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孩子的獨立從小開始,他們知道如何爭取自己想要的一切,並勇於說不,讓自己經濟自主是他們的快樂生活之道。這也反映在克里斯欽區的自治狀況上,給自己最好的禮物就是設法變得獨立。(延伸閱讀:「一個人生活」哲學:日本女人的獨立,從小開始

我得到人生第一份工作時才 9 歲,祖母告訴我,有家模特兒經紀公司在找女孩子去拍照。在我徵得父母的同意後,由母親帶著我去見經紀公司的老闆。結果,他要我替他們工作,而我對可以自己賺取零用錢這件事,感到非常興奮,但是我的模特兒生涯並未持續太久。

到了13 歲(這是不必經過父母同意的法定最低工作年齡),我決定要找別的工作。奧胡斯醫院(Århus Hospital)裡的一家小店雇用我,所以我便推著堆滿報紙的小推車,在病房間兜售報紙給病人。那時,我經常推著推車來回於病房的走廊上,一面喊著:「報紙,雜誌!」那份工作很有意思,我真的很喜歡每週兩次放學後去賣報紙,直到有一天,店長指控我偷走推車上的一本雜誌,我馬上辭職,並說如果她不信任我,我們就無法共事。我還記得,當我告訴母親自己的反應時,她有多麼驕傲。

給自己最好的禮物:設法變得獨立

我幾乎所有的朋友在晚上或週末都有兼職,丹麥13 歲到17 歲的年輕人,有將近70%除了上課之外也在打工,17 歲以上的打工比例更是超過80%。就算由於統計的方法有別,很難拿兩個國家相互比較,丹麥的比例仍然說得上是相當高。愛爾蘭、奧地利、芬蘭和德國,有65%至70% 的大學生在學期當中從事有薪工作,比例不到一半的有西班牙(49%)、法國(47%)和葡萄牙(20%)。 丹麥女生做的兼職工作多半是當臨時保姆、清潔打掃、烘焙店或報攤的售貨員,男生則是送報或在超市整理空瓶—在丹麥,每個空瓶值一克朗,以鼓勵民眾回收不要亂丟。(延伸閱讀: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根據丹麥青年研究中心(Danish Centre for Youth Research)的一項調查,年輕人打工的主要動機,是為了能夠自己負擔各種活動的費用,這樣他們從事活動就不必一直跟父母要錢,那還得獲得父母的同意,因此可以享有更多的獨立自主。這項調查也證實,出身富有家庭與一般家庭的年輕人同樣可能去打工,這與父母賺多少錢無關,只是丹麥年輕人想要某種程度的自主。

這種喜歡自給自足的精神不限於年輕人,它深深烙印於丹麥精神中。我們有多看重獨立自主?哥本哈根市內的自治區克里斯欽(Christiania),便是很好的例證。克里斯欽區原是軍營所在地,1971 年自行宣布為「自由城」,最初它只是少數藝術家和自由思想者的實驗,後來陸續有新居民加入,便成為哥本哈根永久的一個區。

克里斯欽自由城有自己的法規,居民不必繳稅。根據其成立的宗旨:「克里斯欽區的目標,是創造一個自治的社會,每個成員都要為整體的福祉負責。」那是個充滿生氣的地方,吸引很多人前來一探究竟,但它也不斷地引起爭議,例如印度大麻在那裡可以公開出售。2006 年,當地發生衝突,執政的右翼政府宣稱,這種另類體制違法,更別說不公平了,因為其他的丹麥人每個都得繳所得稅。

2011 年政府終於與克里斯欽區的居民達成協議,允許他們購買那片土地,並取得合法的居住權,這是丹麥人高度重視自主權的最佳例證。

我自己尚未做到為了追求獨立而遷往克里斯欽區的程度。我15 歲時曾與最好的朋友,一起找到每週兩晚打掃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的工作。那份工作本身不是特別有趣,但是待遇很好,在我做的時候,會編一些在那間辦公室上班的人的故事來自娛。有人整潔,有人雜亂,有人私藏甜食,有人會與同事分享。我從來不覺得這份工作難堪或低下,它跟別的工作沒有兩樣,非常適合賺點零用錢,而自己賺錢是保持獨立的關鍵。

18 歲時,我開始付家裡的房租,我很樂於有所貢獻,也覺得替母親分擔是天經地義的,因為自從她與父親離婚後便成了單親媽媽。那年夏天考完期末考後,我移居巴黎。丹麥年輕人在18 歲時離家尋求獨立很常見,根據歐盟統計局的一份報告,418 歲至24 歲離家生活的人口比例,丹麥保有全球最高紀錄。這個年齡群組的人,在丹麥僅有34% 仍與父母同住,在法國是62%、英國70%,西班牙和義大利則超過80%。在25 歲至34 歲的年齡群組,丹麥人已有98%離開父母單飛。

不過,由此也引發了一個重要課題:我們應該如何善用這種自由?應該如何對待它?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為自己的命運負全責,當然很好,但它也可能令人卻步。這是否能夠略為解釋,北歐國家有相對較高的自殺率?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統計,每10 萬人的自殺率,芬蘭是29 人、瑞典18.7 人、丹麥17.5 人。每10 萬人口男性自殺率最高的國家是立陶宛(61.3 人)、俄羅斯(53.9 人)、韓國(39.9 人)和日本(36.2人)。相較之下,法國是24.3 人、英國10.9 人。自殺率最低的國家是科威特(1.9 人)和伊朗(0.3 人),5 但那些國家的生活可謂相當艱苦,自由也很有限。(同場加映:心理師聊「自殺」:他們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認痛苦存在

美國存在著類似的現象。經濟學家以州為單位,抽樣調查了230 萬美國人,詢問他們對自己的生活是否滿意。然後,他們拿調查結果來對照同一州的自殺率,最後得出:猶他州是全美國最快樂的州,自殺率排名第9;夏威夷州的快樂度排名第2,自殺率排名第5。6 這會不會是因為當人們生活在滿足、正面的環境裡,也公開受到鼓勵,要找到人生最理想的道路,所以一旦活得不順遂就會怪罪自己,而不是推給環境不好?這個問題沒有簡單答案,它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現象,深植於一大堆關乎個人與集體的敏感議題中。然而,請思考這類議題,別裝作沒看見,這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