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關係有許多難解的課題,而婆媳問題便是其中一個。在看似開放的法國,還會有婆媳問題嗎?作家RenRen告訴我們,答案是肯定的!該怎麼和另一半的家人相處,需要智慧去經營,也需要同理心互相體諒。一起來看法國婆媳小劇場和實用法文教學!(延伸閱讀:當他的母親變成你的母親:婆媳之間不該是戰爭

記得小時候對西方文化認識未深時,常聽說因為國外很開放,所以父母親都不強迫小孩叫他們「爸爸」或「媽媽」,而是直呼他們的名字。長大之後因為工作及交友圈的關係,結識一些不同國家的外國朋友,我發現他們根本不會直呼父母的名諱,或許我認識的朋友比較傳統吧?

在達令的家裏也是一樣的,他跟小姑都是叫公婆papa(趴ㄆㄚˇ)跟 maman(媽猛),但比較不一樣的是我這個媳婦就不需要跟著他們叫,我都直接叫我公婆的名字;法國跟很多西方國家一樣,不習慣叫妳先生或你太太的父母「爸爸媽媽」,跟很多法國配偶相同,一開始我都用敬語(vouvoyer)跟公公婆婆這樣的長輩說話,但是時間一久比較熟了之後就一直是用比較隨意(tutoyer)的口語了。

即使國籍不同,公公婆婆卻也像一般的長輩般,希望我融入他們家或是法國的文化。例如公公就很喜歡教我唱法文老歌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法語表達方式(例如: 丟一隻眼睛, 就是隨意看看的意思),而婆婆則是想要把她會的家常菜都傳給我。雖然我很喜歡學習,但是跟大部分的媳婦一樣,我對「婆婆」也是有點畏懼,生怕一不小心就黑掉!

記得五年前,公婆首度來台灣參加我們的婚禮並趁機旅遊,因為滯台時間很長,所以她會託我幫她洗衣服,當時的我因為家裏只有兩個人髒衣服少,所以習慣把所有顏色的衣服一股腦丟到洗衣機洗,想當然爾公婆的衣服也如法炮製。沒想到就發生了大悲劇,我把婆婆在花蓮買的黃色紀念T恤染紅了!婆婆那時應該是很生氣,但我們不太熟她又不能罵我,但是這件事她記了五年!

之後他們陸續來台灣,期間還發生過我的貓跑去婆婆的行李箱裡尿尿、 我忘記婆婆吃東西的習慣幫她選了地雷食物等等的窘事。其實我心理也不好受, 因為要讓婆婆開心真的是個挑戰呀! (延伸閱讀:婆媳關係心理學:會牽手,也要懂得放手


婆婆教我做的一些法式家常菜

婆婆退休前當了老師好幾十年,所以老師那種命令的習慣不知不覺融入了她的個性(這可以稱為職業傷害嗎?)。最後一次公公婆婆住在我家是在三年前,那個時候她從法國帶來了一本手抄食譜準備要好好培訓我,但可能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的個性都很強硬,又加上廚房容不下兩個女人,所以發生了不愉快,從那次之後他們只要來台灣都是住旅館,婆婆也只會送我食譜跟食材而不會再強迫我一起進廚房了。其實從那時起我心裏很過意不去,婆婆年紀那麼大了千里迢迢來看兒子還被我幼稚的臭臉對待,也有好好反省告誡自己一定要更有修養。


與法籍人士結婚後皆會取得的Livret de famille, 類似戶口名簿的東西

今年年初公婆又再度來台(他們真的很愛台灣喔!)這次我們租車到別的縣市觀光。因為我沒膽開車,達令回法國時又忘了換國際駕照,所以這次開車的重責大任就落到公公身上

我帶著他們兩老到租車中心簽約,由於公婆有一大堆合約以外的汽車專業問題讓我翻譯得很辛苦,尤其我法文不怎麼靈光且又是個汽車白癡,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我已經忘記曾經答應自己對公公婆婆必須有禮貌有耐心,然後我就又爆炸了⋯⋯我在租車中心大叫 Calmez-vous (你們冷靜一下啦!),我的意思是請他們不要一下子塞一大堆問題,結果公公婆婆異口同聲對我說:「需要冷靜的是妳吧?」。幸好這次公婆又原諒我的爆氣,還相約明年再見,希望到那時又老了一歲的我脾氣能好一點!

最後教各位我們家習慣稱呼長輩的口語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