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三名拉美女性就有一名遭受親密伴侶的身體、心理或性暴力,在阿根廷每30個小時就有一名女性被殺害。女人被殺害的原因是什麼?著名女性主義家狄安那.羅素將這樣的謀殺定義為「男性對女性的謀殺,因她們生為女性」。(推薦你看:

 

作者:王祖婷


圖片來源:"Ni una menos" Facebook官方頁面

從一則推特,直至三個國家、一百多座城市響應。6月3日,超過三十萬人聚集在阿根廷國會前,高舉標語吶喊:「一個都不能少(Ni una menos)!」不能再看見任何一名女性,因仇恨而遭到暴力對待或被殺害。

在拉丁美洲父權體制的文化中,對婦女的暴力行為是相當嚴重的問題,據泛美衛生組織(PAHO)2006年統計,每三名拉美女性就有一名遭受親密伴侶的身體、心理或性暴力。事實上,自從1994年,拉美國家共同簽署貝倫杜伯拉公約,力求教育人民女性權利之重要性後,截至21世紀,男女平權已列入所有拉美國家之律法中。近幾年,拉美各國也陸續立法,嚴懲對女性身體、精神或性傷害。(推薦閱讀:

要遏止對女性的暴力,不能單靠法律的制定,必須配合有效的公共政策,嚴格地監督與實施。可惜,這個司法正義的重塑過程,極為緩慢。

阿根廷於2009年通過「婦女保護法(Ley de Protección Integral a las Mujeres)」;巴西今年3月宣布,將針對殺害女性判處更重之刑罰;哥倫比亞與其他16個拉美國家也陸續制定婦女仇殺罪。然而,立法至今,在阿根廷每30個小時就有一名女性被殺害,光是今年一月至四月,就有超過4000名女性被家暴;在巴西聖保羅,每15秒就有一名女性遭受暴力;而全世界殺害婦女最嚴重的25個國家,竟有超過一半位於拉丁美洲。

目前拉丁美洲有四名女性領導人:巴西、阿根廷、智利及哥斯大黎加總統,而此地區有23%的議員為女性,比例僅低於北歐國家,因此女性在拉美國家的政治力量絕對不容小覷。然而,法律的制定與實際的推行仍有一大段距離。據經濟學人報導,以薩爾瓦多為例,2011年通過遏止婦女暴力法規,前16個月只起訴63起案件,僅16起有後續行動;而巴西在2013年1月至3月期間,檢舉多達1822件強暴案,卻只有63名男性被逮捕。(同場加映:


圖片說明:標示牌上寫著:「小心!大男人主義取人性命」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女性暴力居高不下的癥結,在於社會教育與根深蒂固的文化風氣。此次阿根廷國會前三十萬人的大型示威行動,根源即在於大男人主義文化(Machismo culture)。

阿根廷男性時常在街上朝著女性吹口哨,他們將這種騷擾稱之為「讚美」,甚至大言不慚地聲稱所有女性都喜歡被吹口哨。阿根廷非營利組織La Casa de Encuentro(暫譯:聚合之家)指出,從這種無害的日常行為,直到致命的暴力事件,皆顯現阿根廷社會性別歧視的嚴重性。知名民意調查公司蓋洛普(Gallup)於2012至2013年,訪問1000名來自拉美19個國家之女性,超過一半的女性認為在自己國家不受尊重,使拉丁美洲成為全世界最不尊重女性的地區;同時,拉美男性卻有較高的比例認為女性受到尊重,由此蓋洛普推測,受到大男人主義影響,男性並未察覺女性不舒適的觀感與經歷,而男女之間對「尊重」的定義可能迥然不同。

「Not There Yet」,如同今年國際婦女節柯林頓基金會(Clinton Foundation)的宣傳標語,拉丁美洲男女平權仍有一段漫漫長路。

在就業市場上,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經濟委員會(ECLAC)指出,在此區域女性貧窮率是男性的1.15倍,女性佔有40%的勞動力市場,但平均薪資只有男性的60%到90%。許多婦女仍被傳統女性角色的責任束縛,做著無薪酬的工作,從1990年至2008年,家庭主婦的比例從22%攀升至31%,唯有共產國家委內瑞拉,將「家事」視為具經濟生產力的工作。20世紀後期,女權運動第二波浪潮也影響至拉丁美洲,非政府團體與婦女組織紛紛成立,倡導男女同工同酬、女性家事津貼、原住民女性基本權益、衛生健康保障等。聯合國婦女權能署(UN Women)在2015年的報告中指出,拉丁美洲女性勞動力參與在1990至2013年期間,從40%攀升至54%,為全球進步最多之區域。

「並非所有男人都是這樣想,但我們必須開始教育那些缺乏正確思維的男人,女性不是他們的財產。」一名阿根廷漫畫家告訴紐約時報的記者。

利用社群網絡,「一個都不能少(Ni Una Menos)」在臉書頁面放上國內外數十座城市響應的照片與影片、作家與漫畫家的聲援作品與各大媒體的深入報導。示威隔天,阿根廷高等法院及人權秘書處宣布成立婦女仇殺登記所(Registro de Femidicios),宗旨為彙整全國數據以制定遏止女性暴力政策,終結對婦女的仇殺。不只是一則推特,而是千萬人的努力與苦痛,讓更多人正視性別仇恨,在6月3日這天聚集起來向世界吶喊。現在他們要加緊腳步,他們不願意再看見另一個她被殺害,丟進垃圾桶,以及更多的她,連求救的力量都沒有;他們盼望整個拉丁美洲無論性別、年齡或種族,都能在嶄新的思維中覺醒,理解並非只靠政府或是民間組織就能達成兩性平權,如同艾瑪華森(Emma Watson)站在聯合國舞台上所說,要給予所有人自由,那所有人都必須參與。(推薦你看: