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作家中村兔曾經表示,女人常被要求完美,要比男人還拚命,才能獲得職場上的成功,但這時旁人往往又會批評成功女性是:「結果她還不是沒人要,嫁不出去!」或說她們:「終歸是醜女人!」一起聽上野千鶴子聊中村兔如何以整性、找牛郎等放大性別特質的敢曝手法,顛覆好女人規則、翻轉「敗犬」的悲哀女人情結。(推薦閱讀:

 

笑點與老哏

精神科醫師齋藤環在《家庭的痕跡》中,對酒井順子的《敗犬的遠吠》的評論是,酒井強調男性價值婚姻的結果導致「渴望男性」的「敗犬」心態。如果依照佛洛伊德的說法,「敗犬」就是一種陽具崇拜的心態。

我並不認同齋藤的看法,也在對該書的書評中表示,「敗犬」很明顯的是一種自我調侃。事實上,同世代男性敗犬的人數還多過女性敗犬,他們對「敗犬」爭議的冷漠反應,只是更加證明他們已經把結婚對男性的價值內化。就這點而言,這些男人才是真正的「敗犬」,因為在同性社交的世界裡,男人得靠著擁有女人才能證明自己是個真正的「男人」。

在網路上發表《我真想賞丸山真男幾巴掌》而爆紅的赤木智弘就是男性的敗犬,他的希望只是想要如同以前的男人一樣「擁有工作和老婆」,可見年輕世代依舊很重視婚姻在同性社交中的價值。 「敗犬」是笑點或老哏決定於一個人是否懂得自我調侃。笑點可以引人發笑,老哏不但讓人笑不出來,甚至還會讓人感到有點悲哀。(延伸閱讀:只能這樣「幸福」的女人:林志玲不結婚,關社會什麼事?


(圖片來源:惡女花魁劇照)

事實上,也不會有女人像中村兔這樣,把自己稱為「可悲的女人」。然而,中村真的認為自己可悲嗎? 她為了確認自己的女性性魅力而瘋狂購物、泡牛郎、整形,甚至消費應召男。然而,當她把這些可悲的努力當成商品呈現在媒體上,在我眼中卻有如是過度展現女性特質的扮裝皇后。(延伸閱讀:你知道什麼是「壞皇后症候群」嗎?

她的行為雖然看似試圖在異性戀制度下追求女性的性魅力,但從本質來看,她在乎的始終只有女性讀者的目光。 扮裝皇后原本是男同性戀的女裝策略 ,目的是藉由誇大女性特質來嘲諷性別的虛構性。同樣的,中村也是試圖藉由誇大來諷刺女性在提升性魅力上的努力、徹底揭露女性的性別虛構性,以及嘲弄男人在面對這種虛構展演時宛如機械本能一般的性反應。

據說中村在面對男人稱讚她的美貌時,總是回答:「是啊,因為我有整形。」 這樣的回答應該足以讓大多數男人打退堂鼓。依照中村的說法,人一旦整過容就不再需要為自己的長相負責 。中村想要傳達的是,外表的美醜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如同扮裝皇后,女人的性別也只有在「女裝」下才得以成立。

就我看來,中村不僅具有高明的見解,她的表達方式也具有一定的笑點。《新潮45》雖然替她開了一個專欄,男性讀者們卻只是抱著看戲的心態「窺視」中村的女校文化展演。然而,中村卻絲毫不在意這些男性的目光,相較之下可悲的究竟是哪一方?女校文化正悄悄地在媒體上擴大影響力,其中包括自稱「女人」的三十幾歲和四十幾歲的女人,以及不需要男人的「腐女」 ……這塊被男人忽略的暗黑大陸,一旦如同傳說中的神祕大陸「亞特蘭提斯」般浮現,不知道男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來聽上野千鶴子聊聊《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


你覺得厭女症存在嗎?【時代厭女症】專題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