反攻的戰場了。(推薦閱讀:

裸,不再是見不得人的、低俗的、不入流的。裸成了一種新形態的意識形態表述途徑。和你分享三個裸體藝術家,聽聽他們為何只想孓然一身面對世界。

以裸體渴求世界對話——Milo Moiré

來自瑞士的 Milo Moiré 肯定是全世界最常光著身體走在街上的人了。 Milo Moiré 成名作《The Script System》光著身子走在通勤路上,她在身上寫著外套、T 恤、胸罩、內褲、褲子等字。

她也赤裸著身子抱起光溜溜的嬰兒走進德國博物館當期展覽《赤裸生命》。她說:「沒有軀殼,身體才能發展最極致的溝通,每個身體與生俱來有這樣的能力。」“Without a shell, the body develops its maximum ability to communicate, its primitive nature.

Milo Moiré 也直說自己的理念:「我看見赤裸中的人性,我們的身體作為一個空白的畫布,擁有任何可能,有任何機會去貼近另一個人。身體的延展性讓我們脆弱,也使人堅強。」“ I see the naked human body neutrally——as a canvas and the possibility to get closer to oneself.The opportunity to make yourself vulnerable and feel strength.”​

Milo Moiré 在 Art Cologne 2014 表演「下蛋」在當時成為不少報章的頭條,Milo Moire 顏料「蛋」塞入下體,再讓它落到畫布上濺開。以陰道為創作工具,你猜猜 Milo Moiré 想說什麼話呢?Milo Moiré 的行動藝術是在日常裡裸露,有人說她只是渴望聚焦,但這又何仿?不害怕譁眾取寵表述身體的自在,或許這才是坦蕩蕩。

用陰道修復女體承載的傷口——五十嵐恵

你會 3D 列印自己的陰部嗎?五十嵐恵認為全球文化對男性性器官表現寬容甚於女人的性器官,她希望把私處議題討論帶上檯面,創作更多「陰部作品」。日本藝術家五十嵐恵以 3D 掃描機模擬私處,再發展製作不同的藝術品,小至手機殼、大至獨木舟。五十嵐恵首先將它們展示在東京的一家情趣用品店中。在 2013 她以群眾資籌得100萬日元,打印了一艘以自己私處為模型的橡皮艇,並將 3D 打印圖像發給其中48名男性資助者作為答謝。

五十嵐恵因此以「展示猥褻物品」被日本警方逮捕,她在被逮捕時聲斥:「我的私處就如同我的手和腳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所以我展示的並不是猥褻物品。」

被捕後的兩天,網絡上有近兩萬人請願支持表示五十嵐惠無罪,許多媒體對此事發表的評論也都傾向日本社會應該做出改變。私處和手足有沒有不一樣?分享自己的私處該冠上什麼罪?有時我想這是人體的非戰之罪,我們還未發聲,就被社會噤口。

陰道具備犧牲精神就像心臟一般。心臟可以修復、原諒。它可以伸縮自如的海納萬物、進入、延展著我們,就如同陰道一般。它使我們發疼、使我們強壯、為我們伸展、為我們死亡。血通過這裡,通向美好而困難的世界,陰道啊,這樣一條路。——Eve Ensler《陰道獨白》( The Vagina Monologues“The heart is capable of sacrifice. So is the vagina. The heart is able to forgive and repair. It can change it's shape to let us in. It can expand to let us out. So can the vagina. It can ache for us and stretch for us, die for us and bleed and bleed us into this difficult, wondrous world. So can the vagina. I was there in the room. I remeber.”

陰道這樣一條路,是我們通往世界的康莊大道,我依稀想起 Eve Ensler 在《陰道獨白》裡叨叨絮絮唸著:「陰蒂是人體最純粹的的器官,它只為了快樂而在。」女人的陰部,多麼美妙。(推薦閱讀:

凝視,是最赤裸的告白——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 

她赤裸身子懸掛在牆上,把一把剃刀插進自己的肚裡。她在博物館裡自慰;她在惡臭的地下室里洗刷血淋淋的、生蛆的骨;她讓陌生人拿槍指著她的頭,用荊棘刺穿她,別人流的血是番茄醬,她的血是活生生的沸騰。她是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時常以裸露和自殘挑戰精神與肉體的邊緣。她的身體就是她的媒材與表演,這位從1970活躍的行為藝術家過去和情人烏雷共創作作品〈關係工廠〉,他們合作與性別意義和時空觀念相關的雙人表演。他們用交結的髮辮纏繞彼此,用弓箭以示愛裡矛盾與兩敗俱傷,她與行為藝術家烏雷的愛情成就了兩人行為藝術的高峰。

瑪莉娜最為人知的作品是在 MoMA 表演的〈藝術家在此〉。瑪莉娜就坐在一張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從早到晚、從開館到閉館,觀眾隨心坐在她面前,他們對視、凝望、拋下疑問、或是留下一點眼神裡的溫度。無論對面坐著誰,瑪莉娜一概承接那些眼神裡的不解、悲傷。她直視的眼神焦灼著觀者,那麼直定定地讓人無路可逃。瑪莉娜在這一作品中一項從容不迫地放鬆,直至有個人出現,改變了她原來眼神裡的堅定。(同場加映:

這個男人正是當年的烏雷,當一雙她深愛過便永遠不會認錯的眼眸出現,瑪莉娜終究不再沈著,原來超然的神情露出驚喜,望著昔日的靈魂伴侶瑪莉娜流下淚,凝視良久,伸手向這個闊別22年的過去和解。終究我們在愛過的靈魂面前依然脆弱,瑪莉娜用身體情感的如常、崩解,讓在世的虛無找到一席寄放處。

瑪莉娜的裸露,是釋放一切的坦白,脆弱也毫無防備,她用人體的痛感去詮釋時代寂寞傷口,她用肌膚的毛孔去說一個沈甸甸的故事。她用眼神,去喚起人們靈魂的感知。情感就如穿衣服,我們在歷練過更多名牌金裝後,卻開始懷念赤裸,惦念一絲不掛也不害臊的時候,懷念我們徜徉在母體的無憂。瑪莉娜像是一個召喚純真的女巫,用痛苦與血泊,去祭人間哀愁,去勾引人心至善的最後一抹淨。

我有時覺得女體是奇妙的,正是她們的脆弱,成了她們最堅強的盾。當身體成為女人說話的途徑,我們拒絕觀望,歡迎凝視。就像瑪莉娜以眼神召喚人心赤裸的傷,以凝視還彼此平凡情感的交換。​我們赤裸、我們自在、我們得到釋放。(一起在這裡得到自在:


溫柔拆解八月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