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女人,穿越時代的讓人迷戀,她是芙烈達・卡蘿你一定聽過這個名字。她是墨西哥最富盛名的女畫家,她的畫像苦楚憂鬱的詩歌、像糾結著情慾的線球。接下來,就讓我們用芙烈達・卡蘿的六句名言,認識她豐饒傳奇的一生。(最強悍的生命力

有一個女人,穿越時代的讓人迷戀,她是芙烈達・卡蘿,你一定聽過這個名字。她是墨西哥最富盛名的女畫家,6歲患上小兒麻痺症、18歲遭遇重大車禍從此失去生育能力、與知名畫家 Diego Rivera 結婚後卻屢屢碰上丈夫的出軌。她一生經過22次手術的縫紉編織,受著身體與心靈的磨難,享年47歲,在7月13這一天離開世界。有人說芙烈達・卡蘿的畫就是她一生寫照,她的畫像苦楚憂鬱的詩歌、像糾結著情慾的線球。接下來,就讓我們用芙烈達・卡蘿的六句名言,認識她豐饒傳奇的一生。


《破碎的脊柱》

「我從不畫美夢與噩夢,我只畫屬於我的現實。」
I don't paint dreams or nightmares, I paint my own reality.

芙烈達・卡蘿的作品帶有超現實主義色彩,但她從不認為自己是個超現實主義畫家,她說自己是20世紀末的女權主義畫家,她的畫作刻畫了女性角色的生命經驗,從戀愛到婚姻的背叛、生育到流產,芙烈達・卡蘿定義了自己的情慾表達,在拉丁美洲天主教文化中,女人的毛髮象徵性慾、被視為禁忌,芙烈達・卡蘿卻將慾望坦白,鉅細靡遺刻下身體的慾望。她顛覆了「藝術」被視為男人天職的潛規則、決定作為一個畫家獨特的陰性觀點與說話方式。(推薦閱讀:

「我愛你勝過於我愛我的肌膚,即使你不用相同的愛回應我也無妨,因為你總是會找到愛我的方式的,不是嗎?」
“I love you more than my own skin and even though you don't love me the same way, you love me anyways, don't you?

芙烈達・卡蘿與狄亞哥(Diego Rivera)一生愛戀百經波折,也成為她甜美而痛苦的創作命題,即便狄亞哥時常出軌甚至染指卡蘿的妹妹,芙烈達最後仍然選擇回到他身邊。芙烈達・卡蘿與狄亞哥的相愛在當時被譏笑是「大象與鴿子」的謬誤,他們的愛總讓人看不明白。兩人在婚姻關係上充滿了歧異與痛苦,但在心靈上他們仍是彼此最好的知己,卡蘿的畫作中時常可見狄亞哥的影子,有時把他畫在額頭、有時將他捧在懷裡


《兩個芙烈達

「我畫自己,因為我總是孤獨一人,因為我是自己最清楚的對象 。」
“I paint myself because I am so often alone and because I am the subject I know best.” 

 

「一天結束之際,我們發現我們可以承受得遠遠超過內心所想像」
”At the end of the day, we can endure much more than we think we can.“

「我沒有野心要成為任何人」
“I don’t have the least ambition to become anybody.”

芙烈達・卡蘿曾說過:「我是我最好的繆斯女神,我是我最好的主題。」她是聖潔繆思也是發狂的女巫,她的畫是溫柔也殘酷的,自畫像裡無處不流露一種荒誕的病態之美,她把自己流血、哭泣、體無完膚的脆弱填滿了粗洌的濃豔色彩,像一種自我的關照,也像是對世界強悍地宣告,宣告著一個殘疾人生命裡絢爛的花朵何以綻放。(同場加映:

芙烈達・卡蘿在創作裡縫縫補補自己破碎的身體,一生體驗著痛苦孤寂的生命境遇,她留下的最後一幅畫卻叫做《生命萬歲》。像是對世界的最後一聲溫柔呼告,像是寬容著無數在她身上發生的不幸。


《生命萬歲》

 

「我曾經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轉念一想,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一定有個誰像我一樣奇異且充滿缺陷,我們用相似的方式生活著。我簡直可以想像她,如同她想像著我。如果你正孤獨地閱讀、 如果你正在那兒,請相信我正在這裡,如此奇異地存活著,如你一般。」
“I used to think I was the strangest person in the world but then I thought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in the world, there must be someone just like me who feels bizarre and flawed in the same ways I do. I would imagine her, and imagine that she must be out there thinking of me too. Well, I hope that if you are out there and read this and know that, yes, it's true I'm here, and I'm just as strange as you.

「生命萬歲!」卡蘿的最後一聲疾呼也送給你,如果你曾害怕自己是世上的異類,如果你曾感到孤獨,請記得還有個芙烈達・卡蘿這樣縱情揮灑她殘破的生命力,閱讀她畫作留下的璀璨告白,在那些苦中更懂得甜了。看她屢屢撕開自己的血肉、透視傷痕;也看她如何一針一線把自己被愛情、車禍、生命摧毀的骨肉經由創作縫補、完整一個女人生命美麗的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